大厨麦氏

三万六千个晚上

我的厨房快要回来了(一)

一个给自己起了个大厨外号的matters新人,刚加入matters没两天,就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厨房。至今已经八周了。

所谓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就是这么回事了。三月底新冠疫情在美国刚开始蔓延,数年来我都奉断舍离为圭臬,如今放弃原则,忍气吞声地屯起了水,面,酵母,卫生纸,disinfectant wipe,金枪鱼罐头。

无法去上班,与多年未曾好好共处的父母日夜呆在一个屋檐下,虽然相安无事,但生活节奏变化之下,心情焦躁。我直觉这样下去心态要崩,于是买了各种棋牌,花钱注册网上课程,找出该读又没有读的书,打定主意要趁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好好补上之前想学却没有毅力继续的技能。

甚至注册了matters,想要在人到中年时候,从碎片纷扬的社交媒体脱身,重新捡起写日记这件事儿。

(大学时候睡我下铺的姑娘,与我高考分数一样,身高也一样。我俩在荒凉的昌平校园里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写日记是她每晚必做的功课,我中学时候一向把日记当作要向老师交差的苦功夫,看了有点不解,又十足羡慕她的毅力。

事实证明,虽然暗暗把她当作榜样,看似简单的事儿自己却始终未能做到。每本日记都大把的留白,这样的三分钟热度,大概早就注定了懒散而不太专注的人生方向。)

扯远了。三月底的某个傍晚,在厨房安坐打牌,相当岁月静好的时候,忽然听见不详的滴答声。我惊跳起来:漏水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