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厨麦氏

三万六千个晚上

微信与华人

發布於

曾几何时,我对于腾讯的产品十分反感。QQ, 浏览器,杀毒,走的都是连哄带骗的路子,诱导用户装上许多不知道起什么作用又不能干净卸载的软件,行为相当流氓。我无法信任这样的公司,更别说腾讯一系软件的设计,在我看来难看到惨不忍睹。

微信却是不同的。最初不情愿地安上微信,是为了与在国内的家人保持联系。用久了,却不得不承认,微信是款优秀的app。父母这代人可以轻松学会使用,本身就说明用户体验做得有多好。界面干净,社交功能足够又不太intrusive。出国以后仅靠寥寥电话保持联系的亲人们,因为微信的缘故,忽然有了近在身边的感觉。群聊、分享笑话、视频、公众号的推送,都是使用微信之前不太有的体验。连带着对腾讯这个公司都有点改观了。

对于生活在海外的我来说,对微信治下的华人世界却还有个不太容易的适应过程。最不习惯是工作中认识的国内朋友,一定会坚持要微信号。甚或命令式的:”你微信扫一下。” 不容置疑的口气。

“ 我不用微信。” (我撒谎了,实则我是对不分青红皂白加微信好友这件事颇有抵触)

然而对方通常是不依不饶的:“怎么能连微信都没有?赶紧装一个。”

”不好意思,我微信是与家人用的。”我只好不太有底气地说。然而久而久之,这样拒绝别人是劳神费力的。于是家人与路人在微信上开始渐渐混杂,给朋友圈点赞的我往往都不认识是谁。

随着红包、支付、小程序…… 各种功能的推出,国内亲友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微信。以前因为各种支付、通讯方面的限制,国人在国外旅游消费都受局限。微信解决了大量这方面的问题,大家对它的依赖也是情理之中。公众号虽然良莠不齐,但仍不乏大量有深度有看法的文章,对于海外华人来说,多少打破了中文文化沙漠的局面。

微信做了大量创新,至今天近乎垄断的地位,监管者并未下手扼杀,某种程度上堪称奉旨办事。微信的一切国外的竞争对手,并没有平等竞争的本钱——其实真要平等竞争,微信未见得会输。表情包一项已经一骑绝尘,更别说公众号们贡献的丰富内容。但无论如何,今天微信在华人社会无法取代的独特地位,归根结底是因为国内同胞并没有第二个选择。

如今微信在美国命悬一线,我的心情是复杂而暴躁的。因为没有了微信,简直有太多不方便。另一方面,我却也无法做到像许多同胞一样,与微信站在一个立场上。原因很简单:微信上的各种聊天,都实打实的有censorship and self censorship,以至于在今天中美关系紧张的时候,对中国政府这些年所作所为深深不满的朋友,大多选择了在微信群里保持沉默,以免一旦被微信封号,失去与亲友联系的便利。从这个角度来看,微信并不是平等交流平台,而更像是宣传工具,各种filter剩下一种声音。

要保持与亲友的联系,做法很简单,中国让世界其他各国通用的通讯软件上架即可。至于为何不这么做?你我心知肚明。

当年网络闭关锁国,谷歌被迫退出的时候,无动于衷的华人们,今天为了微信发声,似嫌做作。

铁幕已经降下, 但不是在今天。网络长城是21世纪看不见的柏林墙,隔开的不是地界,是人心。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