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生土長的OSPREY

A normal people, a normal student

香港整体沉沦能否逆转?

凡人皆有起有伏,我外婆就常說:人麼?就是三窮三富過到老嘍。此言有兩重意思,壹是人生無常,難保萬事皆壹帆風順,總有起伏,需以平常心待之;二是人總歸要有些希望,妳看只要妳往下走,別放棄,日子終歸會好起來。

眾人在壹起便又構成了城市,人若有起伏,城市豈能沒有起伏。香港,從6月開始的示威,到今天的暴動,經過持續的發酵,其目標再也不是僅僅為了撤回逃犯條例,而全面轉向追求事實獨立運動。我們看到了香港經濟開始全面下行,這裡來聊一聊這座城市能否重回正軌。

香港經濟整體下行,一個很重要的標識就是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惠譽將香港的主權信貸評級由AA+降為AA,同時還將展望前景由「穩定」調整為「負面」,我們來看看惠譽是怎麼來解釋此次雙降的:

香港社會持續不穩,中美貿易戰亦令香港存在外部風險,未來經濟環境將更嚴峻,預計今年香港GDP增長為零,下半年更會急劇收縮;連串動亂令國際對香港管治制度、法治質素及效率的看法造成長期損害,質疑營商環境的穩定性。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之下,與中國大陸深度整合的香港,沒有選擇與大陸共渡難關,而是至六月起勇武與和理非交替亂港近三個月,目前已經全面升級為以香港交通工具為襲擊目標的嚴重暴力活動。

首先我們需要釐清示威者的訴求,因為已撤回《逃犯條例》,目前的核心在於實現“雙真普選”,

“雙普選”有以下特點:1.在選舉權方面,不剝奪任何人士的選舉權。這包括外藉人士,尤其更包括在港工作、居住和學習的所有中國公民。2.在被選舉權方面,上述人士當然依然享有平等的權利。不但如此,不可歧視病人,包括神經及精神病患者;更不可歧視罪犯,當然更加不能歧視窮人,或者優待富人,造成不公平競爭;所以政府要立例禁止私人資助選舉,包括自資參選,所有參選費用劃一,全部由政府撥款。3.特首選舉:最低限度任何成年人都可參選,任何成年人都可投票;可以有數百數千人參選,一人一票,不管得票率,得票最高者當特首。4.立法會選舉:只有全港是一個大選區,一人投七十票,得票最高的七十名候選人當選勝出,各選民和各候選人的權利才能均等;其他任何方式都是“假普選”。

引申閲讀:《雙普選-才應是最該做的事情》

兔主席的一篇文章比較了地方政府的自治,同時在文章總結到:

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已經從上位主權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獲得了巨大的權力和自由,在人類現當代史中可能是空前的。北京已經給予香港極大自治,最根本甚至唯一的控制方法,就是要影響和控制香港行政長官的產生過程,確保其“愛國愛港”,能夠維護一國,能夠同時對中央政府負責,維護上位主權國的主權。這是北京的政治底線。提名委員會的存在增加了間接選舉的成分,不至於使選舉落入民粹;中央政府的任命則是最後防線。橫向比較其他地方政治體就知道,北京不可能放棄這些權力。

引申閲讀:《國際經驗比較看地方政府的自治》

簡而言之,以目前的情式看起來,如果香港直接上雙真普選,同時具備司法終審權,又保持獨立貨幣和海關,且無須向中央政府納稅,基本等同於事實獨立。所以說將勇武與和理非同時定義為亂港者,其实並不為過,因為他們追求的目標是一致的,而且在中央明顯不可能放棄的情況下,持续堅持自己的訴求,除了亂港確實看不到太多的功用。

示威者者分為臺前主要有兩類:

一類是所謂勇武,你注意觀察這部分人進退有序,雖然看似非常暴力衝動,但其實很有分寸,應該有過相关訓練指導,主要是用於在局部區域對警察進行極限施壓,而且營造破窗效應,影響更多的人。

勇武和和理非不可以割裂去看,二者是兩位一體的,只是在用不同方法去爭取他們想要的雙真普選,其他干擾訴求可以暫時忽視。另外我們必須認知的是:

香港的抗爭運動以“無大台”和去中心化為最大特點,講究“像水一樣”具有流動性。在鬆散且無內部民主與紀律約束的運動之中,有一個不容質疑的最高原則——不割席,不篤灰。也就是說,無論情況如何激進暴力化,那些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都不可以和激進的“勇武派”切割,而要保持團結。
由此,“使用暴力者和同情暴力者始終心連心”成為了運動的獨特風景,以往社會運動中最基本的“譴責暴力”卻成了不可提及的禁忌,這就很難避免整個運動遭到最激進的部分參與者的“劫持”。這就是暴動會長時間持續下去的關鍵因素。

引申閲讀:《香港抗爭為何流失大陸民意》

基于如上的描述,此次暴動絶不會輕易的自生自滅,歸於無聲,而在相關專業人士的指導下,將多元化,及擴大化的趨勢發展:

如在思維上,抗爭者也要多認識「多於一個中央」的中國政治權鬥,及有新冷戰的國際視野,更要繼續把運動的參與者變得更多元化,跨背景及跨階層,永不能小看街坊、師奶、阿叔阿伯及中學生等看似社會小人物的創意與力量。參與者背景的多元化,同時帶來抗爭方式的多元化,使政權更難預測和應對。例如中學生罷課及和平地在校外組人鏈,便使政權措手不及。除此之外,認清政權死穴,包括當權者的滿口謊言及道德破產,也有助持續抗爭。”在此類指導下,我們不難預估香港的動亂將會進入深水區,會以近似於共生的方式依附於香港社會,不割席的港人亦要承擔響應的責任。

引申閲讀:《香港人需要New Game而非Endgame》

梳理起來看,香港暴動的核心在於在目前香港所有權力均不可有任何縮水,且不可增加義務與束縛的情況下,必須實現雙真普選,而且得到了香港社會的廣泛認可,但在暴力的使用上面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失控。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在社會持續動蕩,暴力事件頻發的時候,同時保持經濟上行,因此從數據上可以很明顯的看到:

  • 最新資料顯示,香港經濟於第三季度陷入衰退,業務量因示威活動相關的運作癱瘓而轉差。
  • 在截至6月底的3個月裡,香港經濟增速降至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同比增長0.5%,而環比萎縮0.4%。
  • 香港政府還將今年的經濟增長前景展望從此前的2%至3%下調到0%至1%。

持續不斷的抗議活動對香港經濟造成的損害堪比2003年災難性的“非典”(SARS)疫情。而且可怕的是,我們依然看不到根本解決問題的方向,“止暴制亂”雖然會治表,但根本的問題在於現在除了事實獨立,什麼都填不滿港人那顆慾壑難平的心,究竟怎樣的協商能讓事態逐步平息下來,需要的是有大智慧的政治家,可惜的是香港這塊土地各色人等均齊備,唯一不具備的就是真正的政治家。因此也難怪外界會看衰香港的整體經濟形勢,我們只希望大破會有大立,香港沉淪能夠逆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