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

家醫科醫生,季風帶文化、季風帶書店創辦人。出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小學畢業前在台北生活。具有英國和新加坡的醫生執照,在新加坡行醫近十年。自2020年初 COVID-19 疫情爆發以來,在新加坡抗疫前線負責邊境檢疫、確診者隔離中心、疫苗接種中心等工作,並持續為病人看診。

馬華:在馬來西亞和中華之間

隨著武漢冠狀病毒在全世界傳播,中國不中國,也成為與疾病平行的爭執點。

在馬來西亞藝人曹格貼文說"我爺爺來自中國,不要罵我爺爺"之後,黃明志似乎和其對幹地強力表態,"我是馬來西亞人"。

黃明志的貼文得到很大的迴響,這當然是因為大中華主義在馬來西亞猖狂太久,一堆中華膠在那邊祖國祖國沒完沒了。也有人寫文章批評說,馬來西亞華人不愛自己國家,好像關心中國/台灣的事情,更多於自己社會,不是變成中華膠,就是努力想要成為一個台灣人。

我個人覺得,一個真正合理的位置,還是介於這兩者之間。本土認同當然是很重要,但是我們也要承認,發生在華文世界他處的事情,特別是中港台,就是會對馬來西亞產生根本性的影響,比方說,二十年前馬來西亞是沒有這麼多中華膠的,現在遍地都是,當然是中共強勢文化輸出,統戰華社和華文媒體的結果。反之,也有正面的例子,台灣的同婚法案通關,也替馬來西亞華文同志圈拉開一點空間,至少處境是比馬來人同志來得好的。所以我們很難假裝這些影響不存在,反之積極反影響中港台,積極介入中港台事務,這是越跨域越本土的道理。

同樣的現象,在馬來人社會也是存在的,馬來人的思想,也是受到伊斯蘭世界影響,也有很多馬來人,覺得自己先是一個穆斯林,然後才是馬來人。你和馬來右翼筆戰,馬來右翼也是罵你,中共欺負維吾爾族人你要怎麼交待,你心想"你馬來西亞馬來人,我馬來西亞華人,維吾爾族和中共關我們X事),但很多人不是這樣想,文化共同體的概念和身份政治很多時候超過國界的範圍,這時就要嗆回他,我反中共,把他嚇壞,(什麼居然有華人反中共?我沒想過耶),打破他的思想牢籠,才能對話下去。

無論我們喜不喜歡,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就是會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武漢冠狀病毒爆發,你和馬來人一起狂喊,趕快關邊境啊不要讓中國人進來啊,結果你一轉身,馬來右翼還不是叫你回家吃蝙蝠。

生而為華人就是和中國脫不了關係,這是殘酷的現實。如果要意識形態不受中華圈影響,那就學土生華人,下一代完完全全放棄華文,以馬來文為第一語文,脫華入馬。但即便如此,也不保證就能洗脫華人在本地政治上的印記。如同二戰時的日裔美國人,無論他多愛美國,在戰時也終究是飽受白人欺凌和歧視。

因此,我覺得馬來西亞華人的問題不在於太過中華,而在不夠中華。

就和很多馬來人不夠伊斯蘭,程度很差一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