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韋地

家醫科醫生,季風帶文化、季風帶書店創辦人。出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小學畢業前在台北生活。具有英國和新加坡的醫生執照,在新加坡行醫近十年。自2020年初 COVID-19 疫情爆發以來,在新加坡抗疫前線負責邊境檢疫、確診者隔離中心、疫苗接種中心等工作,並持續為病人看診。

回歸人心:極權臨近的香港文化經濟學

前陣子讀了《回歸人心:極權臨近的香港文化經濟學》,這本非常之好,香港牛津大學出版,作者許寶強任教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這是2018年出版的書,在港版國安法通過之後,現在這樣的書在香港可能已經無法寫也無法出版。

在港版國安法之前,面臨中共巨大的壓力,香港曾有數年政治討論非常熱烈,各種思想風起雲踴,社會矛盾激化。這本書試圖釐清許多誤解,以探討香港在中共治下,是如何從自由走向極權,從法治(rule of law)走向被中共以法統治(rule by law)。

從最宏觀的角度而言,香港的挫敗在於從一國兩制走向一國一制,也就是"中國內地化"。香港原本就沒有獨立的行政權,如今立法權和司法權也被大力打壓。但這個一國一制並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會有吸引力,有很大部份是因為西方在冷戰後過度擁抱"新自由主義",造成貧富差距擴大,民主疲憊,和民粹主義興起等問題。相比起來,"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讓公眾可以最大程度享受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但扮演皇帝角度的中共會適時地出來"打貪打腐",這也就迎合了華人社會對"明君"的想像,而擁抱威權政治。

面對中共,香港的反抗力量多投入兩種路線,一是重回國族的矛盾,也就是所謂"港獨",一是重回冷戰的二分法,"東方威權"vs”西方民主”。但前者只是給中國民族主義加柴添火正中中共下懷,後者則在中國也高度資本主義化,西方無力解決內部社會階級矛盾的現況下,顯得蒼白無力。作者精準地指出,真正的關鍵點,在於對"馬克思"和"社會主義"的重新認識,(西方正版的那個,不是中共山寨的那個),才有召喚民主的可能。也就是只有真左,才能在中國右翼民族主義vs美帝右翼新自由主義之間殺出一條血路。這一兩年美國和歐洲相對左派的政黨紛紛贏得選舉,可以看出作者的先見之明,面對中共極右的威脅,西方已經用民主方式進行修正。

作者提到的另一個重要觀念,是什麼是"法西斯",因為在近百年之後,法西斯主義已明顯在親中共和仇中的勢力同時崛起。法西斯原指"民族社會主義","暴力,排外,專制極權",但在當代,這樣的形容已過於泛泛,法西斯也更一步進化和複雜化。作者提到了幾個重點,一是"對個人自由的絕對壓迫",二是"性壓抑"。所以如果沒有在現實裡好好做愛,在臉書上高舉某個旗幟到處亂罵人,那就非常容易有法西斯的傾向。

了解以上以後,關鍵是如何行動。作者有建設性地指出,新自由主義是極權的溫床,因此我們不要忘記階級問題。作者深受齊澤克(Zizek)影響並且多次引用,我們需要思考如何讓資本主義的”被排拒者”連合起來,包括知識工作者,勞動工人,和邊緣族群(如移民),而不是擁抱簡單的身份政治不做思考而產生更多的偏見。

香港在抗爭的過程中走過"無大台"的第一步,但過後面對的暴力讓後續討論無以為繼,必須轉移到其他場域。

我們需要意識到抵抗暴政並不是少數菁英的事,也不只是單靠飛彈還是晶片,公眾的知識武裝,如何深化民主,建立一個共享有互信和真誠的社會,很多時候更為重要。基於以上,我希望這本好書能讓更多人讀到,在此分享給大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