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

reckless youth

香港机场,和非暴力运动的策略

反送中在目前的策略上存在问题,这些问题对运动造成了极大伤害:

一,strategy方面,整个运动传递的信息有很大问题。反送中至今为止所传达出的信息,无形中将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和香港人区分开来,其实是完全跟着北京挑拨对立的策略走了。其实很多大陆人对自己的司法系统同样也不信任,而这些人都是运动潜在的支持者。出现涂污国徽、殴打大陆人这样的行为,等于是将这些潜在的支持者全部推向自己的对立面。示威者们需要告诉大家,香港的运动如果能够成功,对大陆的公民社会也是有好处的。当然,对立的情绪不全是示威者造成的,但是顺应着这种情绪走,实际上是切断了最大的第三方支持。

二,tactic方面,最近的几周里,没有能够维持好理和非的纪律。通过罢工游行或是占领重要设施给政府施压是必须的手段,但是非暴力运动的逻辑更在于赢得支持,尤其是面对在暴力镇压的时候,这点至关重要。

虽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我也只能纸上谈兵,很惭愧),但只有以非暴力直面政府暴力,并以此将政府暴力最大限度地置于聚光灯下,才能够最大限度地赢得支持。Gene Sharp将这样的方法称为“political jiu-jitsu”,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维持示威者的纪律。这不仅需要示威者具有一定的训练(美国民权运动和塞尔维亚的Otpor就是很好的例子),也需要有自我牺牲的觉悟。比如,历史上的非暴力运动经常会将被捕作为一种手段:甘地领导印度独立运动时4万人(大多为自愿)被捕,马丁路德金一人入狱了29次,2011年的OWS也有超过8000人被捕。

一开始的游行示威其实是很有纪律的,直到7月份也只发生了个别暴力事件,但从警方的暴力镇压开始,运动就逐渐失控了。前几周的街头暴力和8.13在机场发生的事情,对运动的伤害非常大。非暴力运动理应是和平、理性且基于群众的,最好还能有创意,然而阻止市民登机,对内地公安、记者使用私刑,和运动理应传达出的形象相去甚远。对比之前的「be humble, be water」,这些转变的发生源于高强度抗争所带来的焦虑,和穷尽方法之后失去耐心的心态。

长期或许可以坚持「無大台」,但是在我看来,当下运动所需要的是强有力的领导,需要用强有力的方式让运动回到该有的轨道。我希望港人能够再次体现出6月份刚开始时的素质。如果香港做不到这点,那中国就没有地方能做到了。祝各位平安,更祝各位凯旋。

再说说最近的各大社交平台上谴责香港的大陆网友们。

我可操你们妈吧。

游行都还是理性温和有纪律的时候,你们选择性集体沉默。警方和元朗的白衣人先发起暴力,示威者眼睛被警察打瞎,你们还在那儿坚持所谓的中立。等到环球时报记者被绑了,你们倒是都跑出来表明自己立场了。

今天谁都有资格谴责香港示威者,唯独你们这帮人没有。整天喊香港人是同胞,你们自己配得上这两个字吗?

仇恨的螺旋.大陸朋友在香港機場被打一事

仇恨的螺旋.溫和建制視角

「機場襲擊中國人」真的不可饒恕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