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63 
大禹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

我们正经历着反抗的年代。世界各地的人们在都在逐渐意识到,威权政治、民粹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些不同的意识形态和代表它们的人与制度,不过是封建贵族统治的延续。他们不可避免地构成了互相勾结的利益共同体,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这个敌人叫做人民。民主是一个很虚幻的定义。

1
大禹

我们遗忘的能力

尼采曾最早提出,遗忘是一种“积极的能力”。他认为,只有忘记庞大的过去,我们才具有作出当下行为的前提。历史学家也发现,集体遗忘和共同记忆——选择记住什么,不记住什么,这些机制是一个集体构成身份认同的重要过程,并且多数情况下由权力精心构建。“记忆如同孤岛,被遗忘的海洋所包围”,这是生...

6
大禹

香港机场,和非暴力运动的策略

反送中在目前的策略上存在问题,这些问题对运动造成了极大伤害: 一,strategy方面,整个运动传递的信息有很大问题。反送中至今为止所传达出的信息,无形中将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和香港人区分开来,其实是完全跟着北京挑拨对立的策略走了。其实很多大陆人对自己的司法系统同样也不信任,而这些人都是运动潜在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