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des

✍️

【HK日記】神出鬼沒的警察大人們:不是不見,就是蜂擁而現

過了一陣子,我卻發現只要是某些「時刻」,路上的警察就會突然蜂湧而現,每次必然傾巢而出,眼神所及,絕不少於 6 位警察大人,兩兩一組,互相掩護的行走於商場、街口、地鐵站出口等要道。他們的行走絕無漫無目的,三隊人馬總是集體行動、四處張望,且不與人交談,光是出現便極有威勢 … …

每每提到警察,閃進腦海中的除了歐美影集裡擁有八塊腹肌,卻又頹廢帥氣的刑警大叔外,最令我熟悉的還是喜歡在派出所泡茶、吃便當,間或拉出一張藤椅在大門口曬太陽的警察杯杯們了。當然,隨著年紀漸長,我現在該改口為:喜歡在派出所低頭拿手機、揪團打排位的警察弟弟、妹妹們了… …

總體而言,在台灣的生活中,警察大概是一種令你略有微詞,但尚可以信賴的群體吧。

那麼香港呢?

儘管我是一個「Crime Lover」,遍嚐各國犯罪影集,近幾年猶愛北歐系列,但說老實話香港的警察電影對我而言實屬上一世代的潮流,印象最深刻的可能就是風靡一時的《無間道》了,然而情節、故事記不清楚,只對老舊電器行那一幕蔡琴的中低音歌唱還有些殘存的記憶。更不用說在這次久居香港之前,幾次短暫來回,沒時間留意工作之外的生活細節。

九龍一帶路邊放著中文老歌的電器修理站

再後來,開始認知到香港的警政體系,大概就是反送中遊行了吧,那段時間 24 小時不間斷的訊息,都讓人無法置信這會是一個法治社會中執法者的形象;倒是跟歷史課本中的 228 頗有相似。

最後,陰錯陽差,來到香港。我開始有點機會觀察 covid 新時代的香港警察了。

1. 隱形的執法者

在一開始的觀察中,我發覺多數時候,你是看不到警察的,不像在台灣、日本甚至德國,你走在路上總會看到警察巡邏,還可以問個路,閑聊兩句,甚至給你搭個順風車。很多時候,走在路上你根本看不到警察(有穿制服的那種)。

2. 最龐大的地方角頭

然而,過了一陣子,卻發現只要是某些「時刻」:領導發表重要演說、重大節假日等不一而足,路上的警察就會突然蜂湧而現,每次必然傾巢而出,眼神所及,絕不少於 6 位警察大人,兩兩一組,互相掩護的行走於商場、街口、地鐵站出口等要道。

他們的行走絕非漫無目的,三隊人馬總是集體行動、四處張望,且不與人交談,光是出現便極有威勢,先在心理上壓你一頭,讓你看到他們就想繞道而走;他們的作用大抵是要「維穩」,畢竟路過有人把口罩拉下來,也沒看他們在制止(當然這也是去年 covid 爆發之前的事了)。

3. 這是一支城市軍旅

隨後,等我走過不少大街小巷後,更是發現,他們這裡的警察部門真是大的嚇人,有如軍營般聳立(這種觀感大抵來自藍灰色的油漆,以及高聳且有尖刺的外牆吧);明明整個香港佔地不大,但總感覺沒走幾步就是一個大型警政單位,不過這或許與目前的政治環境沒有相關,畢竟此處地狹人稠,特別是我所居住的九龍一帶,可說是蜂巢般絕不浪費一絲一毫地皮;然而這樣的城市設計,卻也清晰地令你認識到「警察不是你可以求助的對象」。

當然後來掐指算了算,每次重要時刻,各大街口都要來個 6 人一套的小隊,也難怪他們需要那麼多大型建築來容納了,雖然我也常常疑惑到底是怎麼生出那麼多人的。

總之,這種感覺很顛覆以往對於警察的觀感,乃至於信任感,倒是令我想起小時候聽家裡長輩說的陳年舊事,例如:在戒嚴時代,那是真的要叫警察大人的,他們常常會在各處搜尋違禁品,更不用說幹些令人消失的事情。

這種壓迫,時間久了,人習慣了,大概也會像我家長輩一樣,覺得被鎖住才是心安之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HK日記】讓我們,一起成為社畜之王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