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des

✍️

【HK日記】香港人的勢利眼,以及無所不在的高幹子女

發布於

閒來無事,與三兩好友喝酒閒談,避無可避的總是會談到對於香港/香港人的一些印象與心得總結。

在中環工作的好友說「啊!香港人很勢利,所有人都愛問在哪上班、住在哪區,好像知道了就可以快速標籤你的人身價值;要我說我在中環工作,也可能是在中環的麥當勞啊!」

一時激憤的他,繼續侃侃而談,例如公司中總有奇葩一聽地點就能吐出當地知名的高級住宅社區,除此之外的住所都不堪費心費神提及;又或是有人對於公司不允許他把「Dr.」頭銜放在名片上耿耿於懷,深感公司侵犯人權。荒謬的可以。

另一位同在港島工作的友人馬上附和,提到香港朋友竟然因為他的學歷就無條件同意合租,讓他大感驚訝;他說「第一次見面我就問他『你難道都不怕嗎?』,沒想到他竟然回應『有這種高學歷,難道不值得信任?』」使他一時啞口無言。

族繁不及備載。聽到此,我不禁思考了下我目前職場生活中的戰鬥機們,想了又想,只想到幾位奇人異事。


奇一

事情還要從上個月說起,剛來香港時,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在地的 Meetup 社群,想說可以認識一些新朋友,消譴寂寞。為此,我申請了不少社團,其中某一 A 社主打「某圈+女性」,自然也吸引了我的目光,更別說我還看到有認識的好友在其中;遞送出申請後,就是等待了,左等右等終於在三天後看到「申請成功」的訊息,恰好此時我正在工作也無暇多看,沒想到下班後再刷郵件,卻又看到一封「踢出/封鎖」的訊息。

What?

想當然耳,我是不相信有這麼瞎的事情,更何況我初來乍到又礙了誰的眼?懷揣著一股氣憤又同時想笑的心情,讓我開始逐條幾檢視所有訊息的內容,以及 A 社的社團公告與成員,沒想到就這樣給我看出了端倪!使用莫名縮寫的副版主,恰巧與我在一模一樣的產業,還有相近的職稱,怎麼看怎麼可疑,結果就被我從歷史紀錄中挖出了照片,一眼看出是我們剛離職的隔壁部門同事。

更有趣了,我們前後見面不超過三次,為什麼他要封鎖我?總不可能是因為我發現他的職稱完全亂寫吧?更何況我根本還沒認出他來。因為這件瞎事,我不得不與其他同事聊了兩句,才發現這位副版主做過不少讓人啼笑皆非的蠢事;不過最要緊也最無關緊要的可能就是「聽說他是 CN 高官子女」,哈!也太多高官子女了吧。聽說因為這層迷濛而神秘的背景,讓他組內的同事對他好得不行,離職時也是十八相送,讓人誤以為他們當初關係有多好。

諸如種種,不禁讓我回想到人生中曾遇過的各種高官子弟,無不是神神密密、無不是刁民總想陷害我;有一些人我到現在都還不知其真實姓名,想想就覺得超現實且又荒誕不經。

奇二

明目張膽的歧視。當我的外籍同事這樣說的時候,我還不太相信,心裡默想「現在這年頭還有人這樣政治不正確,隨意歧視?」結果,倒也不算誤解。我還真的遇到不少這樣直來直往的歧視,像是我們公司的粉紅 IT 就直接說他討厭印度人,朋友的朋友也是很直接的說他就是不喜歡越南人,理由不外乎膚色、智商、收入、佔用資源等千遍一律的理由;而勇於實踐歧視的卻包含了各種政治傾向與年齡層的港人,也算是側面證實了我最愛的政治社會學中經典不敗的理論。

而其歧視的程度,也不是以往街頭巷尾阿桑們開口閉口「阿勞啊」的那種形式,而是更為直接的上下關係。赤裸的讓人驚訝。


鄰近 2022,這一年立場新聞離開了我們,Covid 19 依舊糾纏著我們,可幸之處是能夠有趟小小的飛行一解旅行之癮。

P.S. 最近空污嚴重,爬獅子山時目光所及之處一片海市蜃樓,不禁使人思考眼下這片城市還是香港嗎?而來往路過的孩童多有字正腔圓的口音,極權手段莫過於此了。

Original link: iambics.m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