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des

✍️

【HK日記】讓我們,一起成為社畜之王吧!

發布於

「總體而言,香港的生活就是更『社畜』。」


與各方好友幾次簡短的報告香港生活後,沒想到得到如上完全一致的回覆。或許連我自己都沒想到對於香港的濾鏡如此之深,來之前做盡各種分析,用數字評量了種種得失,最終還是認同了這句結論;不禁在心中默默吶喊「天啊!我是來這裡成為社畜之王的嗎?」

對於香港,總有幾點迷思,或許是殘留自大英帝國與家衛美學的印象,我朋友常常驚訝於:

1. 香港應該到處都是美食吧,路邊叉燒飯也該好吃到黯然銷魂?

2. 香港人應該都很時尚吧,一看就覺得應該要來張街拍?

3. 香港人應該觀念都很進步吧,性別、勞權、道路公德心都可以一起來深談?

… …

族繁不及備。

比起這些過時或有落差的印象,用「對金錢(更好的生活)的執著」來形塑香港可能更經得起驗證也更為真實,這一觀點還可以側面從香港所擁有的「市儈」形象來解釋;別說香港本地人,我才剛來三個月,也不禁為了金錢斤斤計較且汲汲營營,畢竟香港居大不易,再配上各種「消滅中產階級」的政策,香港人如果不撐著口氣努力賺錢,分分鐘都會摔落貧窮線,再怎麼說這可是八片叉燒、兩片青江菜就要 160 塊台幣的「前 – 東方之珠」啊。


關於生活

香港與台灣的薪資差距雖大,但也沒大到能夠提升生活品質,用 HR 的話說就是兩倍還必須打折,此外生活中也是各種大大小小的陷阱,諸如居高不下的房價、年過甲子的屋齡,以及各個不附傢俱的租屋房源,簡直是剛認識就要逼婚,許多莫名其妙的眉眉角角,讓你防不慎防,荷包隨時被游擊出血;更別說如果你是單身,這城市的惡意就更深!(附註:如果你是高級金融業份子,那上述的這些內容都可以丟到垃圾桶,一鍵 Empty。)

說到租房,還有一點令人備感無奈,也是人太年輕、心太單純,又或許是隔離被關太久了,我一看到低樓層的大陽台就無法自制的租了下去,誰知道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哎,親愛的朋友,請聽老人言:雖然陽台很大很誘人,但你樓上的鄰居都不是好人!三不五時就天降垃圾,如果你心血管不好可能都要減壽幾年了。聽聽,嘭一聲!那不是心動的感覺,是惱怒的開始,樓上那沒公德心的又再給我亂丟垃圾,今天是家庭號冰淇淋、明天是肥宅快樂水,誰知道接下去又是什麼呢?啃。

好不容易解決住房的問題,卻又面臨飲食的問題,誠如同樣剛落地的朋友所言「走遍大街小巷,就是找不到想要入口的食物」,哎啊,或許所有的外國人都有某種飲食偏見,但香港的食物總有一股階級感,常常買完只買到辛酸、吃完只吃出社畜的滋味。

舉例而言「麥當勞」,在台灣時雖然麥當勞年年變貴、年年愈摳,但總歸還是有一定的水準在那邊,因此來到香港後,有時不知道要吃什麼時,也會想到用麥當勞胡亂混過一餐,然而當我真的去買了之後,卻被軟爛冰冷的薯條,以及平淡無氣的可樂所震驚,這根本是省油、省原料的極致表現,吃下的瞬間內心已流過千行淚,三十年的信任瞬間毀滅啊。

既然如此,總是要想辦法省點錢,才能多吃點人上人的食物!可是走進超市、水市,常常看到的卻是奄奄一息的小白菜、青江菜,或是乾巴巴的進口金針菇,看到我都心寒了;如此品質的蔬菜、深有味道的白豬肉,再加上我驚為天人的糟糕廚藝,簡直是整個城市都叫我去減肥(儘管如此,160 公分的我走在路上仍顯得有些五大三粗)。


關於壓力

香港是一個外地人的城市,走在路上總能遇到來自五湖四海的人,不僅僅擁有大批的東南亞家庭幫傭、外籍金融傭兵,還有著為數不少的中國移民(當然這部分總有點難以辨識),除此之外更有著活躍於《重慶大廈》內的裡世界。

大量的移民人口,毫不遮掩的顯示了更加殘酷的資本落差,特別是這座城市中「金融業界」所擁有的獨特地位,更是讓整座城市分為了上下世界,更別說還有基於人種的階級落差了。某方面來說,這早已常化、赤裸裸的歧視,搭配著著名的老舊城寨,沒有比這裡再更賽博朋克的城市了。

猛一回首,都是虛幻啊。

這樣的生活當然滿是壓力,然而面對處處狹小的生活空間,一到假日塞滿行人的「自然風光」,港人又該如何好好消解這渾身的愁呢?此間不二法門大概就是購物了吧,儘管佔地面積最小,香港卻是亞洲數一數二高消費的地區;身處蝸居的我們,儘管住的難堪、吃的心酸,但刷下塑膠卡片,收穫高價玩具、精品的瞬間,就像品嚐大麻煙硝,剎那飄飄然,沒有比這更好的百憂解了。

不過內心的壓力消解了,卻還有不可避免的生理後果,也就是禿頭。之前已說過這邊的男人大多頭禿,然而沒想到的是這幾個月走下來,竟也讓我看到不少髮量稀薄的女子,再加上此處水質也容易讓人掉髮,不禁冷汗一起,害怕日後還要加入我父親那交流髮根保養的中年群組。

哎,香港居大不易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HK 日記】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