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des

✍️

【HK 日記】

發布於

一眨眼,時序已過二個月,熬過了下班後沒有網路的日子,也終於熬過了多年未遇的連串血光之災,將手邊七七八八的手續辦好後,似乎也將迎來我在香港的第一個秋天。

回顧過去一個多月,頗有一言難盡的無奈。也總讓我回想到當年在科隆時,那個瘦瘦高高的德國房東告訴我的小小迷信之語,他說:「你在陌生城市的第一夜夢境,將會預告你未來一年在此的運勢」,因為這句話,最近我總是努力回想來到香港後,到底做了什麼樣的夢?

怎麼說呢?

  1. 首先,自從國中之後再也沒有流過鼻血的我,在港出關的第一天,就流了鼻血,雖然一張衛生紙就解決了,但滿目鮮紅還是令人深感不祥!
  2. 接著,第一個週五晚上與同事的餐聚,實體撲街,不僅左腳膝蓋擦傷、褲子破掉,右手手背也撞出了一大塊瘀青。雖然尷尬,但畢竟也不是沒有過喝酒跌倒的往事,所以當下並未放在心上,沒想到卻就此引發更為嚴重的醫療事件!
  3. 隔天,迎來到港的第一個自由週末,我興致匆匆的走過市區的大街小巷,一邊採買住房所需的雜物,一邊回憶香港街景,沒想到回去後,才發現雙腳拇指嚴重瘀青,明明是早已穿了多年的運動鞋,甚至還陪我走過炎夏京都的大街小巷,卻敵不過香港的燠熱。
  4. 更不用說,接下來幾天上班,穿著明明已習慣的平底鞋,卻還是兩腳後跟摩擦破皮,每走一步都是痛徹心扉。此時的我,不禁開始懷疑是倒了什麼霉,有這樣水土不服、天天傷上加傷?
  5. 然而俗話說的好,屋漏偏逢連夜雨,倒霉這回事總是喜歡呼朋引伴。香港的夏夜蠅蟲翩翩,一時不查,就讓蚊子入了屋,沒人可以依靠的我,當然得親自上陣,徒手滅蚊,激烈搏鬥之下,竟然以一個盜壘姿勢,為右腳膝蓋添上新疤痕,天然地與左腳傷口完美對稱。
  6. 已然為自己的霉運嘖嘖稱奇的我,這時才突然發現,右手原本瘀青之處,竟然開始隱隱作痛,仔細一看竟是「發膿!」萬萬想不到我撲個街,連血都沒流,竟然還會感染發膿。
  7. 猶豫了一陣子後,打算先用萬靈丹人工皮應付,沒想到吸是吸出東西了,但卻杯水車薪。
  8. 無奈之下,還是決定前往公司附近的診所,就此進入來港之後的第一高潮。

    香港的診所員工很多、動作很慢,在等待席坐了好一會才終於輪到我,循著叫號前往家醫科診間,年過半百的醫生懶洋洋的看了一眼我的手背,說著「發炎啦,哎啊,我開個抗生素啦」就看完了,全程不過幾秒鐘,就被叫出去繳費,嘩啦嘩啦刷下港幣 900 元,簡直不可置信此地醫藥費的昂貴。

    繼續前往消毒傷口,護士阿姨指示我進入診間,並拿出一組消毒小工具,戰戰兢兢的依照手冊操作,步驟一、步驟二、步驟三,一步步浸濕棉花、進行擦拭、準備貼布,工整之極,但也沒有特殊之處。有趣的是,帶我來此的同事開始與阿姨閒聊,一句生、二句熟,三言兩語間兩人就好的跟什麼一樣了。離去前,阿姨還神秘兮兮地塞了一包東西給我,並說「哎啊!這個膠布跟棉花給你,你回家可以自己換,趕快藏進背包裡,不然外面他們要跟你收錢的。」

    剎那間,印象中冷硬的城市,變得人情味了一點。隔天回診換藥(又噴了港幣 400 元的我),雖然是不同的阿姨處理,但昨天的阿姨還特地找到我問了一聲。

大半個月內,陸陸續續花了快兩千港幣在身上的各樣傷口,心痛之餘,稍感欣慰的是這波旺盛的血光之災似乎也隨著時序轉換漸漸降溫,讓我得以喘一口氣。只不過前些日子,跟好友線上聊天,偷偷碎念了香港幾句,就馬上打翻了酒瓶 … … 讓我不得不再次懷疑,世上是否有所神靈,祂是否想要說些什麼?

(此刻的我默默打開長榮官網 … …)

Original link: iambics.m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