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udes

✍️

【南島漂流】女孩:我的故事因為你而展開

幾年前,陰錯陽差進入了博弈產業鏈一環,因而在馬尼拉短暫停留了半年多。那裡,有著紙醉金迷的一面,也有荒唐無奈、追愛天涯的浪漫。

站在馬卡蒂中心,沿著 Ayala 大道一路向前,一旁高聳入天的大廈內,有著若干間小辦公室,狹小的空間中,擠著大量的員工,一眼望去大多來自中國,他們的面容有著與年齡不符的滄桑,也有著久經世故的沉著。

在這裡所有人都以英文名稱相呼,不問來歷、不問姓名是默認的基本禮儀;你放眼所見的一切互動都像實體化的網路交友,看似真實、實則虛幻,曖曖昧昧。


女孩

Wendy 是推廣小組的一員,跟我一樣剛來到這個辦公室不久,我們並沒有打過太多照面,僅是認了個名字,但在之後幾次短短的團建活動中,Wendy 主動對社交殘廢的我伸出援手,也是這樣,讓我有了認識他的機會。

嬌小的 Wendy 來自南方一個小縣城,十幾歲就出來打工,如今雖然才二十出頭,卻已頗有歷練,儘管從他的外表看來,還有種涉世未深的錯覺。

遠遠望去,Wendy 皮膚白皙,戴著大大的細框眼鏡、塗著時下流行的韓國彩妝,聲音聽來像是有點尖尖的廣東腔,講起話來則是大喇喇又天然呆,常把大家搞得一愣一愣;儘管在多數人眼裡 Wendy 有點傻,成天就在自拍修圖,不過這個女孩子,內心卻有著一股信念,對於外界的試探總是溫柔以待、嚴正抵抗。

在工作期間,我們幾乎不曾有過交集,只記得他不是在用電腦,就是在刷著手機回覆什麼。後來才知道,原來 Wendy 是透過男友介紹才進入這間公司,在這之前他在一個景區當翡翠銷售員,銷售員的薪資不上不下,更不用說這本來也不是什麼有保障的工作,因此在正職以外,Wendy 也經營微商,販賣各種可愛、花俏的內衣睡褲,每天在微信上咋咋呼呼的要小姐妹們採購最新「擄男神器」,那一籮筐自拍美照大概也是用在此處。


男孩

Wendy 的男友是 Wilson,是個不那麼南方的南方人,聽不太出口音的特別。我們的合作尚且算得上愉快,儘管他的穿衣風格有著我看不太懂的土味時尚(大概還需要一頭細緻剪裁、適當漂染的髮型才算得上潮吧),但比起周邊一堆邋遢的男孩子,他顯得有成算也體面多了,他甚至還不吸菸呢,除此之外或許還因為小組長的頭銜,所以走路總帶著點威風,常見他嘩啦啦領著一群小弟呼嘯而過。

他比 Wendy 早一年左右來到菲律賓,安頓下來後,便鼓吹著女友飛來相聚,一起賺取比在內地更為穩定、高額的薪資,反正在哪裡不是求生存呢?就跟在此地的多數中國人一樣,暫且當個淘金候鳥。而且他心裡還有一個願望,就是和 Wendy 存夠錢後一起回老家:蓋房、結婚、開展自己的小事業,成為一家之主。

同樣的夢想,也在 Wendy 眼裡閃閃發亮。


Photo by Wyron A

在馬尼拉最後一晚,我傳訊息給 Wendy,要把無法帶走的零食、雜貨轉送給他,這也是我第一次踏入他的房間,相較於我與另一位同事住的女生宿舍,他與 Wilson 同住的簡單套房很是溫馨,甚至有點家的味道。

從門口往前看,可以看到窗邊一排聖誕彩燈的裝飾,一旁臥室中隱約還有霓虹的閃爍,完全復刻時下少女的夢幻居家擺飾。恰巧那一天 Wilson 值晚班,Wendy 索性問我要不要留下來一起看點視頻、吃吃零食,雖然我們總是聊不到一塊,但那一刻的氣氛有點溫柔,我也就一口答應,與 Wendy 並排坐進了二人座小沙發中,看著他播放《快樂大本營》、邊吃著我拿來的某個當地零嘴。

一向對影視綜藝尖酸刻薄的我,實在無法對唸著腳本台詞、生硬互捧的中國綜藝有半分欣賞,但 Wendy 就是能在他們留好的空白中,適當的插入爆笑。生活化的場景,讓我順其自然的模擬出了一點他們平日生活的點滴。

我覺得有些好笑,這一個頗為詭異的時刻(大概是我必須隱晦的翻著白眼),竟然是我到這邊半年多來最為放鬆的一刻;我並不真的認識 Wendy,他的姓名、身份對我來說都是謎,我們萍水相逢,在千萬時間中的這個節點相遇,並分享了一點關於生活的故事,僅此而已。

就好像看著電視上偶然播放的 MV,透過特意安排的歌詞,摸索出一點故事脈絡、挾帶著一些個人幻想,而 Wendy 與 Wilson 的故事就是這樣,好像聽完了一首《女孩》。

Original link: iambics.m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