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爺
三爺

通盤無妙手 “我們是誰”,是由我們如何記錄自己來表達的。 一個人認為哪些東西不能定價,決定了這個人的本質 (We are defined by what we deem priceless) “將我的墓志銘這樣寫:三爺長眠於此,他碌碌一生,一事無成。”

那些被放逐的空洞……

麻煩自找,就得付上代價。麻煩有多大,代價就有多大。因為一點私事,我又翻閱自己的讀書筆記,看了海。

羅蘭•巴特在《無知》一書中這樣說:“人們回憶起的過去沒有時間,不可能像重讀一本書或重看一部電影一樣去重溫愛情。”

省去愛情兩個字,足夠了。

即使現在有了網絡媒介可以隨便把生活經驗和情感一一標注下來,讓回憶可以搜索啊!可以嗎?

當我走得足夠遠,我會遇見自己,這樣的過程是很抽象的,所以很依賴一組組的刻度和印記。

白天之後是夜晚,白天之後是夜晚,白天之後還是夜晚,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虛化的軟體或物化的硬體都可以bookmark,活體不可以,新陳代謝。Never too late 是沒有時間的,是一組小數目成功的算法。人傻就喜歡這類計量,感覺良好。

總有一次你會too late,因為情緒波動,因為說錯一些話,因為點錯一把火,都可以。

There is only one fact: impermanence. 無常。

生有時,死有時,黑有時,白有時。

在生命結束之時,everything is too late。

這話不是我說的,是三島由紀夫說的,“我們在客觀上是幸福的,無可非議”。

先說結局,無我和不知道被無我。不可能客觀,一定不會幸福!

關係的裂縫不一定遭遇重擊產生,腐蝕有時,敗壞有時,即使everyday I give you all my heart 也無可避免,得失有時。

有沒有例外?沒有!給自己一個巴掌,給對方一個巴掌,對感情的深度的誤判,對關係的重擊,往往就是如此。

那些被放逐的空洞……漸漸沉入海底,水有多深誰也不知道,直到四周變得死寂又無可挽回。

那件私事會走向何方?我沒有答案。

我所知道的是自己有好多缺點+少少優點,每個人都有好多缺點+少少優點,但從來不想傷害任何人,嚴格來說應該是個好人,也想做個好人。

如果就此真的無話可說了,我會給出一個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交代。

然後向悲哀說再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