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When life was slow

發布於

有時候,偶然間聽到的一句話,也讓人恍惚間脫離了自己的日常。

如果青春就是擁有可以大把揮霍的時間,然而其他都兩手空空,到底該如何面對這不可停止的河流,又如何對待自己。

其實這個世界越來越快,也不會看到有什麽慢下來的趨勢,每個人——也許不是每個人,但管它呢——都被什麽不知名的東西,驅趕着,催促着,可我們回頭看的時候,仍是空空如也,并沒有什麽待在我們的背後。

什麽時候會停下來呢?或者我們早已習慣了速度,竟以為自己已經停下了嗎?

火車疾駛,可我們卻坐在座椅上悠然聊天,但你看那窗外,一座座後退的山脈,是他們在快速遠離,還是我們自己從未停下?

Show you the loneliness,And what it does

時間不會自己停止,除非我們有一天情願讓一切白白浪費,看着時間就這麽無收益的消失,然後才能讓自己懂得一些道理。

只是什麽是這些道理?我也不知道,也許你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告訴我。

王羲之除了那篇有名的《蘭亭序》,還有一些短札,是寫給殷浩、謝安、謝万等人,其實更有趣些。

他說:古之辞世者或被发阳狂,或污身秽迹,可谓艰矣。今仆坐而获逸,遂其宿心,其为庆幸,岂非天赐!违天不祥。

這是他的人生態度,所以他不願出來做官,這與殷浩、謝安有不同之處。殷浩、謝安也都曾有過遁世隱處的時間,可他們終究還是進入了那世間,一個與心相違,一個贏得身後名。殷、謝都被人們有所期待,認為他們出仕,是可以拯救蒼生天下的。王羲之雖然一樣為人看重,但終究不是經濟之人,自然也不是一味清談,無所用心。他的出仕做官,與其說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雄心壯志,倒不如說是一種必經卻未必心甘之事。所以,他能夠辭去官職的時候,便只剩下那最後的歲月。

其實他的壽命並不短,可人們總覺得他的死,並不應該如此,這大概與王羲之有服食的習慣有關。

我的評論,正如閒談于市中,無論多麽言之鑿鑿,時過境遷,又有誰當真呢?連我自己都不如此想。所謂讀書有感,感而難止,繞室彷徨有之,推窗望月有之,長夜漫漫不眠而長坐,亦有之。

只是在這種彷徨里,人生纔會慢下來。

打坐調息,或是只靜坐,都可以讓人靜下來,但那還不是慢下來的態度。

慢下來,總要有一些浪費時間,卻不覺得浪費,或者覺得浪費也無所謂的態度。正如放蕩世間的富家子,總不是強學而能的,花多少錢並不是比較的標準,而如何花錢的態度,卻是真正的氣味。

讓時間慢下來,就要讓自己習慣一無所成,也要讓自己願意接受這一無所成的自己。

能嗎?

或是一直不能。

我也在問自己。

有的人並不相信,自己早已完成了自己,就像生殖系統早早把任務完成,卻仍有人要為了那份樂趣,而拼命活下去。人生的強求和隨意,往往不可並行。偏要如何的說法,總是帶着一種無助掙扎的絶望,而這種倔強,固然讓人尊敬,卻不能讓人同情。

也許,只能讓時間代替我們選擇,畢竟一切慢下來,是宇宙級的法則。我們畢竟沒有一個毫無摩擦力的世界。但若是能夠快一些懂得,并能夠踐行,難道不更好嗎?

其實這個想法,正如佛在《金剛經》開頭所答:

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一心起,便是一心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