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變化時代親像打牌有輸有贏做人丟愛阿萨力

記得有一段時間,matters上經常有類似這個標題的無意義文字。自然,我這裏的標題還是有意義的,尷尬一笑。

而且還經常有一些無意義的廣告,彷佛是自由市場,不光是來去都是買賣人,還有一些另有目的的神秘客,帶着一摞小廣告,到處貼貼,然後離開。大概現在還有這樣的遠古賬號存在,也算是一種特殊的風景,如果時間足夠,大概能變成打卡觀光的地方吧。

說起來,這真是讓人發笑的一件事情。

電視裏,正在播放一個跟蹤報道,到處都是黃土和挖掘的工人,中間好大一個坑。

主持人漂漂亮亮,正在介紹現場情況。原來這是一個距今足足兩千三四百年的古跡,發掘工作如火如荼,不光是挖掘部門,各地都趕來了不少專業學者。

忽然有一些騷動,將記者和攝像都吸引了過去,一個帶着口罩,看不清模樣的年輕人連聲呼喚,一個老教授穩步走過來,看到了情況卻根本掩藏不住激動。

怎麽了,發現什麽?

漂亮的記者趕緊問問問。

這是,這是,簡直是不得了的大發現,轟動全球,改變我們對古人的認識。

這些人都圍在了一個坑邊,幾個年輕的學生,還有一些工人,費力地輕輕拉起一塊板子。上面是黃土,還有裏面夾雜的一些東西,似乎特別不尋常。

到底什麽,教授,您快給觀眾們介紹介紹。

漂亮記者都興奮起來了,和攝像兩個人一起盯着教授,教授則只顧着看那塊板子了。

板子終於緩慢地放下,教授趕快衝過去,其他人則是把教授圍在中央。

黃土里一團黑色的固體,似乎只是泥塊。

你以為這是什麽,我,我干了一輩子,我。

教授已經語不成聲,淚如雨下,感到一輩子算是沒白活了。

漂亮記者直覺自己發現了一個大新聞,並且小聲叮囑,別只拍教授,給那個東西特寫,特寫,放大鏡頭,不放過任何細節。

過了好半天,所有人才恢復過來,原來那種滄桑感慨也漸漸平靜。教授終於可以指揮這些人,繼續包裝,好運到所里進行後續研究。

漂亮記者終於找到機會,問:這是什麽?

教授:你可能不明白,它其實是古人的一坨屎。

屎?

漂亮記者:我是不是聽錯了?教授你剛纔說?

教授:就是屎,拉了兩千多年,我很有把握,你看那黑色里面,還有一些沒有消化掉的……

漂亮記者的表情如此豐富,卻又有幾度高端的專業素養,連攝像都保持了平穩的鏡頭。

哎呀,你這是怎麽了?

漂亮記者忽然扶住了攝像,而這個能扛起二百斤的漢子,竟然搖搖晃晃起來。

干嘔了幾聲,他纔回應:有點噁心。

教授無奈地搖搖頭,自顧自地跟着裝寶物的車子走了。

所有人都已散開,只是越外圍的人,越是興奮于這種考古大發現。

“什麽,什麽,發現什麽?”

“你哪裏知道,沒文化,是好厲害的東西。”

“對,對,好厲害!”另一個也加入進去。三五成群的閒人們,都很開心。只是越傳越離譜,因為每個人都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而沒有看到的人,則更傾向於相信,確實發現了什麽足夠驚人的東西。

直到當晚的新聞播出,整個國家才終於明白,考古發現的東西很重要,但真的就是——

一坨屎啊!!!

時間化腐朽為神奇,讓一團屎也變成了足以改變未來的發現。

過去的2020年是一個延續了變化的時代,每個人,或是比一個人更大的東西,都發生了各種變化,有輸有贏,對吧?

也許時間真要過得足夠久,才能讓一切變得具有真實意義,雖然我們不希望一坨屎,也能夠獲得意義。但我們的判斷,也許不一定足以判斷什麽是屎。說起來,你知不知道,什麽是屎?我相信你知道,但也敢肯定,如果要是把邏輯循環深入下去,你可能真還不知道。

誰也不知道兩千年的未來發生什麽,是吧,那些木乃伊會想到,自己并沒有復活,反而成為了一個神奇的文化符號嗎?

做人丟愛阿薩力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