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我們隨風飄蕩

我喜歡朴樹,不過,也有不喜歡的歌。

對於那些不喜歡的歌,彷佛是看着自己的過去。總有一些艱難的時光,單純臉龐,笨拙動作,雖然不願再次提起,可也不妨存放心底。不為什麽,就是存放,因為也不知道哪裏可以丟棄,什麽人還會收起。

之前喜歡的,現在也會不喜歡,原本聽不下去的,如今卻又單曲循環。人生也是如此,正如我聽的朴樹。

現在的朴樹,仿彿是文化上的符號,又或者是一種理想的化身。我不喜歡。因為鏡頭下的他,原本就不是他的全部,正如我們對別人講的自己,總是部分。

有一些故事拿出來講,並不希望,我們都陷入絶望,更不會用刻意構造的情節,來試探彼此的人性。這個世界很多不好,這個世界也很多好,好與不好,等着我們去探望,至於是什麽樣的回應,又是不能說出的心情。不過,這個世界總有一些表達,被某個特定的人說出。他們可能是以為古典作曲家,一位當代小說家,一位都市中和你我一樣的歌手,一個平平淡淡只是簡單寫來的作者。

我們有自己的表達,也驚喜于另一個和我們曾一樣的人,為我們表達。

我喜歡朴樹便是如此。

他的過去,有着自己的標記,所以我喜歡朴樹,並不是完全地喜歡一個偶像。我們正如天空遊蕩的流星,各自擦肩而過,最終奔向生命的終點。他有他的,我有我的,可在我和他之間,便有了一次交叉的相遇,在那個交點,他和我是相通的。我可以理解他筆下的歌,也明白他微笑后到底在經歷什麽,正如他唱的歌,彷佛也是在唱着我的生活與夢想。

不止朴樹,正如他作為一個歌者,同樣也在聽着其他人的歌唱。那些曾熠熠生輝掛在夜空的星辰,每一顆都曾發光發熱,不管現在怎樣,是熱鬧還是孤寂,可我們都在聽着。

如今我翻開一本書,已不再是那種急迫,反而明白生命在閲讀和傾聽中豐富成熟,也伴隨着這些故事和歌聲,一步步走入自己的旅途。每個人都有一個終點,而那結果,命中注定,卻又彷佛等待解答。沒有一錘定音地預言,只有一次次憧憬和希望,恐懼還是擔憂,總之你的遺忘正如你的銘記,一切發生,也就是一切都沒有發生。

我聽他的歌,感受着生命裏的平等,也思考着人的神奇。

是吧,你也有喜歡的歌者吧,你也有喜歡的人吧,當你一個人的時候,你也會為自己唱些歌吧?這種歌唱,既不必牢記歌詞,也不用唱得旋律宛轉,高低恰當,因為你的生命早已將你的歌唱補全,你的記憶也在為一切嘶啞破音合聲。

人生原本艱難,無論活得多麽精彩,都有一些時間,是無法傾訴,也無法忘懷。

也許現在的此刻,你只不過是感到絶望,我所描述的比喻,都如同你感同身受的重擊。就像被人打倒在地,那些身體上的痛楚,不過是更低一層的絶望。人如此,世界如此,誰又會來安慰彼此,也許只有這些我們喜歡的表達者。是唱歌也好,是寫故事也好,還是將自己的日常一點點展現給你我,都是如此,都是讓我們獲得安慰的一刻。

幸福一刻,悲傷一刻。

回頭的時候,誰又能真地返回最初,無論多麽懷念,還是厭惡,總要慢慢度過,一段只屬於自己的清白時光。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