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另一種生活

追尋和離別是一種人生必經的情緒,正因這無法躲避的過程,於是人生也就豐富起來。

越是茂密的森林,越是要快速生長,只有先見到陽光,才能站在更高的地方。

不過,也有另一種生活,讓這密林豐富起來。

據說有一種植物,並不會生得細細長長,只為和其他植物爭奪一點點陽光,它選擇另一種生活。

這種生活是什麽?很難說,據說整個亞馬孫雨林有390億棵樹,一點六萬種,它肯定不是那佔了一半的二百二十七種之一,也不是那些隨處可見的多數派。

如果有意尋找,八成是見不到的。

但只要生活在其中,便總能遇見,而且會覺得怎麽無處不見呢。這是一位植物學家告訴我的,他在那個地方生活了二十三年,只是因為一些不能說的原因,才離開那裏。

他說:在那裏遇不到太多人,可每一個去的人,都是不同的。這麽些年,他竟然沒有遇到一個彼此相似,即使到了現在,他還可以清楚將他們畫到紙上。我看過這些素描,和那些精細逼真的植物圖一樣,都栩栩如生,不用介紹什麽,就能感覺這個人是個什麽樣的人。

這是很讓人驚嘆的事情,因為我已經許久,都不覺得能遇見這樣多的人。

都市裏來回,每天都能聽到人類數量增長的消息,也有一些執着者,因為我們不讚同的原因,說人類必須毀滅,才能拯救地球。而地球也將用那些曾經使用過的方式,來拯救自己,消滅像病菌一樣的人類。

我卻不覺得人有很多,在生活中,你很難遇到更多的人,這一個地方,那一個地方,有什麽不同嗎?當不得不在一起的日子結束,又過上一段時間,你大概還能記起些朦朧的輪廓,可你必然先忘記名字,再忘記面孔,然後便是那些將他們區別開來的特徵。你像是患了健忘症,而時間也變得扁平起來。你渴望起到一些陌生的國家,去看一看新鮮的人,但那種獵奇般的觀光,并沒有讓你的記憶更好,若不是有了照片,你還能記起什麽呢?

我們仿彿活得像一隻漏勺,讓生活流淌而去,自己卻留了下來。那些流走的,才是人生的精華,而剩下的不過是看似重要的渣滓。這是讓人非常可笑的,因為告訴你這很重要的人,其實並不知道自己,也不知道我們。他們也會很快忘記我們。我們呢?大概過着同一種生活。

這時候,有人告訴我,還有這樣一種植物,也有這樣的另一種生活,我又怎能不去幻想一下呢?

幻想是一種值得被嘲笑的幼稚,卻在成功后,又被吹噓和崇拜。我痛恨一切崇拜,因為這就讓原本的生活,風乾,又得到了包裝,便成為生活里的一種速食食品。有味道,有內容,卻沒有感情。

我的因菲那斯島,在很靠北的地方,不過那裏可能還見不到北極熊。這種標誌性的動物,是被誰定義在我們心中?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這位可敬的植物學家,願意跟我講一講過去的事,也許只是因為我可以承認,自己確實很無知,而且健忘。他必然很放心,因為這樣的我,讓那裏很安全。

“誰知道呢?也許有一天,你就會到那裏,也許有一天,你就能夠安心住下。”

“不會的。”我強調。這時我們坐在外面的臺階上,秋風從北方吹來,將海上的濕氣吹入大洋。乾爽的空氣中,似乎有一種清冽的魂靈,正在自由飛翔。我指着那天空上變化的雲朵,說:“如果要去,我會去的地方是因菲那斯島,那裏有我一位朋友,雖然已經忘記了名字,可我還記得他說過的話。”

植物學家閉上眼睛,很開心聽到我的回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