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小時候,你想要什麽

發布於

我不想寫很長,所以這會短一些,但是不是能做到,不寫到最後一個字,我也不知道。

這種矛盾的心情,就像這個題目所問,小時候,你想要什麽?

同這個問題相互聯繫,始終折磨着我們的,則是成年後的另一個問題,長大後,你又想要什麽?

我有時候,能感覺到自己的童年,有一段時間憑空消失了。因為無論怎麽回想,都不記得那些時間中,本應發生的事情,就像只在幾件事中度過,我竟然也就變為一個少年,一個中年,一個垂垂老矣,白髮蒼蒼的老人。

這些時間怎麽沒了?

在那些時間中的我,又曾經有過什麽願望?

每當我面對其他人的問題,或者參加什麽有奬問答,我的回答都是模糊的,要麽就完全出去編造。因為我是真不記得那些時間里,自己曾經有過的一切生活。我活在當下,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事實。就像短暫期的遺忘症,我的時間被一隻手電筒照着,光柱下的生活明亮清晰,但只要離開這個光圈,一切就會陷入黑暗。

每個人都有朋友的吧?可我的人生路上,卻走得如此順利,順利到遇不見一個人。難道我是一個交不到朋友的孤僻人?我知道不該這樣,每次整理舊壁櫥,總會發現一些合影,或者是什麽時候留下來的回信,這些影像中的人,這些似乎陌生的字跡,都是和我互相交換過生命中一段時間的人。

可我真地忘記了,想不起了。就像黑夜迷路,因為什麽,拼命逃跑,等到終於可以停下,大口呼吸的我,已經忘記了為什麽害怕,為什麽要如此拼命。

於是,我的小時候,是模糊的,是不具體的,是一種預謀下的抹去。

同謀者正是我自己。

我又是在什麽時候開始明白這一切的呢?

真地很難說清,似乎一天一天地過,什麽變化也沒有,忽然有一天擡頭,卻發現,這條路走到了終點。

我練習過俯臥撐,是被騙的,因為有個朋友告訴我,這是萬能的運動,無論你想胖,還是想瘦,想健壯自己的手臂,還是小腹,都可以做他。而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求生專家,也總是說,冷了、熱了什麽的,都來做幾個好了,或者感冒了,也來做吧。於是,我就開始做。

不怕你笑話,我開始做的時候,一個也做不下來。只有在這個時候,你纔會發現自己的身體有多重,而地球的引力有多強。這種狀態,我持續了一週,然後開始做了一個、兩個,慢慢地,做一個已經沒有那麽不可能了。本來就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一點點練習的時間。

這就像前面說的,路走到終點的時候,並不需要我們第一天就走很遠,也不需要有什麽超人的本領,只要慢慢走,每天都不停下,也就會走到終點。

似乎很簡單,我卻笨笨的,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才能夠平靜地在心裏告訴自己。

可我的小時候,還是藏在很遠很遠的海底,不知道什麽時候,纔會再次流過我的心中。

那現在問自己,你想要什麽?在你的小時候。

不知道。按照邏輯來說,有更多的錢,就可以解決小時候很多問題。可我畢竟不是一個小孩子了,如果真回到小時候,我不會去選擇這個回復的,燈神下的我,該許的願望,一定是別的。

那現在的問題,總該能清楚回答了吧。

長大後,你又想要什麽?

我這樣問自己,彷佛分裂了一般。我有一個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過着我現在不能擁有的生活。我的願望是去過着和他一樣的生活嗎?

猜錯了。不是的。

我的願望是相信一切都不是有意的為難,而是我們走向幸福的必經之路,坦然地活下去,真誠面對自己,就可以了。我知道,現在的生活應該知足,每一天都有它的意義。

如果真有什麽奢望,也許只是希望自己能夠更真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