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學徒手記(七)

心情像潮汐,月亮離開后,生命也獲得了一絲平復的機會。

隨著漸漸接觸到新工作,原來的擔憂并沒有解除,可心態有了一些變化,這些日子總做的心理建設,有了一些作用。

有人喜歡冒險,有人喜歡征服,可也總有人只希望能夠安安穩穩。我喜歡待在熟悉的地方,可也能夠讓另一處生地,變為熟地,然后種上自己喜歡的植物,那就是自己的家鄉了。

組里的人還是這些,只是平時寒暄接觸也多了起來,如果沒有預設的猜測,那對于人的看法總是一天天加深的。

我想自己所堅持的兩點,還是有意義的。

一展示真實的自己,而不是掩藏,越早讓身邊的同事了解自己,越早形成堅固的關系。不要偽裝,這是有害的,因為偽裝者是有額外的索求,而我來到這里,恰恰因為我沒有。

二盡量將人想得好一些。人心確實復雜,但對于自己來說,我們的生活,包括我們自己在這個世界的位置,永遠取決于自己。對于司馬遷式的問題,歷史上人們問了又問,而答案卻總是那些。

莫礪鋒教授講蘇軾,提到他寫過的那首《定風波》,解釋得很有意思。

蘇軾被貶黃州,是經歷過生死考驗的,而來到黃州后,又很快面臨著經濟危機。一家子人必須依靠當地官府照顧,開墾一塊在東坡的山地,來維持生活。這也是蘇東坡這個名號的來歷。可山地畢竟貧瘠,種水稻沒有足夠的收成,于是就在當地朋友的幫助下,打算去再買一塊好田地。寫這首詞,正是在蘇軾和朋友去看田地的那一天。

風雨突來,帶著雨具的童仆又走在前面,蘇軾和朋友們,只好在泥濘的路上,一步步向前。身邊人自然有些抱怨,其實我們普通人,遇到這樣的事情,也難免情緒低落。可蘇軾并沒有因為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故,影響自己的心境,他在詞中寫得很清楚: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上闋在」誰怕「和」任平生「;下闋則在」微冷「」回首「與」也無風雨也無晴「。即情即景,正是蘇軾遭逢人生低谷,卻漸漸平復心情,對人生有了更多領悟的時候。前者并不用多作解釋,正是一種樂觀積極的人生態度,一種無懼艱難困苦的心理狀態。后者卻更真實,不管心理多么樂觀,總要有一些微冷的真實境遇。正如后人羨慕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卻并不能深入體會窮困潦倒,饑寒交迫的真實生活感受。」饑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門拙言辭。「這才是人生的實況。

所以,蘇軾的樂觀積極,后人輕易可以道得,但后面那種真實生活的感受,卻必須身經其事,心同此理,才能真正與蘇軾跨越時空相會。這也是莫礪鋒教授喜歡蘇軾,喜歡杜甫的一大原因。因為熟知莫礪鋒教授早年生活的人都知道,他的生活,也曾經有過相似的境遇,所謂在人生谷底,仍然保持樂觀積極,堅韌不拔。

莫礪鋒教授又說:人生總要遭遇一段低谷期,人人難免,不是早,就是晚。所以,只要愿意體會,也總能在杜甫、蘇軾這樣大詩人的筆下,找到安慰。所謂我們心中所思所想,古人已經說過,我們所經歷的一切苦痛,也早有人與我們一樣經歷。

如此想,則人生雖然艱難,在心理上卻和那些值得尊敬的人,有著一樣的看風看雨,卻也無風雨也無晴,回首蕭瑟,斜照相迎。

說起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憂慮處。我的同事們,各自有各自的煩惱。雖然不會有人將心中的苦惱輕易道出,但無論從眉宇間,還是在笑容里,人生苦惱之中,總有一些微瀾拂動。

我們也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雖然人人都有忌諱,但對于一個人來說,早一些給自己做一些儲備,讓自己置身于那些真誠達觀之人的身邊,總是好的。

每一本書都是在對話,每一本書都是一個我們值得信賴的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學徒手記(一)

學徒手記(二)

學徒手記(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