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五重樓

今天又講故事嘍~

(一)猩猩好酒

古時傳說,猴子能釀酒,其名為猴兒酒,醇香甘美,不類人間物。

猩猩也算同類,好酒而不能釀。

山人知道猩猩有此弱點,便在山邊設下褥席,大杯小杯,逐次排列,又擺上事先織好的草鞋,每一雙都和另一雙相勾連,纏在一起。

猩猩成群結隊,立刻就明白這是要抓自己,連擺設這陷阱的人都認識,不禁一起大罵這人陰險至極,口沫飛濺,連父母十八輩祖宗都逃不過這嘴上的侮辱。(猩猩也能罵人?公冶長的村子?笑!)

但罵了半天,累了,也覺得口渴。

有一隻猩猩就提議:要不少喝一口潤潤喉,只要不喝多,也沒什麽大不了。

眾猩猩都「好好」地同意,一邊只撿小杯子倒酒,一遍還彼此提醒:小心,小心,別喝多了。

喝完了,又罵上一通;可罵過了,總有猩猩提議再喝點兒,於是小杯之於大杯,大杯之於巨杯,一而再,再而三,終於連大杯都覺得不夠,紛紛喝得爛醉,又笑又跳,還自己穿上那堆草鞋,一個個跌倒在地,掙扎不得。

山人笑嘻嘻一個個捆了,知道這猩猩賣了,可是不少錢。(明·劉元卿《賢奕篇》)

(二)一個別跑

西郭子僑和公孫詭隨、涉虛三個人是好朋友,總在一起鬼鬼祟祟,到了傍晚,也不走正門,偏偏經常從鄰居家翻墻而過。鄰居不勝其煩,十分生氣,有一天就悄悄在他們常翻的院墻下挖坑,將那裏變成了一個五穀輪迴之所。

一日傍晚,三人照常眼光遊移,接着昏暗天色,偷偷爬上墻頭。

先下去的是西郭子僑,果然好巧不巧地掉在糞坑裏,他哎了一聲,卻不再說話。後兩人低聲問他,他只說朝這邊下,免得崴腳。

詭隨果然按着他說的方位下來,結果兩個人都濺了一臉黃白之物。

西郭子僑一把堵住詭隨的嘴,說:別說話。

涉虛聽下面兩人都不說話,也跟着下來,果然是一而再,再而三,三人算是都同心協力地站在掉在糞坑了。

後下來的兩人都又氣又急:你搞什麽鬼。

這時,西郭子僑才慢慢解釋:我是讓咱們三個,誰都別笑話誰。(明·劉基《郁離子》)

(三)明年吃麥

大王要築城,從東邊大海到西邊大山,綿延橫亙,舉世無雙。

臣子問:大王怎麽要建這般長的城墻?

大王哈哈笑了一陣,得意地說:我才想到。咱們南邊是楚國,西邊是秦國,韓魏也時不時偷偷摸摸,不讓咱們好好過日子。這次建起了四千里的長城,誰也別想在來騷擾我們,百姓就算暫時累了點,受點苦,但未來多光明,修好了長城,就是一勞永逸,永享太平?他們必然是歡欣鼓舞,拍巴掌來歡迎我的命令。想到這裏,怎能不笑?

臣子回答:確實如此。我今日入朝前,在街上走,路邊一個人連衣服都沒有,凍得都半僵了,還舉着手又笑又唱。

大王:他笑什麽?不知道自己冷?

臣子:我也奇怪,就問他。他這樣回答:

「天要下大雪了,所謂瑞雪兆豐年,明年一定是個好年頭,人人都能吃到便宜的麥飯了。……但我今年一定凍死了。」

正如築城,累死是累死了今年的人,永享太平卻不知是哪個「明年」的人?(作者存疑,據說為蘇東坡,《艾子雜說》)

(四)聽你們的

一個視力不好的人,到了黃昏就什麽也看不到。

有一天鄰里街坊坐在一起閒聊,他也在座,聽來聽去,雖然眼前看不見什麽,可也逍遙自在。

眾中一人忽然看見什麽有趣的事,當時就指給大家,於是眾人皆笑。

這個視力不好的人也跟着笑。

有人就奇怪,說:你能看見了?

他說:你們所見,定然不差。(明·趙南星《笑讚》)

(五)好泉好樹

有一寺院,古木參天,院堂幽靜,本是前朝留下的一處修禪聖地。但這廟後山有一脈清泉,甘美純澈,烹茶有異香,時人稱奇。四方貴人往往而來,來則喚僧人;又有一幫惡少年,也喜愛這裏清涼,便在後山鋪席而飲,飲則醉,醉則狂歌濫舞,一片狼藉,僧人也不能少歇。

僧人們不能忍耐,等到大雪封山,無客可來時,將泉眼堵塞污染,又喚人一起伐去大樹。

到了明年,人們看到時,只推說是雪化泥浸,風急折樹。

於是無泉可飲,無蔭可趁,再無閒人來此盤桓。

僧人失了泉樹,卻有了清靜。

一和尚云:泉樹雖好,實非我物,有則有,無則無,倒是沒有的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