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歸來記(四)

沒有想過會這麽快寫「又一篇」,但既然寫了,可見人之犯錯有多麽容易。

其實,也沒想過,要寫下來,但思來想去,還是留下一段故事,算是暫且結束人生之一回。既能將寫下的,便放在這裏,輕鬆上路;也算是一種教訓,作為給未來的告誡。

既往不咎,過去不悔。

可能就是如此。

事情很簡單。跨了個部門,反而多嘴,自以為聽明白了,其實還是沒有細想想,到底為什麽。雖然當時有所警覺,最終是弄清楚了情況,但畢竟「舍不及駟」,說過的話,只能補救,卻無法讓時間倒流。這卻是是一個教訓。

說起來,這段時間慢慢熟悉了新工作,倒也有了一點頭緒,似乎比他人都明白得更多,心裏大概也浮躁了。所以,什麽時間緊張,他人有意不說關鍵處,還是覺得非要將事情引過來的「麻煩人」有意作壞……這都不算是真正的理由。而且將事情推出去,雖然能夠得到一時心安,終究是辜負了這番上天給的考驗。

這樣想一想,或許這種突如其來的糊塗事,反而是給自己的一種提醒。

「你並非是真正的專家,不過是剛將一些事務性的程序弄順了,可深層次的東西,並不瞭解。而這個部門的歷史,那就更是毫無所知了。其實這樣的事,總是之前人遇到過的。所以,這位辦事人纔會實在無力解釋,就拖出早已轉崗的前任作為擋箭牌。但這不正是原來自己總結的一點嗎?永遠不要拿慣例作為藉口,畢竟這過去自己心裏的反駁。」

因此,事情雖然如此辦理了,也找了當時聽話之人做了後續的解釋和告誡,亡羊補牢,未必能夠追回那隻已然失去的羊,但畢竟還可以在未來,做個明白人,而不是糊里糊塗便聽信那些半真半假的話。

這就是此次事件該重複的原則:

其一,仍然是不能太匆忙,如果確實有「不對」的感覺,就暫且停下,寧肯不回答,但也不要隨波逐流,說一些自己弄不清楚的話;

其二,任何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本職的工作,那就先說一下「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從現在瞭解的情況來談一下自己做過的事情」,加上帽子,然後再來「實話實說」,而不是發表些自己都沒做過的空論;

其三,不要怕麻煩,更不要怕拒絶,拒絶了才是一種負責任的態度,否則就會誤導他人,反而會造成更不好的結果。畢竟,拒絶了只是得罪一個人,但誤導了,卻可能影響到整個部門;

其四,多報告仍是一種好辦法,起碼,在無需表現升職決心的時候,報告是一種更快的溝通連接,也更容易搞懂一些歷史問題;

其五,畢竟時刻自省自警,大凡覺得自己似乎什麽都行的時候,反而便是出現危險的時機。

這些算是教訓。之前也有過類似的感悟,但卻依然要犯同樣的錯誤,可見人必須不斷修煉,纔會有所變化,期望一時的快捷,則必不會有堅實可靠的人生。

但這件事的另一面,也需要探討。

畢竟人生所遇到的困難和問題,總是迎面而來,好不提醒。有時候,自己犯了錯,並非是什麽必須斤斤計較的事情。誰也不是超人。即使超人,也有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正是關你屁事,算一種態度;關我屁事,也算是一種態度。

人生固然不可以輕易放過那些警示,但要想過得開心,很多時候也要一笑而過,大而化之。原諒別人就是原諒自己,但最根本的地方,還是要想得開,給自己多一些空間可以喘息。

所有的教訓,不是說想到了,就能做到。

所有的問題,也不是有了準備,就一定辦好。

人生總是在摸爬滾打,一次次泥水裏趟過,才能有足夠的耐性和寬容,去看到夕陽落下,去感受微風習習,去回憶自己的可笑,卻不會為了可笑,便認為自己一無是處。

笑一個人很容易,可知道自己可笑,并承認別人的笑有道理,實在很難。所以,我笑自己,卻又不會太在意這笑聲是否刺耳。一個人的走路,總是要從摔倒開始,一步一步,才有自己的步調。

歸來,原本就是一種學習,錯題本記好,那就是自己陪自己長大的一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