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笑話還來

從笑話開始一個早晨吧……

(一)

某日,老師帶着他的兩個學生出遊。天氣炎熱,不得不到旁邊一戶人家去討水。老師讓「固執」去。於是「固執」就敲門說了請求,屋內有一個翹鬍子老頭正讀書,答道:喝水不難,我這裏有一個字,你若是認得,便給你水。

「不敢請教。」

翹鬍子老頭就指着手中的書,卻是一個「真」字。

「固執」恭敬作揖,道:「這卻是一個真字。」

翹鬍子老頭大怒,直接將「固執」轟了出去,嘴上還說:「如此不學無術,還想喝水?渴着去吧!」

老師聽了「固執」的講述,便讓身邊另一個學生「變通」再去。

翹鬍子老頭問的問題仍是這個「真」字。

「變通」搔了搔頭,有禮貌地說:「這是『直』『八』兩字。」

這下子,翹鬍子老頭當真又驚又喜,說:「沒想到遇見一個博學的秀才,快請,快請。」不僅送他水,還將自己家裏釀製最美的酒也送他,還高興地讓他再來。

老師喝下「變通」帶回的水和佳釀,覺得十分解渴,又好喝。笑着說:

多虧了「變通」,真是富餘智慧,再像「固執」那般認真,別說這甘美的水了,便是一勺酸醋也不可得了吧。(《艾子後語》)

(二)

有一天兩個和尚彼此爭論不休,怎麽也不能認同對方的意見,別說什麽和為貴了,差點兒都要動其沙包大的拳頭,演上一場龍虎鬥。

正好釋迦牟尼正路過門外,兩人趕忙來找佛祖評理。

佛笑着下了蓮台,各自合十致禮,殷勤備至,說:我的道理很寬大,兩位都說得很對,何必一定要相同。你們都是真佛子,我都要恭敬致禮的,欽佩,欽佩,怎麽能說你們不對呢?

兩個和尚都開心不已,告別而去。

等到他們走遠,佛祖身邊的沙彌有些疑惑,說:佛祖,您怎麽如此奉承他們?

釋迦牟尼說:這樣的和尚,哄他們開心走了便是,招惹他做什麽?(《笑林》改編)

(三)

王安石一次對蘇東坡說:揚雄這人大賢,怎麽會在王莽手下做官,又從樓上跳下來自殺呢?只怕是後人有意污蔑冤枉他,那篇歌功頌德的《劇秦美新》一定也是好事者弄得花樣。

東坡先生只得道:是,是,正是如此。我也有些疑心,大概漢朝的時候,本就沒有這個揚子雲(揚雄)。(《笑贊》)

(四)

一個人告訴自己朋友:昨晚我夢到大哭,這真是不詳的預兆啊。

友人很好,勸解她:無妨無妨,夢大多是相反的,夢見大哭,必然白天會大笑的。

這人性子很擰,不禁又問:若是這樣,我夜裏夢見有我在哭,豈不是說白天:無我在笑?(《笑禪録》)

(五)

有一個軍人,穿着簡樸,到寺院遊看,僧人勢利,冷冷淡淡,白眼以對。

軍人便說:這寺廟怪淡薄的,我來种些福田,你且取緣簿來。

僧人大喜,趕快請上座,上好茶,好生奉承。

軍人便提筆寫緣簿,頭一行便是:總督部院——

僧人以為大官微服私訪,嚇得當時跪下,誰知下面又接上六個字:

——標下左營官兵。

僧人心裏一惱,立刻佔了起來:原來是個大頭兵。

軍人卻又繼續寫下去:喜施三十——

僧人又以為是要施捨三十兩銀子,大喜過望,重新跪下。

誰知後面加上的不過「文錢」,合起來不過施捨了三十文錢,僧人這下子又挺身站起,臉一抹,馬上又惱火起來,一臉冰霜。(《笑得好》)

(六)

笑起來不是很難,但有時候會忘記,這個道理很簡單,我想你一定明白。

笑話再來

笑話又來

笑話還來,只因為笑起來很好,所以希望你能總是忘記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