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去讀豐子愷

看多了是是非非,人心曲折,便想找些更明亮的文字,於是去讀豐子愷。

但他的文字便很慰藉一個人的心嗎?或許也不是,他只是用了另一番眼光來看而已。於是便看下去,也會像看張愛玲一樣,慢慢看完。記得陶喆拍過一個MV,裏面就有一本書作為道具,封面上果然還是那張雷人照。張愛玲的故事,被拿來作為暗喻,而這個MV的女主角就分別給以紅太太、白小姐的稱號。

在那首歌裏,唱的是一種選擇,但真正反映的,或許卻是一個人面對自己時的迷茫。

因為對於自己過於欣賞,便會覺得每一個都有溫熱的感情。因為覺得自己過於委屈,邊會認為世界可以圍繞自己,不斷讓步,不斷接近。但生活往往是一種交換,真實和虛假一綫之隔,他所覺得的,並不就會存在。或者存在的保質期,比他所想象的,更短暫,更危險。

所以小孩子的玩笑,往往沒輕沒重,他控制不了自己,於是也就難以避免地發生傷害。

自然,這不是一種辯解。

更何況都已過了那麽久,大概沒人再去提這位過氣的歌手,但他的歌,必然有自己最大的自信。

正如他說的,沒辦法做好每一件事。唱歌這件事,他做得很好。

÷ ÷ ÷

天涼如水,豐子愷也有一幅畫,叫作《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其實他所畫的,不止這一副,畫了細細一彎月亮。他歡喜孩子的天真,也欣賞人間質樸的快活,更願意任那萬事萬物,各自享有各自的自由。

在他晚年,一切都進入尾聲,唯一還沒放下的,大概就是曾經許諾的《護生畫集》。

我知道的往事,很動人,很曲折,細想想又十分恐怖。

所以這裏我不說。或許等到那一天晴朗燦爛,才在春風裏,看着遠處的風箏來說。說完了,故事也就隨着斷綫的風箏,帶走一切病痛憂愁。

÷ ÷ ÷

我讀的是「漸漸」的「漸」,豐子愷先生說,人世間有了「漸」這樣一種節奏,才讓生命的苦痛顯得可以接受。他舉了一個例子,若是那世家富貴子弟,今天還揮金如土,下一日便成為乞丐,則其人其心,真是不可能接受,做出任何激烈之事,也都能預知。但看他起高樓,卻總還是漫長的,今日虧蝕十多萬,明日輸掉十多萬,如此往復,很可能多年以後才兩手空空,孑然一身。只是這已是有富豪而富人,由富人而中產,由中產而溫飽,由溫飽而貧寒,等而下之,一路而去,最終成為乞丐,雖然兩頭的故事還是老樣子,但經過這一番長時間的「漸漸」發生,也就安於這荒唐刺骨的境界了。

「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但這世間的人,終究不會如在火宅地獄,反而得過且過,在大苦中忍受,在小苦中卻覺得快樂。佛教信徒的眼中,便是如此的世間,如此的世人。

可這終究只是一種眼光。

豐子愷信仰佛教,但卻不是一個面孔板起,生冷僵硬,只懂威脅乞討的所謂教徒。他是溫和的,寬容的,而又願意與人為善,所以在他的生命里,盡可以感到這世間的快樂,卻又讓自己遵照出世的道德。

他希望每個人都能夠不要從那盤根錯節的利益之網去看。

看什麽?

他也說了一個小故事。一天某位朋友笑嘻嘻回來,說今天「白相」得好好,那上海的大世界樂園就是有趣。只是想到口袋裏的銅板,難免就讓人心疼嘍。

豐子愷便想到,這世間事情往往如此,便是遊玩也是這樣。單純的遊玩,自然開開心心,可一將這遊玩和銅板掛到一起,便讓人肉疼心疼了。我們面對這世間的一切,不都是如此嗎?

吃一杯茶,買一輛腳踏車,都有定價之外的快活,但若是之記掛着定價,那茶、腳踏車,都失去了它本身獨立的意義。因為這時候,茶是可以按照一杯兩杯的數量來計算,而腳踏車也盡可以分拆計算,變速器、輪胎等等,都是怎樣的價格。於是,果然這金錢成為了一般等價物。

文學上也有如此聯想。李夫人的哥哥唱着歌: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於是那美麗的妹妹,而漢武帝的愛寵,便化作一座城池兩座城池的計算。人而不成為人,於是就可以輕易贈送,隨便交換。

人都能如此,更何況世間的其他事物呢?

所以,對於風行起來,關於手藝人的修煉,也就不奇怪了。所謂只存在于人工、手藝和傳承之陰影里,便是一個人不肯被當作「非人」的意志。一位賣壽司的師傅,並不是因為創造了至高的美味,或是虛構了一種想象的地位神話,才得到神的稱號。真正能夠讓媒體興風作浪的基礎,其實是每個人心中都有的渴望:

請不要把我物化為非人的一般等價物。

÷ ÷ ÷

希望得到愛的心情,需要一種堅定的信仰,也需要對於自己陶醉的打破。

嘲笑他人固然容易,但對於生命本身的理解,才是一個人更加懂得自己的道理。

無論做什麽樣的選擇,我們總要回到自己的原點,不能在地上跌了一跤,就打一下地面的耳光,不能在墻上撞了一回,就認為墻擺錯了地方。我們總要思考自己到底為什麽如此迷醉,為什麽如此自戀,這已不是帝王時代下外戚寵臣,只有來臨後,我們就都是自由民。

享受自由,也承擔自由的責任。

愛我還是他,無論怎樣掙扎,其實都是在自己的小漩渦里遊戲。而對手只有一個人,那就是自己。

紅太太,並不是一種符號;白小姐,也不是一種出口。我們的人生,真實,有血有肉,被打一下會烏青,被割一下會很疼,每一步都能踏出聲,每一次呼喊,都會有回音。

所以,讀豐子愷也是想要換一種心境。畢竟,有些作者有些書,都是不能長期看下去的,就像一座古堡,從嶄新到老舊,一切在「漸」中發生,便讓無數關於吸血鬼、下毒謀殺的幻想有了附着的地方。擁有古堡的現代人,總不會一生都在古堡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