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性格單純

發布於

性格單純不是一件壞事。

但能意識到這個結論,時間往往已過去多年。而能夠不帶半點羞愧和躲避,坦然面對,向其他人承認自己性格單純,則又是另一回事了。

藤澤周平說:「我性格單純,所以無論是小學生運動會的接力比賽還是這種歌賽的場面,都會讓我熱淚盈眶,卻又不想讓一起在看的家裏人知道,便用大聲喝彩掩飾過去。

在看到舞臺上的演出者受窘的時候,我會羞愧。他們會因面對大場面演唱而不安并努力掩飾。如果他們能遊刃有餘地插科打諢,我還不至於羞愧,但若見受窘的他們在身處絶境時勉為其難地說笑掩飾,我就會羞得手心冒汗。」(歌賽風景)

因為如此感同身受,不自禁地引用了這麽長一段。

何止是觀看比賽,或者一些選拔類的綜藝節目呢?

我偶然間聽到一段無名的曲子,都會在那種單純的旋律里,感動得要落下淚來。為了某支隊伍的即將失敗,我還曾蒙頭祈禱過很長一段時間,而那拉鋸的最後一分,讓我揪心到最後——最後呢?

最後仍然是輸了。當今天再次回想,我早已不再關心這隻仍存在的隊伍了。也不再對每個隊員都如數家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的特長。而當年的祈禱呢?早些年不會提起,現在卻覺得,那是一種獨特的感情。而我現在還有那種單純,卻失去了一些值得為之付出單純的事情。

Phantom of Broadway 中有一首 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 ,我聽得如癡如醉,卻從未真正看過整部 JESUS CHRIST SUPERSTAR ,更何談去往那座陌生城市,與更多的陌生人,共同聽一場音樂和人心交蕩的故事。

我不再認為性格單純是一件壞事了。似乎這就是一種變化。

現在的我,不是很習慣一個人,也不再靜靜踱步在一片銀杏林下。

秋天了,冬天了,同樣的樹,不同的風景。

我曾輕輕撫摸過斑駁的樹皮,也曾看着光影透過樹葉,從透明到稀疏,從溫暖到寒冷。

大地經過了許多個輪迴,而我也不再是最初的那個我。

「熬过最痛苦的日子,你会变得强大起来,不惧怕,不依赖,不讨好任何人。」(無名人的話)

這時候,我雖然理解那些煽情節目的邏輯,卻依然會在眼中,洇起濕的波瀾。

我曾為此感到不解。

但現在卻不再迷惑,因為世界上能夠打動人的,你以為是那些程序套路,或是文案策劃嗎?我不是權威,但任何事情或許都有它的另一種解釋,不一定準確,卻可以相信。那就是——打動自己,永遠都是自己身為人類一員的愛。

我們因為什麽而聯繫在一起。

但我們不要將自己投入那空虛的概念里,因為那樣只會讓我們遠離。

請不要為自己的單純再去羞愧吧,我其實是對自己說,而你也不妨聽聽。

這世界的概念已經太多了,為此所起的爭執更是太多,我更希望自己,能夠體會到一些小小的羞澀。

當一個人為了袒露自己而感到羞怯不安,我會怎麽做呢?

而不是,我要去關心人類的愛,我們的每一件小事,都是最大的宇宙。

我們要做的不是去加熱宇宙那個大氣球。我願意俯下身,看路上的草葉,漸漸滴下一粒珍珠光澤的露水。

這時候,我會想到什麽是單純,而什麽是我所感到的羞怯不安。

別誤會,也別為了你的快活而不安。

心懷善意,將讓單純的彼此,得到一種心與心傳遞的樂趣。

那是什麽?

你來決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