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热望

過了許多天,一個字也沒寫,那麽還有人記得你嗎?

我在風暴中纏纏繞繞,想知道何時才能平靜下來。

或者說,當沒有人來為你證明時,你又該如何相信。

其實開始的火焰總是微小,剛剛看到的星星,若隱若現,並不會是那滿天燦爛。

即使一個人再有周轉四海的勇氣,但他仍然只是一個見習水手。

我知道很多人不能停止自己內心的說話,但外表看上去,卻只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這只是因為身處人潮洶涌的荒野,即使那麽熱鬧,也還是覺得孤寂。

我們不停懷疑,我們不停尋找,然後在那滿心憧憬的天際,只看到留下自己影子的另一個盡頭。沒有承諾的謊言,你無法尋出根源,也許只是欺騙,也許還有希望的蜜語甜言。你該怎麽辦?也許只是沒有選擇,而在這種無可擺脫的命運里,你發現木頭人遊戲的每一張面孔,都是你。

我不肯停留,因為覺得時間很少。

我可以隨意揮霍那些與生俱來的生命,但這樣無止境的燃燒,總會隨我的故事,一同結束。

你願意這樣選擇知足嗎?

有的人天生就沒有才能去實現自己的夢,但他們依然受到身邊人的尊重。而他自己也早早就明白了這種差距,然後便做着自己的事,見着自己的朋友,享受着命運交付自己的愛情,於是當他預感到死亡臨近時,他并沒有慌張。他對自己的朋友說:我這輩子感到知足,有這麽多博學多才的人是我的朋友,我見識到了這些上天給人間的珍寶;我也好好做了自己的工作,在身體能撐住的時候,就將自己的才能都使出來了;我的妻子很愛我,我的兒女有各自的前途,並且對我還算滿意。

「這已經很好,我很滿足,即使死亡就要來臨,我也不會感到遺憾。」

他知足的口氣經過轉述,似乎衰減在人和人的異同之中,我不能完全同意,但卻願意這樣的人,繼續輪迴反復,讓我們的世界多一些美麗。

伊凡·蒲寧說:「不管在这个难以理解的世界上是多么坎坷、多么愁闷,它仍然是美好的,我们毕竟都热望能成为幸福的人,彼此相爱。」

你能說他很天真嗎?

我相信他比我看到的人間苦難要更多,因此這種選擇就不是那種輕飄飄的許諾,而是一種在現實面前仍然保持人類尊嚴的高貴氣息。

當我相信的時候,一切也許就會不同。

我依然在懷疑,這一點不用懷疑,因為它就是我現在的人生。我也仍在午夜的燈光下,讀着一本看不完的書,偶爾擡起頭,就會看見窗外漸漸明亮起來的星空。你明白嗎?隨着人間的燈光一盞盞熄滅,那一顆顆疲憊的人心睡着,星空是漸漸輝煌起來的。不是因為那些美麗有着增減,而是我們的眼睛避開了越來越多的阻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