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侧耳倾听

我喜歡在無人的夜空遨遊,無聲無息地劃過云和月的餘光,這是一種自由。

每個人都喜歡做自己喜歡的事,這雖然聽起來是一句廢話,但人生最放鬆的時候,往往不會說些什麽長篇大論。

就像我看着夕陽,然後說:啊。

如果你也明白,也許就會用同樣的語氣詞回應。

回憶並不需要用太多詞彙來形容,因為我們感受這個世界,往往是一種彼此交融的情緒。

當我飛過你的窗臺,也許並不會停留,也許會為你唱一首歌。

我也不知道會如何,畢竟誰也不能虛構自己的未來,因為未來的,才是真正的未來。

★ ☆ ★

律動的音樂,帶着節奏,帶着鼓點,就像下起的雨,也帶着一種活潑。

我的心在世界的中心停留,希望這一刻再不會逃走,這是一種快樂的表達,卻並非是可以改變法則的力量。

我不能讓自己停留。

我終將會死去。

該說再見的時候,誰也不知道,也許那個最快樂的人,會被所有人忘記。

這個世界總會有人要去承受悲傷,卻還不能說出口。

我希望這樣的人,能和我一同飛起,翱翔在無人的天空,即使同樣選擇飛行的彼此,也無法看見對方。

這是真正的孤獨,還是一種默契的守口如瓶?

我曾經幻想過那些堅守承諾的人,如何對待自己的餘生。

可我想也許並不用如此,正如從一數到一千的念頭,被打斷了,是選擇從頭開始,還是就這麽含糊着繼續下去。我想,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選擇,這就是我們自己選擇的人生啊!

★ ☆ ★

我的記憶還不會沉入黑夜。

我的生命,也沒有燃盡,但我的熱情,卻漸漸沉埋到地底。

有的會成為煤,有的則變成亮晶晶的石頭。幾千年幾千萬年后,是什麽種類會打開那些埋藏?會將我們燃燒為黑色的霧,還是會一顆顆擺放在古老的展示庁里。如果可以,請告訴他們,我選擇了燃燒。彷佛塵土,彷佛一種氣味,漸漸擴散到外太空。正如這幾千年的人類歷史,我們保留了一些記憶,可還有更多的,只是默默地存在。

我無法讓自己停下想象,但我不能改變什麽,就連我自己,也是如此。

★ ☆ ★

在瘟疫橫行的國度,有幾個人躲入山中,他們給每個朋友或是陌生人講起故事。

我曾經想去聽聽,但我還沒有翻開任何書頁,也沒有看到過自己的名字,被登記在哪個圖書館的登記卡上。

我該說什麽呢?

其實這些故事總是帶着離奇的態度。這沒什麽值得驚訝,畢竟我們打算說出的,總是帶着故事的風味,正如要向遠方朋友推薦自己家鄉的美食,難道不都是那些並非家鄉的家鄉嗎?我們去的那些帶有名頭的鄉土,其實不是我們的鄉土。正如我們曾經以為的自己,告訴別人的自己,還有如今靜靜體會的自己,難道會是同一個嗎?

過去,有人死去,有人為此悲痛不已,有人甚至要殺一個人,只為了建起一座紀念的宮殿。多麽可笑,那些傳奇的故事,一定要用這種方式來渲染這裏的美。可我並不相信它,因為一個心中藏有真正愛的人,並不會用另一個人的生命來證明。

南朝的風雨在某幾個時代過得特別快,於是那些讓人覺得恐怖的事情,其實又讓人覺得難過。

那個要反復打開木質的門,去看看死去妻子的皇帝,到底是如何想的呢?

這是一個讓人覺得無法理解的時代,也許只因為他們過於關注了自己,而不是世界。

★ ☆ ★

選擇自由,也就選擇了變化莫測的未來。

享受自由,也就要享受更多的痛苦,而痛苦煩惱也讓我們的快樂更加純粹。

你以為我會讓你如此嗎?朋友。

當我將自己的信投入流水,只是想告訴這身邊的世界,也許生命的必然消逝,不過是一件很尋常的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