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認定

過往在音樂中,慢慢滑落。彷佛天晴后,發現的雨滴,掛在葉尖,不知何時就會落下。我們不能總活在過往,因為好也罷,壞也罷,都不會按照我們意願停下。

這會痛苦嗎?還是呼一口氣,然後覺得無比輕鬆。

你還在夢中,也許仍有想象,彷佛那些陪在我們身邊的夥伴,雖然不會說話,卻從不缺少對答。有時候,是一棵倔強的樹吧?秋天的風景,一切都變得清爽,於是葉子片片脫落,枝條迎風搖擺,沉默是對季節的一種崇拜。也可能只是窗前的一叢無名野花,即使涼風悄然改變,依然開着鵝黃淺紫的花兒,彷佛不知道季節,慢慢從春到冬,也不知道即將出現的冰雪。只是冰雪又如何呢?那些踩過的腳印,那些擦擦跟隨腳步的聲音,那些麻雀歡騰而飛,那些松柏青翠依舊,一切不也是給過我們想象的嗎?

說未來的人,往往對未來沒有確切把握,反而對自己更有期許。

經過了太多的人,雖然仍抱有一份善念,並且願意讓生命里開滿給陌生人的花朵,但他們已是不會說太多了。

在身邊穿梭往來的人,彷佛永遠激情四射,但你盼着的快樂使者,是不是真地快樂,誰又知道,誰有關心。若我的猜測沒錯,沒有瞭解,也沒有關心,可這些看不見的人,依然在走自己的路,一天一步也好,一天百步也罷,都是他們認定的生命。

天空有八十八個星座,地球的漫長旅程,躲藏着四季。我們以為的冬去春來,夏至秋分,其實只是一個人的不斷奔波輪迴。為何要圍着那熾熱卻充滿引力的目標,一年年的不停行走啊。這讓人想起一位詩人,他在一條路上尋覓自己的詩,於是後人便用了他的名字,來命名這條原本無名的路。也讓人想起另一個人問起這位裸體男士,你在做什麽?正在專心思考的人,身體上到處都是流淌的陽光,他說:我是個藝術家。

故事就此翻開了,而讀者也不會在意裸體男士的名字,因為這個答非所問的回答,非常充分。

——今年你還好吧,你變得更美了。

——也許是「今年」更美了,也許是「美」更美了——至於我,——我大概消失了,才讓你有了這樣的錯覺。

久別重逢,還是依依惜別,什麽都是一種錯覺。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相知相守,本就是一種癡和執着,如何還能夠這樣明晰地描繪?當我從地球這一端向你轉述,又經過多少人,要如何才能毫不損耗地向你傳達,我所有的迷惑和認定?

你又該在接到訊息時,透過那層層擾亂的他人聲音,準確找出我獨有的聲調。

是33145,還是22551,也許只是一段怎麽也不能精確翻譯出來的樂曲,不管如此遙遠,終究還是把自己的生命,轉換成另一種可以托海潮捎去的信。

白色浪花是快樂,黑色漩渦是煩惱,來來去去是我的生活。

天空落下的花朵,不是從遠方吹來的離別,而是那些水的分子,對大地的不捨。

這些天,是一寸一寸的時光,慢慢累積,什麽時候能夠打開對你想念的撲滿。也許只有孩子的認定才那麽肯定,也唯有冬日的雪花,纔不會枯萎,因為他們的心,如此單純和純淨。經歷過那麽多風霜,也依然願意如一顆灰燼,帶着思念和重生,再一次走近認定的你面前。

——你看,今年的你,變得更美了。

——謝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