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三套臉

公司大動作,不搞拓展了,開會,開大會。

疫情原因,只好用視頻轉播,一大堆人鬧哄哄地盯着小屏幕上的那些一本正經的人。

安排了三個人講話,選得也有道理——我是這樣想的,於是百無聊賴下,就聽聽看。

第一個人一副虔誠臉。

話裏話外也都是表演腔,所有的詞兒都透着諂媚勁兒,即使你厭惡這種態度,也明白他的不得已,但終歸是感到這個人像一灘泥一樣,不僅軟爛無力,還透着一股怎麽也甩不脫的髒氣。他語調時而激昂,時而抒情,每一句話都急於表達自己的忠誠,讓人很容易就得到他想傳遞的情緒,也緊扣今天的灌輸主題,可他是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那點真實的臉啊。自然,這也可能是因為這種業務不在他經驗範圍,所以用力過猛,既丟了自己的尊嚴,也讓這個竭力營造莊嚴的直播,顯得如此荒謬可笑,又可悲。

第二個人就好多了,因為他有些可以貼合主題的本錢,所以他是嚴肅臉。

他的語調依然高昂,但卻有一份底氣,即使是做這種透着傻氣的事情,也讓這種傻氣顯得靠譜。就像那些評書故事里的副將、傻將,即使一個個都一根筋,但還是有讓人喜歡的意思在。所以他可以講講自己冰天雪地為公司搶訂單的過往,也可以把手下小弟們996的福報拿來誇讚,畢竟這種血酬的投入,還是有講出去的準則。即使不道德,但還算有理由。就像水滸里的李逵,雖然板斧大砍有關無關的在場吃瓜人,但就憑着那股憨憨的誠懇,也能換來人們的某種喜愛。

我點點頭,嗯,這就好多了,起碼這份直播的錢,沒有白花。

最後一個人資格老多了,也早已開始修養生活,早已不管事,上來就有不同的說法和姿態。臉上也有一份歲月給予的沉穩和藏在語言里的睿智。

他不說是表達忠誠,更不提什麽打鷄血,甚至我聽到最後,都沒明白他到底是在表達支持,還是在暗暗反對。

所有的話都慢條斯理,但卻邏輯縝密,環環相扣,從不強行拔高,也不故作熱血,他很簡單地娓娓道來。時而還讓你覺得幽默。他不嫌于將自己兒時的糗事拿來講,也不在意說說如今的好日子,這些都讓他不必用力,因為事實如此。

他也有自己的業務底氣,當年公司最大一步的海外擴張,就來自於他這一代人,所以他開口就說到這件事。而這讓人一想到如今坐在臺上的那些大人物,不禁讓人下意識就感到一種荒謬。

我沒有聽完他的話,因為後面的重複,可能讓他的態度更清晰,但對於我卻已足夠了。至於更後面的大人物發言,則更不必提了,都是高精尖的人才代寫的四言八句,每一個句號,都有着閃閃發光的意義,正如掉入池塘的斧頭,被大人物拿出來后,就換了模樣。

公司已經越來越如此了,因為最近崛起了一些小公司,非常瘋狂,有着打不死的熱血和干不垮的勁頭,公司早已有了頹勢。但在每一張下發的方案里,我們都還是戰無不勝的,最近還打算再多開幾家分公司,而每一次的加薪通知,也越發頻了。

可我總覺得,若是這樣的會,越開越多,一切好的口號大概都會變成一張白紙。

這第三個人就是一個明白人,因為他的聰明,讓他很容易分辨虛實,而他的經驗,又讓他可以在模糊的話語中,表達一種更為有尊嚴的說法。至於另兩個人,第二個人大概還能繼續自己的征程,而第一個人最後也就如此了吧?畢竟,誰都是要混下去的,那就還要帶上一張面具。

當年丐幫中層大會也開得轟轟烈烈,可惜到最後,也不過是一地鷄毛的培訓,學非所用,培非所能。

我的公司上演了這齣好戲,也讓人看到了在這種未來里,可能會出現的三套臉。

每一套都很精彩吧?可這不值得哄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