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陪着你走

默默不說話的人,一定很多吧。我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或許是因我偶然間就會看見一朵花,開在角落裏。沒有濃烈的香,也不見艶麗的色,可你走在那裏,便會與她相遇——這是美好的邂逅,原本有約定的故事,更加讓人難忘。

在很久以前,我記不得是哪本書或哪個人了,他宣告了一個事實:這個地球沒什麽值得探索了,我們的目標,該是星辰大海。

我看着那張大大的世界地圖,上面詳細標註了每一個地方,所有的陸地、海洋,乃至看不清的所有角落,都竪起了旗幟:對不住,這裏已被我佔了,請到別處。

也許只有南極大陸,還留下了空白,這是上個世紀理想主義的遺存,仿彿從另一個反面提醒我們,這個世界的乏味和熟悉。

但這種自大自誇的迷幻,漸漸消散,我們原以為的睿智博學,漸漸變成了一種對於大自然的敬畏。我們佔領了高山嗎?難道一個一個小不點,站到珠穆朗瑪峰頭,照張照片就證明了人的征服?高山會笑的,我想,它要是也有人的自大,它會讓這些小不點一個個都在笑聲中滾落的。但真正寬厚博大的生靈,是不會如此的,它們沉默,因為永恆的生命賦予它們以耐心和冷靜,即使地球崩潰陷入輪迴,一點點壓縮變化為黑洞,可那些曾存在的山海,也不過是回到它的本初生命——一粒灰塵。灰塵依然存在,可地水火風聚合成的我們,又去了哪裏呢?

如果走到山頂就叫作征服,如果跨越海峽便成為英雄,如果一個人憑着第一個站在一塊土地上,就可以讓那些看新奇的本地人,來承認他是一個偉大的發明者——別說了,沒有比這更荒謬的事情了?

加入宇宙中還存在其他生命,我們終於到達了對方的星球,別管坐着什麽吧,反正我們終於實現了夢想。第一個人,要去宣傳自己的發現,然後為它取個名字嗎?

也許,我們還要衡量一下彼此的實力,這樣能夠讓我們選擇戰爭,還是和平。

但不管如何,我們欽佩的是跨越大洋的勇氣(或是野心),卻從不是那發現的第一次宣告。就像我們再假設一次,這個世界真有更聰明的生命,我們至今所發明的一切,所有足以被發放一個諾貝爾奬的發現,是不是早就被發明了呢?我們總在猜測,那些未知的智慧生命是另一種結構,可若他們也是和我們一樣的人呢?

也許我們的地球只是被遺棄后的貧瘠星球,就像魯濱遜登陸的那塊島嶼一角,更豐厚的物產讓那些早期的智慧生命離開了,而我們只不過是又一次出現的倒黴蛋兒。

真的嗎?

那樣的話,我仍然欽佩那些創造了科技的生靈,也願意跟隨那些洞察了宇宙和人生的智者,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唯一,或是申領了版權的原創,而是那些人,經歷了同樣的痛苦和艱難,卻依然再次讓自己的生命和智慧被點亮,照徹了我們這些懵懂的人。

沉默的人,是孤獨的,那不是心靈的枯寂,而是看到了時間的漫長和自己的短暫,心中充滿了對於宇宙和人的謙卑,所以不敢高聲。正如那個故事所說,知道的越多,便是沙灘上畫出的更大的圓,而唯有更長的直徑,纔會讓這個圓接觸到更多未知。

我們不要把它變作騙子的藉口,因為我只是想回想一下剛剛過去的一切,那些離開的人,還有仍然不說話的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即使強盜和小偷也有自己的藉口,席勒便歌頌過一個加入強盜的少年,而《水滸傳》中的人物也不是好人,他們是好漢。

其實所有地方值得讓人懷念,都是因為人,人離開了,也就有了另一塊地方。我們現在所稱呼的那些名字,到底有什麽魔力,而因為這些地方帶來的不滿和否定,又是如何和我們聯繫在一起的?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不能因為隔着大江大河,便以為對面的世界,并沒有真正下雨。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又是如何的一番情景?

我所不理解的,並非就一定不存在,我所看到的遠行,也未必就一定是可以單純勸慰而回。每個人都有很多怨言,但那個創世主又該如何呢?聲音最大的被先聽到,那沉默的人呢?

我想起的那朵無名的花,依然在雨霧中開放,等待枯萎,墜落。但在我們紛紛攘攘經過時,我們可曾多想過,也許什麽角落還會有過一種不香也不艶美的花兒呢?

當船經過一片海洋,那已是離開港口很久了,小小的波浪不是日常,而時不時來臨的暴風雨才是一種必然。先感應到震動的鳥兒會飛走了,因為它們有翅膀,也有對天空的另一種解讀。看得遠的船長也知道了,他在看着所有的部位,要拯救每一個人,或者起碼先挽救自己的船。而那些沉默的人,也感覺到了,可他們只是看着那些紛擾,并沒有說什麽,因為暴風雨是一種習慣的事情,船也依然會平穩下來,但這确不是一種必然。或許有一天船長也會放棄,或許船也早早分離,而那些鳥兒會回來憑吊。沉默的人呢,他們沉默的懷念,在所有還可以沉默的地方懷念。至於另一些人,他們不是同類,既不是鳥兒,也不是船長,更不是沉默的大多數。他們是我們,也不是我們,是異類,也是同胞。

你覺得身邊的人,哪些更重要呢?除了自己,讓你去選一個,你會怎麽選?你會因為他的離開,而離開嗎?你會因為他的存在而存在嗎?

陪着你走,並非一種近於矯情的乞求,更不是一種放棄自我思考的追隨,當我們彼此靠近的時候,就好像那天空上的星辰,離得越遠,便覺得它們彼此靠得更近,但就連最接近的兩顆,也隔着光年般的距離。

我們如此,我們互相照耀,當你獨行,陪着你走,就像你也陪着我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