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學徒手記(二十三)

有些事該記録下來,但我還不知道如何解釋,這包括兩個方面,不確定自己,不理解對方。

任何組織的存在,都會形成一種機制,這種機制被文字明確下來,變成了章程制度。當時實際工作被抽象為條目,那麽條目便獲得了獨立性,並由此產生對應的解釋機構和執行機構。

於是,作為任何一個新人,加入某個集體,便要先瞭解這些章程,而這些章程也會變成明規則。

吳思提出潛規則的概念,但這個概念往往並不會被底層工作人員所影響,恰恰相反,潛規則將會影響到底層工作人員本身。

這個時候,就要做出權衡抉擇,到底是遵守明規則,還是遵從潛規則。

遵守明規則意味着沒有明面的風險,但潛規則將會按照自己的邏輯形成聯動,最終讓不符合潛規則的人進入另一個圈子。

遵守潛規則則意味着承擔風險,并可以等待某種勾兌而來的利益。但這種利益并沒有任何公平的交換機制,這只是一個潛規則,它來自交易雙方實力平衡,以及更上層次的制約。也就是說,潛規則的存在和運行,必須有力量平衡來維護。所以,這就意味着,不在圈子裏的人,違背明規則帶來的風險,正如投名狀——是遇到王倫,還是遇到宋江,這並不由底層決定。

這個時候,面對這種選擇,往往並不會有那麽明晰透明的路向。

周圍的人,也會根據各自利益和風險,來決定自己的選擇。

沒有哪家聰明的老闆會逼良為娼,或者說,殺人劫貨的好漢們,也會用板刀面來遮掩自己的良心。

你會遇到的勸說,絶不是告訴你這種抉擇毫無風險,更不會拍胸脯說自己來代替你承擔這些風險。

低級的勸說术,事實上,並不會出現在這種更高級的場合。而你的經驗和見聞,也決定了你的博弈能力。

這個時候,將一切留下痕跡,就非常有必要。正如買房買保險,那些推銷員的話並不重要,最能夠體現出誠意的,往往只有落到紙面上的,才算數。這就是為什麽,每家公司都要設立一家法務部門,來審查合同,因為口說無憑,各憑天命。

但要想講這些東西變得扎實,首先就要扛得過人情關,因為和你打交道的,肯定不會是陌生人。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他還掌握了你去留的權力,那麽你該怎麽做,就不是一個簡單的規則審查,而是要將所有可能的利益得失計算清楚。

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除了制度,你還是一個有着自己人格和意志的獨立個體。

我們考慮到的不是當下,而是未來,不是工作之中,而是退休之後。

這纔是我們真正的底氣。

作為任何一個工作人,都要先理解清楚所有的明規則。是的,這很有意思,即使是明規則,但卻並不一定能夠找到,信息本身的廣泛發佈和信息挖掘難度,其實是并存的。制度不得不設立出來,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希望別人知道。所以,這就是為什麽只有老衙門,才有着可以和主官扳手腕的可能。制度約束着雙方,也是博弈的底綫,哪一方要突破底綫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但要是你不知道底綫呢,那就像相撲場上的選手,一方知道界限的遠近,另一方卻根本不知道,那這場勝負就已不是實力所能決定的了。

我現在想不清楚的,不是對於自己抉擇的正確與否,從內心的通順來看,這種做法是對的,是讓我在今後也不會後悔的。做出類似選擇,可能會有不同利益的損失,包括在職場上的各種陷阱,風評上的各種劣化,但對於個人來說,職場畢竟不能跟隨我們一輩子。

我不清楚的,其實是周圍人的心理,這纔是我更感興趣的。因為人與人之間,並不一定就是你死我活,在各種博弈機會中,我們遇見的往往不是角力的手,而是手中所持的杆子而已。那在這種時刻,有沒有什麽更好的辦法,來保證我們雙方的安全呢?

非敵即友,截然劃分,並不是一個成熟的做法,更不是一種高明的處事態度。

這可以讓我們在處理類似情況時,更加冷靜,更加溫和,更加表達自己的堅持,而不是僅僅表達自己的不滿。

底綫要堅持,但不比一下子就抽刀拔劍,更不用將一切人都弄成對立的敵人。我們都只是在權衡而已。

但最終仍然可以判斷一個人的,正在於風險在哪裏,如果做了之後,到底誰在承擔最大的風險,甚至是唯一的風險。

當較真到最後,爭的就是這一點,而這也是判斷對方勸說,到底是真是假,是好意,還是欺騙。

這就像魔術師變化莫測的手段,最後卻仍要決定到底誰的碗裏,放了真正的球。

我們在對話和試探中,要做到的,就是判斷這個球到底給了誰——不要相信口頭許諾,將它落到紙面,更不要以為眾人面前就算數,對不起,作出決定的往往只有一個人。而不做出決定的,總有各種各樣的託詞。

如實,公開,留下足夠扎實的痕跡——這纔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即使無法完全保護,至少不會讓我們在後悔的時候,還要責怪自己的軟弱和貪心。

如果需要再增加什么话,那我希望是谦卑,谦卑对待一切,而不是怨天尤人,对待对手和对待朋友,都要保持一颗恭敬的心,不要因为一时胜利和安稳边沾沾自喜,也不要因为缺陷和纰漏而哀哀自憐。

後患來的時候,要讓自己先接受,而不是如熱鍋上的螞蟻,要不是那種擅於應變的人,就學會從容,因為這個世界總還會給人留下一些空隙,這也是每個不靈活的人,能夠生存下來的本錢。

誠實做自己,老實做事,那麽不管我們會遇到什麽,至少可以在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仍然很喜歡這個留到最後的自己。


——

後記:只是學徒開始到現在的一年了,雖然學徒的身份并沒有改變,但這一年的學徒,卻不妨做個了結。人的一生本沒有什麽清楚的階段可分,但回過頭去,總覺得給一些起點,給一些終點,可以讓人走得更有希望。那麽學徒手記不妨告一段落,都關於學徒的故事,還是要繼續分享。分享給誰?抱歉,分享給我自己,但那間亮着燈的小屋,還是開着窗,若是你不經意走過,不妨也望上一望,那份光和那份暖,是我希望留給自己,但也可以留給需要的人,這是清風明月一樣的物件,每個人都拿上一塊,它也不會少。

這還是冥冥之中只有感應,近幾日又將接受一個全新崗位,一年後再次從新的起點開始,我估計仍是一番心理上的磨練和困惑,但古人也說過,不是天生即知,那就要從困學開始。困難並非每個人所願承擔,我是普通人,也不例外,但一切既然已經注定,那只有努力放寬心胸,豁達看到自己和他人,也平靜面對將要應對的一切困難。這一年來的學徒生涯,也正證明了這一點,半年是節點,一年則是終點。終點自然不是一切躺倒,而是又一個出發的起點。那麽新的手記,便從這告一段落的後記開始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