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大象·片段

這裏總是下雨,天空看不到盡頭,那些高大的鋼樑鐵柱,扭結着,編織着,向着上方的雲霧而去。一架架天梯,不斷往返,現在是上行日,所以人們都走在一個方向。有的人打着傘,也有人只是用手搭着雨棚,遮蔽着眼睛,還有情侶,也有孤單的老人。誰都不喜歡多說話,畢竟Z區是最後一個開放地。

每一天都有人從中心區趕來,節日時候最多,也有人後半生都住在了這裏。畢竟,有的人寧肯死亡,也不願分開。

A:你還不打算改變主意嗎?

B:……吃蛋糕嗎?好啦,我同意吃櫻桃口味。

A:還記得在學校後園,你說給我聽的話嗎?

B:太久了。

A:我還記得,還寫在日記里了,昨晚我翻出來看了看。

B:是嗎?

A:嗯。

B:快到了,我們進去吧。

A:這是什麽?

B:大象?

A:我覺得是雲朵。

B:這裏沒有雲的。

A:那為什麽會有大象?

B:也可以是鯨魚,是大樹,或者什麽……反正就是個比喻。

A:比喻也需要像一些啊。

B:我可不覺得。

A:你什麽都不覺得。——或者說,你覺得什麽?

B:什麽?

A:你到底能覺得什麽?

B:……起碼,我知道人不睡覺會很睏,我現在就困得不想說話。

A:我們可以不困的。

B:但那是以後,以後的那種……你知道,只是程序。

A:誰知道?

B:毫無疑問,書上是這樣說的。

A:哪本書?

B:……哪本,是……其實我也記不得了。

A:是啊,你總是什麽也記不住。——或許你是不想記住。

B:多想些快樂的事。

A:這就是快樂的。

B:可這是……這是程序。

A:誰也不能控制的,誰也不能解釋的,即使有一個創造者,那又怎樣呢?

B:你知道一開一關,二進制,反正很多很多,都是在因為和所以里,要不就是或者。邏輯決定了一切。

A:但你說服不了我,這是邏輯的力量嗎?

B:邏輯不是做這個的。

A:做什麽。讓我們就這樣嗎?

B:唉。

A:你總是這樣不說話,還這樣。

B:我……

天梯外的景物一直在變化,畢竟是條長長的路,就像坐那種老式電車,行進在原野中。對於第一次來的人,可能是足夠打發無聊時間了。但對於這兩個人來說,這裏的一切,都不新鮮。

他們經過了等候區,也經過了展示區,還經過了互動區……一個個區域都有着經過準確設置的比例,每一個房間都有着相似的擺設,可以讓人走進去,坐上一個下午,或是一個晚上,甚至可以總在那裏。

全新的投影信息,雖然不能總是展示,但每個人,仍然可以通過屏幕去觀看。

那些已經死去的人,每個都很開心地生活在屏幕背後,那裏是連接地球中央處理器的存儲器。每個人佔據的體積都不大,最新的算法讓這些複雜的生前數據,壓縮到了極限。三十五克是第一代,二十一克是第二代……至於後續能達到怎樣的成就,那還需要一些時間。

兩個人看向雲霧后的天空,似乎什麽也看不到,沒有他看到的大象,也沒有她看到的不是大象。

如果準確地描繪,那是一片虛無,虛無之中能看到的,唯有近處的天梯和那些鋼鐵支柱。遠處還有什麽呢?也許有,也許沒有,因為你說不清此時的雲霧后,是不是還該有什麽。但若是準確指出,恐怕也沒人能夠用眼睛看透這篇雲霧。

A:快到了。

B:嗯。

A:很困難吧。

B:也許。

他們雖然一直在內心爭吵,可手卻始終沒有分開。

B:也許長眠很好,人們總是太累了。

A:也許人們太累了,可化成虛無的長眠,還是長眠嗎?也許那也算吧,但為什麽有那麽多人,不喜歡呢?

B:他們不累?他們太累?

A:不討論邏輯吧。

B:你是對的。

A:你也是對的。

當天梯衝出雲霧的時候,他們就來到了一片光明的站點,那裏有一個接待室,他們可以有很多時間來好好商量這件事。

A:我想留下一切。不管好的壞的,高興的,悲傷的,任何的,只要有我們。

B:大象不見了。

他親吻了她。邏輯和程序,仿彿塵埃一樣,掉落在天梯外。

他所不明白的,仍然不明白,他想做的決定,還停留在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