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雪國在我還不熟悉的地方

發布於

有人問。

——現在讀什麽書,比較好?

靜了一會兒,有人說:

——雪國?或許川端康成的小說,都是可以的,還沒讀過,可以好好讀上一場;讀過了,可以再去讀一遍。

等我再仔細看了一遍記録,才發現,并沒有人在提問。這個回答的陌生人,是在自問自答。他還說了一些話,我卻沒有看下去,也不記得這個人到底是誰。他的頭像和名字,都顯得分外陌生。

我去找了一下,《雪國》的開頭很出名,我雖然沒讀過全書,卻翻看過這個開頭。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

而這個時候,我卻又聽到了一部1995年的日劇《星の金貨》,受到歡迎的劇情,後來還拍了第二季。我現在很少看電視劇,也不是很容易打開電視,每天固定看的,也都是很短的視頻。記得或許不短的時間之前,我也曾沉迷過電視劇,很多,一集一集地追下去,甚至還有在電視上追劇的記憶。但這些是真實的,還是想象,我也說不太清楚。畢竟當我找到《雪國》,才記起自己有一段時間,想要看一下世界上有名的小說,跟着小說史里的介紹,便知道了日本作家川端康成,還有夏目簌石……可我最初知道的,都是推理類別的作家,比如很早就看過的《金色夜叉》。這有些太早了。因為看的時候,基本上就是半懂不懂。但推理小說的吸引力在於不看到解密,就不想放下來,所以還是看完了。可《雪國》這樣的小說,還是沒能看下去。正如我看到月亮,只會說好大,根本想不起和心愛的人說上一句:今晚夜色很美。這也是現在的我之迷思,不再希望有什麽輝夜姬的故事,也不願意看到那種悲劇的結尾,管它是誰,不要給我講這個。我寧願去看甜蜜的《總之就是非常可愛》。跟着甜蜜夫妻倆,一起享受甜蜜。

《雪國》又是誰?為什麽會要我在這個時間讀呢?

難道就因為此刻是即將落雪的季節?

我推開窗戶,是越來越冷的天氣,即使沒有北風吹來,依然懂得人想鑽回被窩。

窗戶關上,玻璃上都是霧氣,那是熱和冷的撞擊凝結。可以畫上一副畫,然後等着塗鴉消失,但再經過一個輪迴,明天早上,仍能看到曾經的過去,所留下的痕跡。

其實,不管什麽時候,都會有人在推薦書,也有人忍住了,不推書。我兩種朋友都有,但現在卻又沒有朋友,這不符合邏輯的敘述,讓我自己也苦惱,但不管如何,你都能明白,推書並不一定是一件好書,對雙方都是如此。

但我還是重新拿起了《雪國》,就像我也買回了夏目簌石的一套文集,裏面有《哥兒》,也有《三四郎》,還有他寫的日記,我沒有看,但會看的,不會忘記。

《雪國》的故事發生在一片雪原之中,而兩個男女,并沒有太多糾葛。遊客的身份,還有女主角的特殊職業,都給這時的文字,帶來很多無法言喻的感覺。我還沒有讀完,也沒辦法說什麽,只能告訴你,這並不是推薦。我已過了喜歡什麽,就一定要推薦給別人的年紀,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人生,什麽都可以嘗試,也可以什麽都去堅持。你沒辦法去規定什麽。除了父母,還有什麽人,會有這種權利呢?如果你的生命里還有,那麽這是一種幸運,我要恭喜你。

其實讀什麽都好,若是追求典故,大概《金瓶梅》更符合我們的想象,雪夜閉門讀禁書嘛。但對於真正讀過這本書的人,大概會說,《金瓶梅》早已被經典化了,我們現在的禁書,並不是這些了。即使被人發現在看《金瓶梅》,大概也不會有人為之害羞,專家看得,我就看不得嗎?如是說,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啊。

不管怎樣,冬天都是讀書的好時機,畢竟大部分人還是喜歡待在溫暖的房間里,無論是對着火光,還是倚靠在暖爐旁,都是一樣愜意,這時候就攤開一本書吧。不管看到哪兒,也不管今天還有什麽煩惱,書裏的故事都會慢慢發生,慢慢結局,讓我們的精神在那無邊的文字中遊蕩,經歷着一些別人的人生。

我覺得雪國這個名字,比《雪國》這本小說更有趣,而雪國的文字,也比故事,更讓人賞心悅目。畢竟,這是一個更期盼快樂的年代,太多悲傷,是不合時宜的。我們會隱藏其從春到夏,又從夏度過秋季的那些悲傷,在一個寒冷的季節,反而讓心中的冰凍,不再那麽刺骨傷人。不用說出,也不用寫下,就像用心描繪的一切圖畫,那些石膏球體,或是幾個蘋果,有什麽意義嗎?并沒有。但你會感覺到什麽嗎?如果你知道了一些故事,才能在梵高的畫前,驚嘆,悲傷,聯想,悵惘……可若是你從沒聽過梵高的名字呢?你大概還是一樣會覺得別樣,你會覺得怪誕、古怪、陰暗、恐怖,乃至有一種要遠離的感覺。故事之前和故事之後,讓人有不同的情景,但畫中畢竟傳達了一部分作者。梵高在生前得不到認同,是一種必然,而生後得到大名,卻是另一種偶然。

白謙慎先生曾經寫過一本書,說今人在招牌上寫的娟娟髮屋,與古人偶然留下的文牘,又有什麽區別呢?他的研究結果,我並沒有記住,但這個獨特的視角,卻一直沒有離開我的記憶。回頭看一下,這本書還在書架上數第三層,但什麽時候會看到它呢?

買書多而看書少的人,都有自己的託詞,比如那種神秘的藏書輻射,即使不去翻看,仍然可以得到知識的熏陶。雖然說的人和聽的人,都覺得是胡扯,可說多了之後,為什麽又會有一種荒誕的真實感呢?

《雪國》我會看的,大概不會遠,而其他的話,請就此放下。抄上一段《雪國》里的話來作結尾,至於有沒有意義,你知道,我喜歡做一些無意義的事情。

 “你这样漂泊无着怎么行呢。”
  “哎哟,什么漂泊不漂泊的,管它呢。”叶子反驳似地笑了。
这笑声清越得近乎悲戚,听来不像呆痴的样子。然而这声音陡然扣动了岛村的心弦,尔后又消失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