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轉述

發布於

美食,有時候會引發一種殘忍的聯想。

最獵奇的大概就是猴腦。不過維基百科對此傳統還有質疑。不過,這種傳聞以新聞和回憶的方式,經常會出現在報端。

我並不認為這是虛構的。

無聊之人的無聊,往往是可以殺人的,只是沒錢人殺自己,有錢人盡可以有各種幫閒幫忙來殺別的。

玉臂橫陳的揚州瘦馬,或是拐賣少女的巴黎拍賣,那是讓人不寒而慄的地下世界,滿足的是性。

而下體泡入一顆棗,還是未成年人的侵辱,則是另一種對於長生不老的迷戀了。秦始皇、漢武帝所追求的未必不是如此,只是隨着文明發達下去,一些殘忍的東西便變得更加精緻了。正如太監這樣的外科手術,早早就發達了起來。

也有一些人是稍微平和些,他們的無論,通過憑空而來的大筆錢財,進入了美食界。

江浙有鹽商,四川也有鹽商,有一種菜系便來自於這些有錢有閒的無聊人。

食不厭精,被做到了極致。

寫揚州鹽商的奢靡浪費,往往用《清稗類鈔》描寫的黃均泰蛋炒飯為例。

其耗費人工在於飯裏每粒米都要完整無缺,而價格昂貴則在於除了蛋和米之外,還要搭配百魚湯,包括鯽魚舌、鯉魚白、鰱魚腦、斑魚肝、黃魚膘、鯊魚翅、鱉魚裙、鱔魚血、鳊魚劃水、烏魚片等等,當時即需銀子五十兩。

李斗《揚州畫舫錄》也記載了揚州鹽商家廚烹飪的諸般技藝:烹飪之技,家庖最勝。吳一山炒豆腐,田雁門走炸雞,江鄭堂十樣豬頭,汪南溪拌鱘鰉,施胖子梨絲炒肉,張四回子全羊,汪銀山沒骨魚,汪文密車螯餅,管大骨董湯、鱟魚糊涂,孔切庵螃蟹面,文思和尚豆腐,小山和尚馬鞍喬,風味皆臻絕勝。

而這些花費巨大,人力耗損的,最終不過隨着鹽商消失,漸漸成為過去黃花,往日紅樓。

但浪打風吹的,不過是一場繁華,而那些如吃猴腦一般的殘忍,卻讓人總能躲不開,這人性中的一份殘忍。就像走在光明的大路上,你除了剛升起的太陽,街上擁擠來去的體面人,還會碰到凍餓而死的屍體。

吃猴腦那近乎獵奇發泄的行為,並非我們能經常遇到的事情。但總有一件事,你可能沒有躲過。

那就是吃螃蟹。

很難說這不是一種離我們最近的殘忍行為。

《西遊記》曾經充滿戲謔地描寫師徒四人在獅駝嶺的遭遇。

他們被妖怪抓住,一個妖怪便說:「小的們,著五個打水,七個刷鍋,十個燒火,二十個抬出鐵籠來,把那四個和尚蒸熟,我兄弟們受用,各散一塊兒與小的們吃,也教他個個長生。」
八戒戰兢兢道:「哥哥,你聽,那妖精計較要蒸我們吃哩!」
行者道:「不要怕,等我看他是雛兒妖精,是把勢妖精。」
……
又聽得二怪說:「豬八戒不好蒸。」
八戒歡喜道:「阿彌陀佛,是那個積陰騭的,說我不好蒸?」
三怪道:「不好蒸,剝了皮蒸。」
八戒慌了,厲聲喊道:「不要剝皮!粗自粗,湯響就爛了!」
老怪道:「不好蒸的,安在底下一格。」
行者笑道:「八戒莫怕,是雛兒,不是把勢。」
沙僧道:「怎么認得?」
行者道:「大凡蒸東西,都從上邊起。不好蒸的,安在上頭一格,多燒把火,圓了氣,就好了;若安在底下,一住了氣,就燒半年也是不得氣上的。他說八戒不好蒸,安在底下,不是雛兒是甚的!」
八戒道:「哥啊,依你說,就活活的弄殺人了!他打緊見不上氣,抬開了,把我翻轉過來,再燒起火,弄得我兩邊俱熟,中間不夾生了?」

可若是這並非一個說得熱鬧的故事,我們又該如何去看這情節呢?

大蒸活人?

然後為了蒸得爛,還要按照行者所說,討論一下安在上頭蒸得快,還是下頭?

正如我們前面所說,這種大蒸活人的故事離我們太遠,雖然保不齊有個把變態殺手,但總歸是蒸螃蟹離我們更近。

說,說實話,誰聽到蒸螃蟹就開心地從嘴角流出眼淚?

好吧,我也承認,螃蟹確實很好吃。

但經歷過幾次自己蒸螃蟹后,便不再有什麽太濃的興致,去品嘗這道美食了。

這是人上年紀的表現之一。

小孩子是沒有這種顧忌的。我想,若是家中有小孩子的,恐怕還要高興衝上來,幫着按住鍋蓋,興高采烈地等着螃蟹蒸熟。

有些美食秘笈還要教導食客,千萬不要用開水蒸,冷水下鍋才能保證不亂跑,不掉腿。

但仔細想想,這可能更殘酷。

《鹿鼎記》開頭的楔子說得妙:

到得后來,問鼎,逐鹿,這四個字,也可借用于別處,但原來的出典,是專指做皇帝而言。……咱們做百姓的,總是死路一條。未知鹿死誰手,只不過未知是誰來殺了這頭鹿,這頭鹿,卻是死定了的

冷水、熱水,朝上、朝下,無非是食客口味挑剔程度,但螃蟹總歸是死定了。

這樣想一想,還真是讓人喪得不行。

我倒不是非要和吃螃蟹的人做對,也不是一個徹底的動物保護主義者,自然也不會成為一個人類最壞党人——畢竟,我們能夠吃牛、吃羊、吃鷄、吃鴨,吃的自己成為食物鏈頂端生物,那不是全體動物自覺奉戴的,也不會有誰來點點兵兵,指定這個兩腳無毛猴子作人間的大王。

人類能夠獲得生存的權利,是在生存競爭中一點點尋求而來的。

所以,我們纔會遇到,不是為了填飽肚子,而只為了那美食的愉悅,費盡苦心研究出的鹽商般精緻。

把人類放到原野上,沒有工具,沒有智慧,我們也會成為動物的食物。

但我還是覺得蒸螃蟹格外殘忍。

這或許就是一種人纔會有的情緒。

喜歡狗,對狗啊、貓啊,付出最大感情的人,卻不一定在人身上付出如此善意和信任。

正如我覺得蒸螃蟹殘忍,難道那些被屠的牛啊、羊啊、鷄啊、鴨啊……就不殘忍。

人生的推論,總會把我們自己逼入墻角,根本轉不過身來。所以,辯論是沒有任何勝利者的,除非有人主動認輸。古代有名家學說,他們敏鋭地發現實體和概念之間的微妙差異,便會發明「白馬非馬」「離堅白」這樣難以駁倒的問題。

但無論這些問題,如何難于駁倒,我們看到的白馬仍然是馬,而石頭也一樣摸上去又硬又白。

在伽利略被迫按照威脅者的意志,放棄自己的觀點時,他喃喃自語:可是地球依然在轉啊。

雖然有人說,這只是一種傳說,但我喜歡這個故事,並且願意在行文的結尾,再一次做這個故事的轉述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