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非要回拍,也不要非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美好

發布於

我喜歡美好的東西。

就像那個明顯是編造出來的笑話,當丈夫被送往病房,妻子淚眼汪汪說:小心肝。

丈夫吃力地笑着回答:小寶貝。

當雨後的天空,忽然出現一道彩虹,接受過光學知識的你,能夠明白這是一種光綫的欺騙。但我們何曾因為科學本身,就放棄這種美麗。理性的邏輯,是要幫助我們成為更好的一個人,讓我們眼前的世界變得更好,而不是來消滅我們的感性。

夜晚的山間,有冷冷的風,也有可以讓人觀看天空群星的時候。

如果你不怕,你就可以走出帳篷,坐在火邊,看着大自然中繁多的生命,在悄無人跡的世界之中,靜靜經歷。對於你,這是美好的。

夜的鋼琴曲,是一首簡單的曲子,作者也不是很有名氣,但在突然相遇的時間里,我竟然聽完了最後一個音符。

在某個時間里,曾經有些人願意發號施令,他們把一切自己看不慣的事情都禁止了。他們說,這些書燒了吧。他們說,這些音樂應該停止。他們說,只能聽我一個人的話。他們說……他們不停地說,於是——終於結束了。無論是自然的生命,還是這些狂躁自大的意願。我們今天仍然能夠享受和平,並不是因為和平常在,而是當那些狂亂經過的時候,并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

我看着草原上燒過的黑色痕跡,還有許久不熄的煙霧,都像是過去,我卻並不知道這種現在,都曾有過什麽樣的過去。

在我們成長的經歷之中,到底都有着什麽。我是好奇的,但我的力量還不足夠,因此在你眼中的我,一定是冷漠而怯弱的。

當海潮一次次拍打在堤岸,你會以為,這就是永恆嗎?其實就在剛進場的時候,我就看到那塊銹跡斑斑的銘牌,它的出現,或許比我年紀還小,只是在風雨的聲音里,它變得比我更加滄桑。

每一次在生活中遇見醜惡,我都明白,這是一種生活的必然。

並非是有人只有單純的黑白。當定義黑白的時候,必須去除白色,才是黑色;去除黑色,才是白色。但現實又如何這樣黑白分明。我們的心靈可以分別黑白,但我們不能讓人類也變成黑白兩部分。

這樣想的人,都瘋了。而那些真正在心中得到救贖的,則和我們一樣。

不要輕易陷入迷信的狂熱,也不要因為膽戰心驚,就墮入神秘的漩渦,拯救的人會來臨,可他們帶不走不能自救的人。正如取經的故事一樣,唐僧必須從長安出發,一步步走過水和火,經歷了失敗和後悔,讓生命一次次墜落,又被救起。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他們神通廣大,卻永遠不能背起師傅,到達靈山。他們騰雲駕霧,卻也不能離開唐僧這樣一個肉眼凡胎,等到八十一難過後,心歸心,神歸神,每個人才能找到歸宿。

我想起唐朝的玄奘,當他去而復回,正如之前的一位位中土僧人,他們都到過佛土。

但在僧人們的取經路上,佛國卻一點點崩塌了,信仰終於消失,而取經的人,也不再去往那裏。

這是再回頭看佛祖解釋阿難的貪財,不禁讓人覺得悲哀,畢竟這賤賣的三藏經文,竟要成為絶響了。原來取走了,便也沒了。

佛國的美好,曾經出現在幼小的和尚心中,正像那些聖地,肯定也有過虔誠的人,打算再次去往那些平平無奇的墻壁經堂,但又如何呢?那些智慧的心靈,已然涅槃升空,留給後人的是經書,也是他的門徒。但哪裏是美好呢?我忽然為那些師生們感到一種難過。

孔子和他的學生們是幸福的,當孔子伸出手,去安慰自己的學生時,他又能說什麽呢?

他在臨死前說的是那個夢。

我如今讀書讀到這些地方,就感到這個世界的美好,並不容易。

於是,我就結束了這篇文字,繼續去讀,這是我和美好的對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