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秋聲

發布於

想要做什麽的時候,忽然因為什麽,就停下了。

忽然之間,一種特殊的感覺瀰漫升騰,時間靜止,自己也彷佛能看到完整的自己。

並不是說獨身一人,而是所有的人和事,這一瞬間,都遠離,推遠。你能聽到,也能看到,可你明白,這個短暫的靜止,有一種特別的領悟,發生了。發生了什麽,你能感受到,卻無法記録,更不可能說給誰來聽。

莊子曾經說過有一種天地間的聲音叫作天籟,是大自然的各種聲音,但讀完原文,你會明白,其實是也不是。

歐陽脩曾經寫過一篇《秋聲賦》,雖然小子後生,不能輕易評點,但相對於其他文字,我對這篇,其實是嫌之雕琢的。歐陽脩的文章,往往是以平易出艱深,但這一篇就和范仲淹《岳陽樓記》一樣,有一些東西過了。自然,這也可能不是古人的文過了,而是我的心,更欣賞靜下來的文字。正如所謂枯淡,不喜歡的人不喜歡,喜歡的人則能看出其中的「質而實綺,癯而實腴」。

但我喜歡這篇文字中的童子。

開始時回答的極妙:「星月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在樹間。」

聲音如何能掛在樹間呢?

可那種無人無物的境界,卻一下子傳遞過來了。

結尾也用到童子,當嘵嘵不休的歐陽脩,感嘆完那種異樣的秋聲,也說盡了心中事,而童子卻莫對,垂頭而睡。

這正如後世反復選録的那篇《湖心亭看雪》,到了結尾,只有舟子來作感嘆一般。本來是用力于雪,卻引入幾人來熱鬧起來,可這種熱鬧,又讓這湖心亭的雪,點出了世間的寂寞。此時雖然有相同心事的人,來做這同樣荒唐的事情,以至於舟子會嘆息他們的癡,可平時呢,日後呢?

因此,一片秋聲賦,歐陽脩大篇幅揮灑的筆端,最後卻只有十四個字,成為滴下的幾聲餘響:

但聞四壁蟲聲唧唧,如助予之歎息。

讀書的夜裏,是歐陽脩自己的夢,雖然夢中有了秋聲,也有了童子,還有這一大篇看似對話,卻只是一個人獨語的文字,但最終不過是風聲蟲聲心聲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