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時の放浪者

發布於

不是你明白的事情,所以我說出來。就像秋天會有落葉,冬日會有積雪,一片片,一片片,無需誰來明白,因為時間就是如此。

喜歡的過去,是有魔法一樣的世界。當我們推開門,一道道光從不知名的遠方傳來。

勇者啊,還是英雄,踏出這一步,將會是不可知的命運,給我們無數選擇的結局。

總有人希望所有人都長着一張相同的臉,善的道路被鋪成唯一的出口,這樣大概是好的吧,可總有人會沉默地低下頭,並不肯這樣跟隨。

也許她也說不明白,這樣選擇的原因,只是在命運的重重霧中,她能感到有一個不願墜入相同的自己。

「我不會接受這樣的結局。」

當所有廣告的設計者,打算讓所有消費者都聽從自己的安排,並且按照高妙理論的研究,使用出各種各樣的伎倆,他們一定是認為:一切都是被自己所控制的。

這是很多人都有的錯覺。

正因為這種錯誤,導致了一座座沙丘塌陷。

卡夫卡在城堡之外,既明白那城堡之後的一切,又讓自己的想象,賦予這一切明白更多連自己也不明白的——意義。

走在高高的長坡之下,風吹過花樹,便是一場邂逅。

美麗的花兒,帶着不同的顔色,那是同一種芬芳的不同深淺濃淡。

你會認為這僅僅是一種設計嗎?

打動人心的,往往不是簡單的作料,也不是公式化的配佐。因為人的適應能力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快,也更加敏捷。正如同一個騙局,即使總能騙到同一個人,可你知道在無數次反復的通關過程中,手腳雖然追趕不上,但心卻早已明白騙局中每一絲一毫。

我曾以為這個世界有什麽難以破解的謎團。

可你明白有多少人能夠發現你的秘密嗎?

在時間面前,我們能夠對自己說一句:

「我問心無愧嗎?」

自我覺察的審視,是一種最嚴厲的評判,因為你可以麻醉自我,卻不可能改變自己內心的一切記憶。

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大概很多人都喜歡後半句那種天地無悔的豪情吧,可你想過前半句到底是什麽意思嗎?

為什麽仁者告訴我們:仁者不憂不懼。仁者有勇。

在流浪的那一部劇集中,我曾經如此想過,

I've Never Been To Me

如今回頭想想,過去的自己,正如那已揚帆遠行,卻又不知道自己已然離開了大地,不可停靠的命運。

此時前方是一片無垠的天地,雖然到處都是同樣的風景,可每一朵浪花仿彿都帶着熟悉的感覺,我曾經不可接近的事情,慢慢成為生活的日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