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我懷疑,我自己

發布於

小白兔蹦蹦跳跳。

「我遇見過另一隻小白兔,它不會說話。可它很可愛,現在的我,仍然願意記起它。」

「是不會講話。」小白兔蹦蹦跳跳。

「哎呀。」我驚訝地再打量了它一圈,由上到下,又由下到上,一樣的白色細毛,一樣的長耳朵,一樣的眼睛,一樣地旁若無人。最重要的一點,好像還是不會講話。

我蹲下來,喜悅其實大於驚訝。

「我給你唱首歌,好嗎?」

沉默,小白兔蹦蹦跳跳。

我看得眼花,卻又想不起完整的歌詞,可又真想唱給一個人聽。

看著白雲,悠悠飄向遠方,似乎一直都能看到,卻也不會止步。看著看著,我便低聲唱起來。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啦啦啦啦啦啦啦,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余歡,啊啊啦啊啊。」

「你知道這首歌嗎?你聽過誰唱過嗎?」我等著雲朵慢慢從一隻船,化作一團棉花糖,心中有著難以解釋的情緒。天高高,地開闊,明明就在十幾步外,就有一家歡樂的聚餐人,可我卻覺得,誰也看不到我,還有這隻蹦蹦跳跳的小白兔。沒有風吹來,一樹樹的花兒靜靜落下,並不是風來搖落,也不是雨來敲打,只是它想念生它養它的大地了。一朵朵,一片片,漸漸鋪滿眼前,彷佛傅粉的姑娘,伸出柔軟的手臂,香香,纖細,攬著另一個人,似乎貼近,卻又有一絲羞澀的距離。

「你聽過這首歌嗎,你會唱嗎?」我問兔子。

小兔子蹦蹦跳跳。

這時候,天空的雲朵,又被風吹散,似乎多了很多兔子,每一隻都不回頭地向著船去的方向,向著糖去的方向。我不眨眼地看著,卻漸漸覺得眼睛酸痛,淚水沒有任何悲傷地涌出,也許只是因為我沒用。

我沒有坐下,也沒有躺倒,站在這片小山丘,彷佛有什麼約定,我打算把這首歌唱完,可下半闕的歌詞,我記得更不清楚。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問君此去幾時還,來時莫徘徊。問君此去幾時還,來時莫徘徊……啊啊啊,啦啦啦啦啦。」

我對小白兔說:我可以碰一下你嗎?

「不可以。」小白兔終於停下來。

「只碰一下。」

「不行。」

我笑起來,本來還覺得被拒絶,是丟臉,是冰冷。可托著自己的下巴,我擁抱著落花的樹,一片片花瓣,無聲無息地墜落,有一些掉在我的臉上。輕微,帶著一點點涼意,又滑落到其他地方。能夠停下來的,都像是溫柔的手。

我說:謝謝。

小白兔什麼也沒說,什麼也不懂。

我說:謝謝你,小白兔。

我回身走去,那是未知的路。兩旁的草地上,有一塊塊花朵燦爛的桌布,每一個歡聲笑語的地方,都有一家人,他們多開心。

我偶爾駐足,說:要開心啊。要珍惜啊。

天空雲朵,似乎也伴隨著我的腳步,都帶著最美好的祝願,無論你們是船,還是糖,或者只是一隻不會講話的小白兔。我都要說,珍惜珍惜,我們自己。

我懷疑過的事情,仍然像是天氣一樣,不可預測,但我願意相信另一些事。

我走在大地上,那裏曾經發生過很多美好的事情,我身為一個地球上的幾萬億分之一人類,并沒有因為自己的痛苦,就忘記了自己也接受過多少善意的祝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