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心有一粒米

發布於

讓我將關注的事情簡單一些。

更簡單一些。

簡島到只剩下一粒米。

可這幾百萬分之一的世界,也同樣有着自己的謎題,等着誰解答。

當年,一個喜歡唱歌的少年,還有一個同樣唱着歌的少女,在茫茫大千世界,有了一段共同的軌跡。可能有些糾纏吧,也可能有一些誤解,愛呢,怨呢,裝着不經意吧。他們各自選擇了各自的路,然後牽手了另一個人。在舞臺上,他們說着有或沒有台本的話,半真半假,或真或假,將自己的感情變為引起收視率的梗。

人生的悲哀,就是這樣,不管多麽轟轟烈烈,事過境遷后,也就只剩下八卦,可以吸引別人的關心。

後來,一切就這麽跟隨着時間,走了,然後又回來。

回來的時候,少女走了,少年還在。這時候,人們才發現,無論如何,我們所關心的,並非是這世界真正發生的。

影像還有,那些一顰一笑,聲聲點點,都還在。可這世界少了一個人,也就少了一個人。誰曾為了這個而難過呢?本來就是一種陌生,本來就無關係,更何況我們所看到的,已然是過時的綜藝視頻。那些熱熱鬧鬧,早已是過去的雲來雲去,曾經熱烈討論的事情,不過是一種寂寞都市的無聊消遣。

在沉悶的夏日,大概就適合回憶,然而回憶並不一定受我們控制。

正如騎着一匹馬,陌生的鬃毛,隨着步伐,飄拂甩打在風裏。你似乎是在控制着它,其實你也不知道,它會如何帶你走到哪裏。

這時候,就像冥冥中的回應,一點點剝落平日裏塗抹的油彩,花里胡哨的夢,漸漸被洗淨,顔色消失,卻並不覺得很平淡。那馬蹄踏着路,路延伸到遠處,遠處有一種生命盡頭的錯覺。

也曾有另一個少年,有一位另一個少女。狂風暴雨襲來,那突然間控制了少年的雷電,讓他不知所措。過去的火焰纏繞着他,讓他以為掌控了命運,其實是被命運所欺騙。他以為是愛情,其實是一種迷亂,是不可得的求,而非深思熟慮的得。這裏有預告災難的祭祀,他因為曾經遭受過風雨的擊打,而對這個少年,或者只是對這少女有所同情。可惜,被愛神撥弄的心,是無法自行走出的,在一團團煙霧之中,他終於得到了一個理所應當的結果。而這時,他已經傷害了另一個少女的心,而自己的心——也碎了。

我們該如何評價呢,這個故事真不合時宜,因為裏面沒有什麽反轉,也沒有什麽正邪不兩立,更沒有那些這個時代所公開的價值。

於是,我只好不提他們,但也感到一種欣慰。

你無法想象,一個人所給予的寬容和理解,是如何救贖了另一個人。

我也是。

可這畢竟是故事,與之前的那個不同,一個真正發生了,一個則發生在作者和讀者的頭腦之中。

我有時分不清書中故事的真假。

生活中的真實,有時候更加虛幻,就像那些發生在電視新聞里的事件,無論多麽恐怖,你會在看的時候,問問自己內心,那是你的生活嗎?

我不確定自己能否有這樣博大的心,正如第一個故事裏的八卦,到底我們是為了什麽,而這樣關注着他們呢?我們到底是像期待一個故事的結局那樣,期待着圓滿,還是只為了讓生活有一些可以談說的八卦,而以為這是真實呢?

當包法利夫人死去,那個創造了她的作者,痛哭着說:艾瑪死了。

這是虛幻的故事嗎?

還有比作者自己更明白,這只是自己創作的一個故事嗎?

但他痛哭着,就像其他作家的喜悅和眼淚一樣,這些虛構出來的人物,即使沒有活在讀者心裏,起碼還活在作者自己的心裏。

記得看《海蒂》時,除了那美得讓人離不開的山峰和雪,你可曾難以忘懷這個叫海蒂的小姑娘。

對於你來說,一個叫作秀貞的鄰家同學女生真實,還是這個只能在屏幕上看到的小姑娘海蒂,更為真實呢?

這就像,我們在網上遇到無數人。

到底是平時與我們朝夕相處的那個人更為真實,還是在網上,沒有看到臉,沒有說過話,沒有任何私人交集的文字主人,更為真實呢?

看看吧,即使不是偶像,我們也一樣定義了自己生活的真實部分是什麽。

所以,讓我關注得更低一些,更近一些,更少一些。

心像一粒米。

心藏一粒米。

心有一粒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