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學徒手記(六)

發布於

憂思重重,是一種心理作用,并不是朝不待夕,哀哀號于北風。

如今的學徒生涯,未必要難于當年剛踏入社會時,而工作的繁重和無助,恐怕也遠遠不如年輕時。可那時候的每一天,都覺得很有動力,喜歡上班,喜歡做事。即使每天都有不同的煩擾,面臨著不喜歡的上級,愛算計的同事,各種各樣丟過來的爛活計,也沒有覺得很苦。

記得李宗盛給《流星·蝴蝶·劍》寫過一首主題曲,歌詞寫道「好多事情當時一點也不覺得苦,就算是苦我想我也不會在乎」。大概那時候就是這樣的狀態吧。后來也有輾轉,大多原本不喜歡的上級,漸漸成了幫助我的人,也有一些沒能相處很長,轉眼間就不在一個地方,如今都是陌生人了。

不過我們現在喜歡,或是不喜歡,其實都是一種剎那的幻覺。人生如夢幻泡影,原本就無法執著停滯,即使是那些一天都看不下去的人,也很快就會從我們身邊離開。還記得有一位女上司,曾經被我不小心得罪到了,于是在離開前的一段日子,受過些折磨。不過,現在她所執著的事情,都已煙消云散,本來爭執不下的事情,也都化為虛無。仿佛曾經做過的很多工作,無論投入多少精力,最終卻易朽過時,早已不被提起。

今天的一切,也許又是一次開始,只是我們自己的內心不再那么充滿好奇,充滿信心,充滿不可思議的力量。我們彷佛看了劇透一樣,在第一集就知道誰是兇手,也明白將要面臨什么痛苦。于是,那些還未到來卻又朦朧可見的一切,便成了壓在睡夢前生活中的一塊巨石。壓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只有故作無所謂,或是反復告誡自己,不要在意的時候,才能讓生活輕松上幾秒鐘。

我們的快樂只有幾秒鐘,是該慶幸,還是該悲哀呢?

這時候,再想一想歷史上的那些名字,便又多了不少的同情,不是憐憫,而是有了相同的感受,相同的心情。

他們所要承受的艱難和失落,是遠遠超過我今天所要經歷的。然而在這種困苦中,他們可能時而會如喪家之犬,時而又不得不顛沛流離,無力回天,卻總是對自己有著一種執著的相信。

孔子彈著琴的時候,并不是沒想到會死,可他所憑依的邏輯,卻是一種因應達觀,與道并存。當一個人有了可以終身相隨的道,便可以在橫流攪動的生活中,始終保持著一種從容。君子憂道不憂貧。

我今天又在憂愁什么呢?

床褥下的石子,讓我不再沉溺于安逸,屋外的風雨呼嘯,讓我明白曾經以為安穩的小屋,是多么不夠可靠,那些呼來喚去收下的材料,又該有多少反思。到底我們該去做些什么?

我并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在此時得到答案。

無論是諸子百家,還是三教九流,人們隨波逐流是一種常態,但總要明白內心到底在追求什么。我們不能讓路上的荊棘少一些,但總可以讓自己的腳,多長些繭子出來。

我們身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

所以才要愛人。

像是引體向上的人,明明一個都做不了,也要努力半屈,堅持著懸掛在杠下。我們不能全力去愛人,那就努力地懸掛在愛人的下方。終有一天,我們會獲得自己的力量。

將心放低,不要用叫喊的方式,讓自己激昂。激昂是屬于他們的,而我們需要的是謙和敬,耐和忍,慢和虛。水善居下,水利萬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學徒手記(一)

學徒手記(二)

學徒手記(三)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