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嫁給你

發布於

九月結束,每年都可以寫這樣一句話,但每個九月,都會有相同的心情嗎?

有時候會想寫無曲的歌,卻不知唱給誰來聽,彷佛那墜落的秋葉,枯黃發脆,隨風滾動,飄飛在車輪之間。這個世界並不都擁有相同景色,我們會去蕭瑟的秋,收藏的冬,也會去多雨的夏,炎熱的秋,正像我看着天空,而另一邊的地球,也和我一樣望向天空,旋轉在宇宙之中。我們規定了上下,便不知道自己也是頭上腳下,於是在這個季節,我可以感覺到時光變化,而不會封鎖在一個人的夢裏。

莊子說起一個夢,我看過了,文字裏是一種可愛的情緒,就像莊子一樣。

楚王派人來見他,這是一個什麽季節,并沒有記載,就連這件事,是不是真實,也沒人知道。我喜歡這個寓言,也喜歡這個回答。莊子是在萬木蕭蕭的秋季,看着這個風塵僕僕的使者吧。那蕭蕭嘶鳴的馬兒,跑了太久,它不關心國家大事,只希望能夠多休息一會兒。這個畫面會有聲音,卻不是使者的絮絮嘮叨,而是那秋天長空中看不到的雁,一聲聲呼喊同伴。

等待。很久了,這個詞。在我心中,它彷佛站在筆尖上,看着紙面,想要飛躍,想要翻滾,想要扎入這白色的海,成為黑色游魚,帶着我的夢。可等待什麽呢?

九月,是嗎?

也許吧。很久以前,人們更願意在這個時候,商議婚嫁。因為這是圓滿豐足的季節。

他們虔誠地供奉天和地,也殷勤地慰勞身邊的每一位神靈,有門,有窗,有竈臺,有中羀,有每日汲取甘甜的井水,有日日經行的田埂,還有無所憑藉,卻從不離開的那些無名的神靈。他們都辛苦了,謝謝你們的祝願和保護,希望這點燃的火,送去芬芳馨香的一餐。

食物是一種回報,也是不停勞作的慰藉,在冬季就要來臨的時候,這些沉甸甸的收成,讓人心裏踏實。

我想,莊子不會總停留在一些人的高蹈之中,他更願意像一隻泥淖中烏龜,而不會去想做長生不老的龜殻。九月來了,他喜歡音樂,喜歡山水,喜歡那片海,喜歡一切沒有執着的一切。

我知道這個世界,曾經有一個人,如此生活,如此死去。這樣的知道,讓我有了繼續走下去的勇氣,還有期待未來光明的溫暖。

任時光飛去,因為它們是我們豢養在籠中的精靈,雖然知道我們所有心情,卻還是該讓它們自由去飛。

在現在的印度大地上,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國王,為了他失落的愛,便造成了另一個悲劇。雖然這只是傳說,但人們可以相信的前提,卻是這個國王所擁有的權力。如今這座美麗的陵墓,還在那裏靜靜等着每個來到的人。人們又該怎麽去想,我並不覺得這裏面有什麽愛情,而只看到權力的淫威。如果國王只是一個普通人呢?會不會像是草原上的人,用刀子在額頭拉出傷口,讓血液留在淚水里。或是只在無盡的生命中,保留下一分真心,而不需要依靠石頭來寄託所謂的愛情。

歷史早已發生,誰又能改變?

就像我寫下九月,寫下等待,可九月已經過去,等待不過只是等待。

天地是有情,還是無情,日月是什麽,四季又如何。

在美麗的時光中,有人將要出嫁,在生命里,有人許下諾言:嫁給你。

為了一個背包,曾有人寧肯環遊世界,到如今,該記得的人還有誰?

嫁給你,在九月的風中搖曳,正如每年都會開過的花兒,來年依然怒放在原野。

你的心中可曾有這樣一片大地,永遠哼唱着無曲的歌,卻不知唱給誰?

你的時光中,是否也有一次機會,要說出自己許諾,嫁給你,嫁給你。

從此生命之中,是不是便會多了一個九月,在嫁娶后才能一點一滴地體會,終於確信了人的偉大,不在於什麽號令天下的權力,而是我們的內心,真誠又充實。像九月,就是九月。我看到莊子脣邊的笑,一切彷佛都有了不同意義。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