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喜歡自己

發布於

有時候,我會幻想。

是那種根本不可能實現的,不是希望,也不是走多了就成路的。彷佛舉起一隻手電筒,按亮了,光柱射向夜裏天空,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也許纔會成為宇宙一部分。我的幻想便是如此,它不是為了自娛自樂,在時間流逝中,我白白浪費自己的生命。

可我願意,是的,我幻想,只是因為我願意如此。

這種感覺比夢還要虛幻。

夢來自於現實,無論如何,都像穿越觸摸不到的墻壁,然後在另一個世界開出的花,雖也驚奇,終究還是能披葉尋根,見到現實的影子。

幻想呢?很難說,能知道它毫無現實的氣息嗎?如果我還是現實中的靈魂,又如何去確認呢?

哲學是智慧的思考,我的幻想,則拒絶一切邏輯。

就像《金剛經》中反復教導不要執着于一偏,所以要一切是空,空也是空,卻又不是空。

幻想如何?幻想是實,卻又不是,不是也是,是耶非耶,如此而已。

所以,有時候,我會幻想。

就像我喜歡的散步,在一片不會凋謝的林中,卻也有枯葉,停留在枝頭,還是覆蓋了小道,都在我的心底。我踩在上面,想象着它的呼吸,似乎一切都活了起來,而我卻在這種時間中,停止了。

那我就會給自己說個笑話,然後讓自己笑起來。這時候還需要一點音樂,隨便點,就是勃蘭登堡的快板吧,弦樂很好。如果你聽過,也很好。也可能沒聽過,這大概沒什麽,就當它很快樂,似乎是急不可待的快樂,一定要越飛越高,越飛越高。

我擡頭看着天空,枝葉扶疏,天是藍色的,還有白色的云,大塊的,小塊的,各種形狀,變化莫測。

我的幻想到底是像云,還是像整片天空。

我自己是云底下的天空,還是天空上的云。我走啊走,想啊想,真相是什麽呢?

那麽有人敲門嗎?

沒有人敲門嗎?

一天的清晨早已來臨,陽光也溫暖起來,夜裏曾經聞到的清冷草葉氣息,也消散了。

我身邊都是熟悉的一切,卻不知道這種聚合的一切,是否都在我身邊環繞。

音樂沒有停下,我的腳步,也一直沿着小路,在林中慢慢走着。

這大概就是浪費的時光。

一字一字,彷佛點燃的燭光,轉化成什麽,我也不太清楚。也許是一點光,也許是一點熱,但對於整個宇宙,又有什麽不同呢?

我停下了幻想,即使心還在幻想中流浪,那也是我的幻想,也是我的不幻想。終究仍是幻想,便是如此,自然如此。

——喜歡你

——我喜歡你

——喜歡自己嗎

——我喜歡自己

——真的嗎

——真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