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似曾相識

發布於

別因為心情的變化,就聽憑風吹走……管他是什麽吧,總之,心動了,旗便跟着動了。

暴雨從空中直落,卻只在頭頂墜下,嘩嘩的雨聲,彷佛雷鳴。這時候,你能聽見什麽嗎?

除了雨聲,你聽不到什麽。

這樣的你,也許就是我,也可能是另一個人,無論男女,也不管老少,更不分信仰種族。

我們身處其中,像乍起的狂風,只是任意吹起吹落,看似有個方向,其實卻只是任性擺弄。

能夠自己覺察到這種狀況的,雖然更痛苦,卻也更幸運。

不過也說不定,無知也許才是一種幸福。

紀昀一定要記下某人的故事,就是因為他看似蠢笨,從不計較,並不是因為他有修養,或者有意如此,只是天性便是這樣,也就如此行世。紀昀十分感慨這樣的人。我讀完了這段故事,也能明白他的感慨。紀昀是個聰明人,沒有辦法如此,所以他的結論是,前生後世,總有如此積累,才有如此回報。別人羨慕大富大貴,金銀財寶,他卻認為這個笨笨的人,才是真正的福分。他還引用了蘇軾的詩,所謂但願生子愚且魯,無病無災到公卿,評論為:還是聰明人的念頭。確實,愚魯之人可以一生無憂無愁,可並不能夠到達公卿,或者到達了公卿,卻未必就可以無憂無愁。

有個單口相聲繪聲繪色地講述張好古連升三級的故事。若是不在意其中的諷刺意味,這不就是一個愚蠢的人,卻有着常人無法企及的好運氣嗎。而另一個黃蛤蟆因為身上疾病,卻被當成活神仙,進而一路緑燈,勝過許多人心鬼蜮,終究笑傲在故事結尾,說是諷刺,倒不如是一種哭中帶笑,笑中帶哭的感慨。

我們並不是孤獨的。這一點是可以保證的,無論你多麽獨特,終究有一個和你一樣的人,在現在,在未來,在過去,在這裏,在那裏,在你不曾知道的地方,有着和你一樣的感慨。可能你會寫出,而他卻不能,可能他會唱起來,你卻五音不全,但從本質上來說,你和他仍然是一樣的。人的憂愁苦惱,才是一樣的

這一點是和那本大名著開頭,有所不同。

正如我們在網上隨意瀏覽,能夠讓我們點進去的,總是那些憂愁,而不是歡樂。

可能你會反駁我,或者只是在心底默默說聲:不對啊,笨蛋,不是這樣的。

誰說不是呢?我也認同你的觀點。但有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我所說的,也並非就是截然錯誤。當暴雨直落而下,卻沒有澆到你的頭上時,你不會明白,那些轟鳴的雨聲,是如何讓我們看不到,聽不見,只能聽憑一種冰冷的感覺爬滿骨髓。

這並不是恐怖片,我們從中獲得的不是刺激,也不是一種生理上的激素分泌。

心靈是一塊土地,而痛苦和快樂宛如四季。每一種季節都是有用的,若是你一定要說自己生活在北極,或是赤道,我也只能說,地球公轉帶來的變化,也許有它的道理,也許沒有。可這麽長時間的進化,卻讓我們熟悉並適應了它。

當然,能看到這裏,並不簡單。起碼,在偶爾加粗標黑的文字邊緣,要一路爬行,太難了。我自己也不是每一篇都能仔細看完,只能看到很多朋友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或者一去不返,或者就此停駐。

我們其實是文字的候鳥。每一處棲息地都認為我們是固定來去的鳥兒,但那只是一種生命的習慣。習慣仍然可以改變。看天吃飯的農人,會熟練地掌握天文地理的蛛絲馬跡,并藉助這些標記來安排農事,一個四體不勤的人,是無法與老農相提並論的。但若是地球的傾斜發生變化了呢?一個老農,仍然需要先判斷分析這種偏差帶來的提前和推遲。可要是這種傾斜繼續,甚至太陽也消失了,我們只能在太空中種植莊稼,老農又該怎麽辦呢?

若是可以長生不死,大概每個人都能成為專家,但我們不能。

悲喜也是如此,若是有了無盡的時間,即使再蠢笨的人,也會明白悲喜的因果。或許有人也能覺悟涅槃,到達一處安靜的地方。可我們沒有,於是我們不能——起碼,很少能。

時間的短暫限制了我們,也保護了我們。

當暴雨落下,雨聲隆隆。當你跳過了其中的段落,走到結尾,我如果說上一些藏在文里的暗語,你可能就不會明白。別人的悲喜,真地重要嗎?我又真地是獨一無二的靈魂嗎?到底在無盡的宇宙中,或者就在這個老地球上,是不是真有一個和我一樣的人呢?

很難給出什麽結論,你大概也是如此。

我先給出,我自己的一些體驗,而這些體驗其實並不在一些長篇大論中。有一些文字,只是短短幾句,長也只是三四段,但那些文字卻傳達了一種似曾相識的心情。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不管是相識與否,當這位詞人舉起酒杯的時候,一切就會喚醒後來的讀者。

心動了,風動了,什麽也就會跟着懂了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