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一匹馬和一杯酒

Published at

喝一口咖啡,有苦味縈繞,再吃一口麵包,心情很好。

我也不歧視茶,當每天窗外的陽光,越來越高,我泡好的茶就可以喝了。

每一天周而復始,誰也不出,到底什麽是更想要的事情。

也許有很多吧,但我現在明白了一些事情,於是,我既不是淡然,也不是急迫。走在路上,并沒有遠近,如果不曾設下什麽目標,那也就不用非要有什麽多少有無。

李娟還在上班的時候,曾經接到媽媽的一個電話,她們兩個討論得很有趣,關於一匹馬。

這時候,那匹馬還屬於別的人,但只要媽媽同意,就會成為她們家的。但這個前提卻是李娟自己同意才行,因為家裏的院子養不了馬,更不用說什麽冬季的草料了。

我看到了一種熟悉的考慮思路,這就像你抽奬抽到活的變形金剛,第一想法是:糟糕!我家的車庫不夠大。

李娟是個平凡的人,但也有很多我們難以企及的地方。可我不想欽佩她的不可企及,只是喜歡她和我們一樣的平常。

不過,無論是她,還是我們,終究很難養一匹馬。

我們可以買benz,可以買寶馬,也可以馬頭和勝利女神,也可以買阿斯特,但我們終究不能擁有一匹馬。

這已經無關財富多少,而是一個人和一個時代之間的錯位。

一堆火點燃在原野,當一個陌生人遇到另一個陌生人,慢慢有了共同語言和情感。

在荒涼的洞穴外,一個人和一群人,一個物種和一個世界,既然選擇了如此,那也便只能如此。

終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走入荒野,更何況荒野又在什麽地方,難道說沒有人的地方就是荒野?

就像隱士往往都過得很富貴,陶淵明的乞食生活,是得不到後人太多的讚許的,因為大家都更喜歡採菊東籬下,那樣很悠然。這就像,茶道之於飲茶。大葉子苦茶,煮成一壺,從早喝到晚,那也是飲茶。

真的有茶道嗎?

當我撕開一包三合一的速溶咖啡,常常覺得它太甜,而只有咖啡凍乾顆粒,卻又太苦。

這就像我們離開了懵懂,便有了苦,也有了甜。

第一個看星星的人,不會明白什麽星座和命運的對應。但總有一天,我們會聽着那些牛郎織女的故事,來看待天空。

李娟接受了那一匹馬了嗎?這正像她當時的心中,每一天的生活,給她的生命帶來了什麽。看到她快活的人,還需要看到她內心的敏感。想更多瞭解她,總要讀讀她的詩。

這也像我喜歡的另一位漫畫家高木直子,她的漫畫,總是讓人笑着看她的生活。她不會扮醜,但也不會將所有的沮喪變成一種負擔,傳達給我們這些讀者。但一個人的生活和矮個子的標誌,其實未必像畫得那麽輕而易舉。

讀者太貪心了,也太殘忍了。

每個人的生活,都在自己的生活里度過,一天一天,苦的,甜的,融合着,分離着,體會着,含混着……別讓自己的情緒在過去停留太久,也別把情緒原封不動地拋給其他人,這已不是什麽對人性的懷疑,而是我們心中應該有的藴藉。

據說,紹興的酒,分成制曲和釀酒,釀酒在每年的冬季,小雪節氣前做起,但正式釀酒卻要到大雪節氣開始。

酒是從糧食中來,但這種轉變總是需要更多時間,更特別的善釀、香雪,則需要用到前面的酒液做基體。

飲酒往往到最後,要麽喝它的醉意,要麽則是喝自己的心情,而最糟糕的則是彷佛打悶棍一樣,只有一種神經的麻醉。

那種最簡單的酒喚作元紅。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