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talk

talk

锦州银行原董事长张伟骤然离世 带走多少秘密

摘要:张伟长期作为内部人控制锦州银行,和多家问题民企利益交换,最终能力无法匹配野心,流动性崩塌,不得不在监管介入下在引入多家国有背景的金融机构重组。


▲资料图:张伟。图源于锦州市人民政府官网

掌控锦州银行多年并导致该行危机爆发并彻底重组的张伟,在2019年12月19日早晨去世。

有消息人士说,张伟原本罹患胃癌,一度治愈,近期复发,转至北京治病,进了好几次ICU,最终于12月19日早晨7点不治身故。

记者向多位知情人士印证了这一独家信息。2019年11月15日,在锦州银行重组后的第一次董事会后,张伟卸下了董事长一职。“开会的时候他就是被推着轮椅出来的。”有知情人士称,这也是张伟最后一次出现在锦州银行。

“张伟的突然离世,带走了多少秘密,恐怕也保住了不少人。”有分析这样认为。

张伟现年60岁,辽阳人,早年在锦州市铁路局工作,历任锦铁阜新车辆段团委书记、锦州铁路局团委干事,后出任锦州市凌河区政府办公室秘书。1992年初,张伟出任锦州市凌云城市信用社主任,后为锦州市城市信用联社(锦州银行前身)副主任。1998年,张伟出任锦州银行行长;2002年出任董事长,并兼任行长一职,“两长”并行期限长达10年;他作为董事长一职长达17年。

2019年的夏天,张伟差一点就从北京乘坐公务机离境出逃,在飞机开始滑动的最后一刻被拦了下来。当时独家报道了这一细节(参见我闻|金融人·事2019年8月17日“锦州银行张伟何以占山为王”)。

当时,张伟是陪锦州当地官员一道来京,约见原全国政协委员京东集团CEO刘强东,主要想邀刘强东入股锦州银行。在这次会面结束后,张伟即称自己身体不舒服,要走了,随即单独离开。起初也没人在意,但很快有关方面恍然大悟:“他说他要走了,不是指回锦州,而是指去美国。”

这不是张伟第一次出走。此前有过两次,各与两桩大案有关,而公开说法均为出国治病。一次是2014年底,原锦州银行大股东合展集团董事长田伟被协助调查之后(见“合展集团田伟被撤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涉行贿霍克”)。

而据记者了解,张伟是在2014年末被查出胃癌,消瘦许多,也在那时剃了光头。在田伟出事后,张伟就以治病为由,在2015年初前往美国呆了一段时间,后称已经治愈。田伟原本也在锦州银行持股,并给张伟介绍了汉能。此后汉能股价暴跌,张伟一度心急如焚。2015年12月7日,锦州银行在香港上市时,招股书披露该行给汉能贷款百亿元,但据记者了解,锦州银行给汉能的融资实际更多,不少转成了表外。

还有一次出走,是2018年4月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案发后。赖小民治下的华融和锦州银行明里暗里的合作颇深,联系点是在锦州银行入股并有数百亿贷款的宁夏民企天元锰业。

两次出走后,张伟滞留境外一段时间后,还是回到了境内。他要为自己安排好退休后对锦州银行的控制权。“一旦挪地儿,很多事情就揭盖了,他不得不一直自己控制下去。”有接近锦州银行的知情人士这样说。

近十几年来,锦州银行都牢牢控制在张伟的手里,股权高度分散,第一大股东的股权也不超过9%,除了锦州市财政局持有的股份,其余股东大部分为各类民企。张伟掌握这些民企股东的办法,就是拿银行利益跟股东作利益作交换。根据锦州银行2008到2010年年报统计,该行三年间大股东频繁变动30余次。

有知情人士透露,有民企股东为取悦张伟,曾向张伟送上了10克拉、成色至纯的大颗钻石,在全球最大拍卖行苏富比标价近1200万港元,实际成交价也有近700万港元。据知情人介绍,当时张伟看了钻石眼前一亮,表示“我很喜欢,不过,可以先存放在你那里”。张伟贪婪又谨慎的处事风格,可见一斑。

张伟进行内部人控制的平台,是锦州银行目前披露的第二大股东——中企发展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企发)。锦州银行股权重组前,截至2018年6月末,中企发共持股7.24%,其中内资股4.55%。据记者调查,中企发的多个股东,与锦州银行的多个股东一致。 “锦州银行中张伟认可的人,退休后都到中企发;张伟不认可的,就正常退休了。以后锦州银行的一二把手,还是张伟说了算。”

张伟当政时期,锦州银行蔓延着一种“一言堂”的气氛。“张伟选人、用人,不看水平,只看是否忠诚。”一位锦州银行内部人士说。 也有接近该行股东人士告诉记者,张伟有时候耳朵软,会听进身边一些副行长的话。“最后的局面变成:他在一堆毫无专业水平的人的追捧下,按照自己的想法与股东进行利益交换;其实他又被这些人围猎,底下人上行下效,跟自己的客户内外勾结,套取锦州银行的资金。”

按锦州银行历年来年报披露,近期连续爆雷的宝塔石化、华泰汽车、东旭集团等都成为过该行前十大股东,不少股东都曾对外说过,“锦州银行像自己家开的一样”的话。前述人士评价道,“为什么锦州的主要股东是问题民企,都有资金饥渴症?因为大股东都是张伟挑的,而目的也很明确,‘互相服务’。”

锦州银行这么多年来,张伟一手遮天,知情人士称,在2016年到2019年锦州银行出事之前,张伟的精神状态非常好,去各地视察、见各种客户、带着银行内部的歌舞团四处演出。

“很像座山雕,占山为王。”一位与张伟打过交道的人士对此告诉记者,“但才能无法匹配野心,猜忌、专权代替了专业”, 银行发展越快速,结果越不堪。而治理混乱、专业缺失的代价,是锦州银行的窟窿逐步难以掩盖。

2019年4月,锦州银行延迟发布年报。据记者从接近监管人士处了解,受聘不到一年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发现,锦州银行的实际敞口高于该行自己核定的数据,同时,该行也不配合审计工作,不愿出具材料。5月末,安永辞任。锦州银行的危机就此爆发(参见我闻|金融人·事2019年8月6日“锦州银行年报危机后如何重生”)。

此后,货币监管当局协调下,工行、信达、长城等机构出资60亿元战略入股锦州银行,并改组了该行的党委会。前述中企发所持股权也被要求转让给了新入的战略投资者。2019年8月2日,以工行为首的团队换血了锦州银行党委班子,被业内认为专业性水平颇佳的工行总行信贷与投资管理部总经理魏学坤,出任了该行党委书记(参见《周刊》2019年第32期特别报道“处置问题银行”)。

2019年11月15日,锦州银行董事会正式换届。第六届董事会包括15名董事,其中,魏学坤、郭文峰、康军、杨卫华及余军,这5人为执行董事候选人;赵传新、宁洁、顾继红、吕飞及罗楠,这5人为非执行董事候选人;肖耿、谢太峰、吴军、王雄元及苏明政,这5人为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

其中,据锦州银行公告,魏学坤、郭文峰、康军、余军、赵传新、宁洁、顾继红来自工行,杨卫华、吕飞来自信达,罗楠来自长城资管。独董们则均来自各大院校。

2019年12月12日,银保监会批复董事长魏学坤、副董事长兼行长郭文峰的任职资格。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