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真

一名致力於推廣人文史哲的商科畢業工程師。 這裡將會陸續發表我前幾年寫完的一本書《求真答問—得自史學家的哲學啟示》,也會分享許多可能關於哲學、歷史、影評、日常雜談等文章。 https://vocus.cc/user/@truth

第一章 愛情與美感—愛情的權利

《求真答問—得自史學家的哲學啟示》 第一章 第三節

年輕人:「你說真理貫通一切,求道的人應該要全方位涉獵,所以我問你一些價值問題,你也都能夠回答我嗎?」


史學家:「我盡我所能吧。」


年輕人:「好的,那麼我想請教你有關同性戀的問題。」


史學家:「嗯,請問吧。」


年輕人:「是這樣的,我身邊有許多同性戀朋友,我跟他們也滿好的,從來都不會對他們有什麼歧視的想法,可是我不太懂為什麼很多人,尤其是有些年紀的長輩們,都不太能接受他們的存在。」


史學家:「那麼你對於這樣的情況以及他們反對同性戀的看法是什麼呢?」


年輕人:「我想或許是那些長輩們從小受的教育比較封閉吧,造成他們成年之後不太能夠接受這麼『新穎』的存在。而相較之下,我們年輕人生長在一個社會開放、資訊發達的時代,勇於表現自我早已是每個人的共識。」


史學家:「是的,你說的沒錯,那麼你認為誰對誰錯呢?」


年輕人:「我個人是支持同性戀的,不過對於反同性戀者的理由,有些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才好,所以我本來想,他們有他們的成長背景,有他們堅持的理由,或許這並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立場及看待的角度不同而已。可是,剛才聽了你那麼多的解說,我開始懷疑這是不是也有對錯的分別?我無法反駁他們的論點,或許你這裡會有答案?」


史學家:「任何有關於層次、價值的問題,都會有答案的,你舉些例子吧。」


年輕人:「他們說,同性戀是反自然的,不應該存在才對,所以他們堅決反對同性婚姻。」


史學家:「那麼我希望他們定義什麼是『反自然』的,因為同性戀在人類史上一直都有,難道這是不自然的嗎?反觀抽菸有害健康,汽車的廢氣排放等,難道就是自然的嗎?」


年輕人:「他們說,同性戀會造成人類的滅亡。」


史學家:「一樣的邏輯,同性戀自古就有,但現在似乎人只有愈來愈多,有科學家甚至預測將來會出現能源危機。」


年輕人:「他們說,同性戀會造成愛滋病猖獗。」


史學家:「這是低層次的技術性問題,無法拿來和同性戀應不應該被尊重的問題相提並論。」


年輕人:「他們說,同性戀違背了宗教教義。」


史學家:「宗教教義不是真理,不過關於這個問題牽扯到太多東西,我想還是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年輕人:「他們說,小孩應該由異性夫婦扶養長大,否則長大會變成同性戀。」


史學家:「性向有那麼輕易會被影響嗎?就算會影響,那也是個人的選擇,而每個人的人生基本上就是互相影響而成的,當然,這也只是現象,不能說是絕對真理。況且同性戀難道是什麼有違道德的存在嗎?與其擔心這個,不如先煩惱怎麼改革教育制度,以及父母本身身教言教好不好的問題吧,我相信孩子要如何變成一個有智慧、有正義感、有上進心的好人比較重要。」


年輕人:「你說的我都滿認同的,可是難道你確定你說的一定都是對的嗎?難道他們的理由一點價值都沒有嗎?」


史學家:「或許某些我舉的理由可能和一般大眾無異,可能有些片面,不過我想反同性戀者的理由明顯是比較荒唐的,不過我想,如果你真的一定要比較,那麼反同性戀就是錯的。」


年輕人:「為什麼你會這麼肯定呢?」


史學家:「很簡單,因為你把這個問題放到真善美價值的脈絡裡去分析,答案就再清楚不過了。還記得一開始我就說的,以及剛才討論的,愛情的追求屬於哪個層次呢?」


年輕人:「是美的層次。」


史學家:「那麼反同性戀者說同性戀不該存在,或是說法律不該保障他們結婚的權利,這是屬於哪個層次呢?」


年輕人:「應該是屬於善的層次吧?」


史學家:「沒錯。」


年輕人:「可是他們所在的層次比同性戀的愛情高阿?這樣不就變成反同性戀是對的嗎?」


史學家:「不是的,雖然我強調美的層次也一樣必須理性分析,但是美的創作與追求本來就是一件以感性為主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先有理性才講感性,在美這個層次來說是詭異的、反愛情的,你難道會在心裡告訴自己應該去愛誰嗎?普遍的情況應該是會告訴自己,不應該去愛誰,這是一種愛上不該愛的人的感觸,在愛情上先講情後講理,本就是正常的,雖然這也是愛情的原罪。」


年輕人:「這就是你之前說的,愛一個人應該要愛上對方具有的永恆性特質,可是這也只是理想狀況,愛上誰在很多時候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對吧?」


史學家:「是的,如果在愛情上先講理後講情,就會發生跟藝術創作一味追求善一樣,會導致藝術創作本身的劣化。『假美求善』在道理上是對的,但於本身的技術性問題卻會有所失誤,可謂『欲速則不達』。」


年輕人:「那麼,這跟反同性戀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你也說你舉的例子可能構不成足夠的理由來說自己是對的,那麼我們到底該以什麼名義來證明呢?」


史學家:「在真善美的價值脈絡來看待這個問題,要說反同性戀者是對的,而同性戀是錯的而不該存在,首先要先證明反同性戀的立場是符合真理、不違背邏輯的『真善』,其次是證明同性戀追求愛情的美的層次,是否牴觸到了善的層次。」


年輕人:「可是大部分人不見得都懂真善美的價值吧?」


史學家:「的確,可是公理自在人心,雖說『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不過這樣的基本道理是『夫婦之愚,可以與知焉』的,這個問題從邏輯上就能定案。」


年輕人:「那麼請你講解一下吧。」


史學家:「同性戀追求愛情及婚姻,這件事本身並無礙於善的發揚,所以即便假設反同性戀者的立場的確是『真善』,他們對於同性戀間的愛情追求也無話可說。何況,反同性戀者提出一堆低層次及反邏輯的理由,干涉他人追求愛情的自由,以善的名義,行惡之實,其實只是偽善。人當然可以質疑他人審美的眼光,不過除非自身站得住腳,否則無法出聲干預他人的選擇,再者,就算站得住腳,最多也只能適當給予建議,不能逼人太甚以致反效果,就好像『好為人師』更可能使人心生厭惡,離真理愈加遙遠。所以反同性戀者不反則已,一反則醜惡盡現,不堪至極。」


年輕人:「原來是這樣,我現在更加堅定我的立場了。」


史學家:「很高興能夠幫到你,不過我得要說,一個追求真理的求道之士,其實在同性戀這個議題上是不會有過分關注的,也就是可能消極支持或消極反對,並不十分在意。其實,如果真的要說的話,走在正道之上的智者,在某些方面是很有可能反對同性戀的。」


年輕人:「什麼?為什麼呢?這不就和你剛才說的有所牴觸了嗎?」


史學家:「這個之後有機會我們再談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第一章 愛情與美感—美感與藝術的定位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