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真

一名致力於推廣人文史哲的商科畢業工程師。 這裡將會陸續發表我前幾年寫完的一本書《求真答問—得自史學家的哲學啟示》,也會分享許多可能關於哲學、歷史、影評、日常雜談等文章。 https://vocus.cc/user/@truth

第一章 愛情與美感—愛情的價值

年輕人:「我的愛情總是毫無道理的結束,我很想問,愛情究竟是什麼呢?」

史學家:「愛情是美不美的感受或是好不好的情感。」

年輕人:「聽你的描述,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史學家:「的確沒什麼特別的,只不過要瞭解愛,那麼你必須先瞭解美好。」

年輕人:「為什麼要先瞭解美好呢?」

史學家:「因為愛情屬於美感問題,不過,如果要瞭解美,必須要先瞭解什麼是善,而要瞭解善,則要先瞭解什麼是真。」

年輕人:「等等、等等,怎麼我提出一個愛情是什麼的問題,你就突然迸出這麼多詞出來?有需要這麼複雜、牽扯出那麼多東西嗎?」

史學家:「這世上任何事物都是息息相關的,沒有獨立於萬物的存在,而要瞭解低層次的問題,則要先掌握高層次的道理,所謂『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年輕人:「什麼意思啊?你的意思是說愛情是低層次的東西?你說的什麼善啊、真啊、道啊,又是怎麼回事?不能專注於講愛情就好嗎?」

史學家:「唉,好吧,我盡量吧,不過在那之前,我希望先聽聽你對『愛情是如何發生』的看法。」

年輕人:「愛情怎麼發生的嘛……這好像眾說紛紜,也不知道誰才是對的。我自己也說不清它是怎麼產生的。」

史學家:「是啊,學心理學的人或是學化學的人可能都有各自的說法,目前根本沒有定論。」

年輕人:「沒錯,而且每個人墜入愛河的情形也不大相似,有一見鍾情的、有日久生情的,愛情的發生簡直沒有道理可言。」

史學家:「那麼,你既然認為愛情的發生沒有道理,你怎麼能期待它的結束是有道理的呢?不瞭解愛情,當然會為愛所困。」

年輕人:「嗯,好像有那麼點道理,我倒要聽聽看你的說法。」

史學家:「其實不用想得太複雜,就如同我剛才所說的,愛情就是關於美感的問題,它是一種需求,而人們之所以因為愛而痛苦,就是因為不瞭解真正的需求。」

年輕人:「什麼意思呢?」

史學家:「就跟飲食是一種需求一樣,雖然什麼食物都可以讓你吃飽,不過必須選擇對的食物才能使身體健康,否則只會使身體增加負擔。」

年輕人:「那麼我怎麼知道我需要什麼樣的愛情呢?」

史學家:「很簡單,那就是從自愛開始,並且將對愛的需求層面提升至追求層面。」

年輕人:「我瞭解『不愛自己的人沒資格愛別人』這樣的道理,不過將需求提升至追求又是什麼意思?」

史學家:「需求是一種單純的需要,而追求則是對理想的渴求。」

年輕人:「字面上的意思我懂,我是問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不這樣做又會怎麼樣?」

史學家:「如果愛情只是需求,那麼這樣的愛情就經不起時間的考驗,也沒有積極的價值。」

年輕人:「是嗎?那麼具體該怎麼做呢?」

史學家:「愛一個人最好不要因為對方能滿足自己的某些需求而愛,應該要愛真正值得愛的人才好。」

年輕人:「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不過你能舉例嗎?」

史學家:「如果你愛一個人是因為對方的溫柔體貼、肯定支持、幽默風趣甚至是家財萬貫,那麼就不太妥當了,因為這些都只是個別的優點而已;愛一個人應該是因為對方具有正義善良、知識淵博、誠實負責、孝順敬老等特質,因為這些都是普世的價值。所以愛一個人應該是因為他值得被愛,而不是因為他適合自己。」

年輕人:「什麼?選擇伴侶難道不是選適合自己的嗎?我還真是第一次聽到你這種說法。」

史學家:「的確,大部分的人都是選擇和自己相似的人交往,以此獲得認同感,或是和自己很不相同的人交往,以此獲得互補感。不過,如果你如剛才自己所說的懂得自愛的話,那麼你就應該要瞭解我們不應該這麼做,因為我們本身或許不夠好,你愛上和自己一樣不夠好的人,其實只是因為有安全感而已。當然,如果對方既值得愛,且又和你相似或互補,那的確再適合不過了。」

年輕人:「好吧,可是大部分時候我們都不能控制自己要愛上誰吧?如果真的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不值得愛的人怎麼辦?或者說,我和值得愛的人相愛了,但後來她卻要和我分手,那又該怎麼做?我可不可以改變自己來維持這段愛情?」

史學家:「是啊,人們大部分時候都不能控制自己要愛上誰,我只是說出應該怎麼樣的理想狀況而已。至於愛上了不該愛的人,這個嘛,我只能祝你幸福了,不過你必須要理解,這種愛情沒什麼不能放棄的,之所以不能放棄,是因為你的執念而已,因為這份愛本就是份錯愛。」

年輕人:「那麼最後那個問題呢?我可不可以改變自己來維持感情?」

史學家:「這個問題就明顯是為愛而愛的執念了,你自己也知道該怎麼做。如果她因為你不夠好而想分手,那麼你就讓自己變更好,之後就聽天由命了;而如果她是因為你不符合她的需求才想分手,那麼就像我們剛才討論的,她並不值得你愛。」

年輕人:「或許我們只是缺乏磨合而已,有可能我只需要稍微改變一下就好。」

史學家:「磨合只存在於小事情的共識上,而如果真的只是因為小事而分手,那麼表示你們當中至少有一方不懂愛情,因為每個人都有缺點,如果對方果真值得愛,那麼和他的缺點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一個成熟的戀人,應該要懂得面對另一半的缺點,而不是迫切的要他改成自己想要的樣子,如果只是一兩件小事那倒還好,但如果是多方面觸及你心中某些價值的事呢?試問,如果你完全改變成對方想要的樣子,那麼,她愛的到底是她要的你,還是真正的你?」

年輕人:「嗯,我會思索這個問題的。」

史學家:「我說個簡單的比喻,愛情就像玩兩人三腳時,綁在兩人腳上的那條繩子一樣。」

年輕人:「兩人三腳的繩子?」

史學家:「是啊,要把愛情經營得好,就像要把兩人三腳走好一樣,關鍵在於互相配合,步伐大的人要跨小點,步伐小的人要跨大點;腳步快的人要慢點,腳步慢的人要快點,接著一起出聲數著數,才能走得又穩又遠。而愛情就像是將你們兩人的腳綁在一起的繩子,它既使你們甜蜜的緊靠著,也使你們有了一定的負擔。如果一方覺得另一方總是沒辦法做到自己的要求,而解開了繩子,那麼的確就沒了需要配合對方的負擔了,不過兩人也不再甜蜜了,只是變成各自跑著,最後只會發現彼此的距離愈來愈遠,我等不到你,你追不到我,繩子早就被遺棄在了後方。」

年輕人:「這比喻真有趣,那麼解開繩索的人還真狠心。」

史學家:「其實,這並不是說被解開繩子的那方就沒有責任,他的錯就在於他也沒意識到這是合作遊戲,自以為體貼,只要自己配合著對方就好,久而久之自然會力不從心,對方也漸漸覺得你的配合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卻又沒做好,於是對你心生怨懟,雙方至此都忘了繩子存在的意義,最後只能以悲劇收場。」

年輕人:「那麼,你所說的為愛而愛的執念是什麼呢?」

史學家:「我認為,愛情雖然重要,但和很多事情比起來卻又不是那麼的重要,必要時它是可以捨棄的。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有愛情,對某些人來說,愛情甚至是絆腳石。」

年輕人:「我知道很多人單身也過得很好,可是那是因為他們沒有真正體驗過愛情的美好吧?或者他們可能知道愛情的美好,只不過沒有緣分獲得愛情,最後只好享受單身生活的美好而已吧?至於用絆腳石這個詞來說愛情,未免有點太瞧不起愛情了。」

史學家:「不如你說說看愛情為什麼美好,以及它為什麼是必需品吧。」

年輕人:「愛情可以使一個人更加堅強、更加完整,它的的確確是不可或缺的。」

史學家:「愛情可以使一個人更加懦弱、更加迷失,它的的確確是可有可無的。我這麼說你也不會否認吧?正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年輕人:「好吧,我暫時說不過你,請你說明一下愛情為什麼會是絆腳石。」

史學家:「我一開始說的,要瞭解愛就必須先瞭解一些其他價值的那些話,你還有印象嗎?」

年輕人:「嗯,是說美、善還有真吧?你還引用了《大學》裡的話。」

史學家:「是的,我的意思就是說,愛情屬於低層次的美感價值,如果遇到與高層次價值衝突的情況,則必須捨去它。」

年輕人:「我好像大概知道你要說什麼了,只不過我認為你要說的並不是絕對的標準,一定也有某些時刻,就算犧牲性命也要成就愛情吧?我想人人都不能不被深刻的愛情所感動吧?」

史學家:「愛情之所以動人,也必須取決於這份愛情是符合還是牴觸善的價值。有一個例子是『偉大的愛情』這句話,其實愛情的層次不高,無論如何不可能偉大,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愛情成就了道德,所以才會偉大,這種情況在許多電影或文學作品都能見到。而一對殺人越貨的雌雄大盜,無論他們再怎麼鶼鰈情深,他們之間的愛情也會為人所不齒。」

年輕人:「嗯,好吧,我無話可說了。」

史學家:「沒關係,接下來我們來談談美的價值為何,以及它與藝術的關係,這樣或許你就能更加體會到,愛情為什麼會有不重要的時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