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来稿|常安贱心长安剑,引火上身为哪般

明明把自己叫“剑”,结果人民真想拿它来反抗资本和父权家庭的压迫时,瞬间萎成了“贱”。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些国家舆论机器挑动民族情绪,不过是为了合理化自己压迫工人阶级的真面目,然后继续收割无数老百姓主动或被动的“点赞”。
(网络图片)

文|古月山涛

最近,中央政法委微博@中国长安网 翻车了。堂堂央媒,居然发了这么一个微博:

(网络图片)

面对当前极度严峻的印度疫情,一个代表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新媒体平台,居然拿印度人民的不幸当作调侃的笑料,以衬托我国的繁荣、稳定、富强。这条犯众怒的微博现在已经删除,微博上的相关话题也已经全部禁止讨论。但是,这事必须要讨论,因为保不准这种言论的脑残粉们“这次错了,下次还敢”。

首先,印度人民的苦难,来自印度官僚资产阶级的作孽。印度疫情此番大爆发,罪魁祸首就是以莫迪为首的印度官僚资产阶级。他们不仅不再坚持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勤洗手等基本要求,而且一再无视医疗前线所反应的基层极度缺少氧气、药品和疫苗的现实状况。早在2020年的11月,印度国会关于公共医疗的常务委员会便已经提出印度的医用氧气和公共医院病床不足的问题,而直至印度疫情恶化到全球震惊的地步,5月3日,印度联邦政府的官员还在强作镇定,对记者宣称不管是在德里还是印度的其他地方都不存在氧气不足的问题。此外,为了争取选票、给自己造势,莫迪等印度政客不顾疫情预警,仍然频频发动大型集会,加速了疫情的蔓延。

对中国人民来说,这一切是不是似曾相识?回想2020年初的武汉,湖北和武汉当地党政机关在“不明肺炎”已经流行的情况下,不是照样举办新春团拜会和百家宴?武汉封城后,湖北省省长是不是连全省的口罩产能都说不清楚?红会吃拿卡要物资,结果武汉医护人员只能自己上网募捐,还有垃圾车送肉、武汉嫂子怒怼社区团购捆绑销售、趁机抬价这些事情,我们不也经历过吗!不过一年,作为政法委旗下的官方微博,不见长安剑好好盘点当时罔顾人民生命安全的相关人士是否已经伏法,倒见他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对身处灾难之中的印度人民冷嘲热讽。

在疫情面前,现在的印度人民和2020年初的中国人民一样,都是官僚资产阶级腐败无能的受害者。再考虑一下当前的国际形势,我们有必要重温一下教员在1961年对日本朋友的谈话:

(网络图片)

其次,和上回的新疆棉花话题一样,这次故意挑起争端、激发民族情绪的又是国家舆论机器。有趣的是,虽然长安剑此番“重拳出击”,但之前在23岁拼多多女员工猝死和女记者为爱远嫁屡遭家暴这些真问题上,却软得不能再软。面对拼多多公然践踏劳动法的违法行为,长安剑只敢像和尚念经一样,劝拼多多真诚一点,只字不提资本违法犯罪的后果;面对深陷家暴泥潭的女性,长安剑更只会指责受害者——“隐忍的羔羊,只会助长野蛮和嚣张!”、“自我救赎,才是最大的救赎!”

怎么回事?!明明把自己叫“剑”,结果人民真想拿它来反抗资本和父权家庭的压迫时,瞬间萎成了“贱”。而且,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些国家舆论机器挑动民族情绪,不过是为了合理化自己压迫工人阶级的真面目,然后继续收割无数老百姓主动或被动的“点赞”。只要你不乖乖配合压迫,你就是“不爱国”,你就是“妨碍稳定发展大局”,你就是“别有用心”——李文亮医生和艾芬医生劝同事、家人、朋友做好防护,马上就被训诫;盟主组织外送骑士江湖、拍视频吐槽饿了么,马上就被消失……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极端的民族主义从来就没有将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人民被他们视为棋子,挑动“一致对外”的情绪,其实却是让受压迫者互相攻歼以掩盖真实的剥削与压迫,好让他们坐收渔利。

不过,中国人民不是任人摆弄的傀儡,@中国长安网 的原博已经在广大网民的声讨下删掉。在被战狼言论淹没的舆论场,我们仍然能看到曾经戍边8年的解放军战士对印度人民的朴素同情:

(网络图片)

然而,真正的尊重人性,从来只来自斗争,只来自被压迫者对压迫者的反抗。不然,他们只会更“贱”,把“剑”刺向劳动人民,而不是鱼肉百姓的肉食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