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锐评|成都49中:姗姗来迟的真相与权力的傲慢和恐慌

發布於
明明是被性侵犯,却要在警察局和舆论场遭受二次性暴力;明明是孩子在地震中死的不明不白,每年的纪念却要像做贼一样;明明是受害者,却要在权力面前遭受更多的痛苦和愤怒。只愿每一个痛苦的求助个案都能够同等的被关注、详细的被回应、深刻的被追问。
(网络图片)

文|后厨刘师傅

很多事情冥冥之中总有些联系,昨天是5.12四川汶川地震的第13周年,都江堰聚源中学当年有超过200名师生丧生于豆腐渣工程之中。多年来罹难学生家长多番奔走,却始终没有讨要到说法更无人为豆腐渣承担责任,当年承诺的生活费也都没有结果。昨天家长们的拜祭在公安的重重包围和阻挠下还是进行了,很不容易。13年过去,学校原址从租不出去的写字楼又再改建成了住宅楼,伤痛却一直没能抹去。关于豆腐渣的真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明白。——如果有一天能够查明,孩子们不是因为地震而死,害死他们的是豆腐渣,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反转”?

不远的成都49中,父母为孩子离世讨公道的故事仍然在继续着。四川成都一名高中生于母亲节当天在校内坠楼身亡后,官方的处理方式被家长控诉疑点重重。官方通报案件调查在两天内迅速结案,声称“基本判断该生因个人问题轻生”、“排除刑事案件”。这些避重就轻的说法以及关键监控视频的消失引发众怒,追问真相的公民在校门口喊着“真相!真相!真相!……”。

相对非常接近真相的信息和视频终于在今天早上姗姗来迟,当地媒体上观新闻和上游新闻在分别刊出了相当仔细的关于坠楼事件的前因后果,以及视频监控盲区的阐明,报道文章正面解释了外界的两大质疑:包括为何没有看到坠楼时的视频以及为何事隔两个小时才通知家长等问题,综合来看可以算是具有可信度的。

民众自始至终的要求都很简单,就是如49中校训所言求真求实。然而若是官方简单的以为民众会将自己所谓的“权威发布”就直接等同于事实,那就实在太过傲慢了,因为他们的所谓回应是不具有及时回应社会关切问题的有效性的。5月11日晚间,成都警方发出通报称,经现场勘验、调阅监控、尸体检验,“认定林某某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通报还写道,“家属对调查结果无异议”。但是对照家属和公众的质疑,究竟是否存在删除或者不给看视频的问题?视频监控的覆盖效果如何?事发的通报延迟问题究竟从何而来等等质疑,官方回应只字未提,仅仅是傲慢的将一个又一个冷冰冰的技术性话语扔给民众。知识界常用塔西佗陷阱来对照各个地方政府的危机处理。塔西陀陷阱是用来描绘政府公信力危机的理论模型,也就是一旦政府对民众出现信任危机的时候,政府之后任何的澄清都必然会因为民众的不信任感而出现相反效果。此时节这种民众的不信任绝对并非民众的问题,而是政府长年累月行为傲慢、回应失效所累积的结果。

更令人无奈的是,寥寥几句“深感痛心”之后,不去疏导外界情绪,反而是一系列的封口令甚至是恶意抹黑:家长失踪,媒体不能联系到家长、也就无法对家长方的的说法提出疑问;学校学生被勒令封口,怕影响学校声誉;悼念人士被警方带走训诫,更有大量所谓“外国势力”的荒谬指责。这些行为在理性的公众面前是经不起推敲的,无疑都成为了政府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可荒谬的事这些动作背后,有的时候竟然不存在什么“黑幕”或者“阴谋”,这只不过是权力在傲慢和恐慌交织之下形成的惯性常规操作。

(网络图片)

目前来看,媒体所公开的仍然不是全部视频,我们也再次呼吁官方将完整视频通过新闻发布会的方式公布;让这位母亲能够在无阻碍的方式下和媒体以及公众沟通;在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由省级或以上单位进行尸检。

当然,我们应该承认这位母亲在发表言论的时候隐藏了对自己不利的信息,甚至有误导公众的嫌疑。但是外界切不能就因此觉得“看,不是学校故意删除视频吧,明明就是家长故意闹事”。因为哪怕是自杀事件,其成因也是复杂和多重的,背后所牵涉的家校关系仍然需要弄明白。而且更要知道,没有外界如此积极的质问,这些事实是完全无法公之于众的。而回看之前大量相似案件,当事人家属就没有这么幸运,有人在微博收集的类似案例:重庆15岁女孩坠楼学校拒签字抢救、山东莱阳16岁女生在校坠亡、湖南娄底中学生坠亡、江西赣州少女坠亡母亲悬赏20万求真相……等等事件至今都未能理清,当中哪些是个人问题、哪些涉及校园暴力甚至性侵犯问题,首要就是能够有公正公开的证据充分展示出来。

(网络图片)

端传媒在一篇现场报道中,最后一段写道:“5月11日下午,有一位父亲也出现在现场。……11年前,他18岁的女儿在成都一所高中念高三时猝死,他为此不断上告丶打官司,忙碌两年,最後依然没有得到一个道歉。他不在意没拿到赔偿,‘拿钱有什麽用呢?就是拿100万,每分钱也都是她的肉啊。1万是她的手指,10万是她的腿?你愿意花吗?’他说,‘就是人突然走了,像刮骨一样的痛啊,你知道什麽叫做撕心裂肺吗?’即便女儿已去世十一年,他或许已经讲过无数次这件事,却依然红了眼眶。‘我来,就是想跟那个孩子的妈妈说,回家吧,没用的’。”

明明是被性侵犯,却要在警察局和舆论场遭受二次性暴力;明明是孩子在地震中死的不明不白,每年的纪念却要像做贼一样;明明是受害者,却要在权力面前遭受更多的痛苦和愤怒。只愿每一个痛苦的求助个案都能够同等的被关注、详细的被回应、深刻的被追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