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锐评|以“恶意讨薪”为目标的当代反恐精英

發布於
说来奇怪,我国反恐演习的头号目标往往是“恶意讨薪”的农民工。大概是因为我国“恶意讨薪”的农民工特别多,也特别可恶——他们虽然手无寸铁,但深谙诸如跳楼、下跪、静坐、睡社保局、自焚、喝农药自杀等卖惨招数,口号多为“还我血汗钱”,可谓手段极其恶劣,影响极其深远,所以必须要严阵以待。
(网络图片)

文|古月山涛

最近,央视社会与法频道一个“旧闻”翻红了:今年国家安全教育日(4月15日),北京市朝阳区警企举行了联合反恐演习。演习中的“恐怖分子”,是一位手无寸铁,只是举了一块写着“还我血汗钱”纸牌,在商场里“恶意讨薪”的农民工。最终,英勇的朝阳警方出动了防暴盾牌,加上商场保安的腹背夹击,“恐怖分子”被制服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原片,感受一下首都反恐精英的力量:

(网络图片)

其实,反恐演习针对“恶意讨薪”的农民工,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09年,为了迎接亚运盛会,广州公安就搞过针对“工人为了讨欠薪而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反恐演习。当时的广州市人大代表、广州市总工会副主席刘小钢还说,“作为总工会的工作人员,觉得公安部门这么做不太好。”

最近一次针对农民工“恶意讨薪”的反恐演习,阵仗就更大了:2019年夏天,深圳公安直接搞了个1.2万人参与的海陆空三栖反恐演习。深圳警方又是催泪弹又是防暴枪的,好不热闹。结果定睛一看,好家伙,敢情威胁我们国家安全的不是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航空母舰,而是高举“还我血汗钱”、“违法欠农民工工资,良心何在”等标语,高喊“还钱”的农民工!

有一说一,我一直觉得保卫国家安全的反恐演习,应该拿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和航空母舰做目标。再不济,总还是可以拿邪教、ISIS之类的极端主义和黑社会火拼之类的来做目标吧?

结果,说来奇怪,我国反恐演习的头号目标往往是“恶意讨薪”的农民工。大概是因为我国“恶意讨薪”的农民工特别多,也特别可恶——他们虽然手无寸铁,但深谙诸如跳楼、下跪、静坐、睡社保局、自焚、喝农药自杀等卖惨招数,口号多为“还我血汗钱”,可谓手段极其恶劣,影响极其深远,所以必须要严阵以待。而且,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拿美国人的钱来“闹事”,对吧?

(网络图片)

要我说,搞这些针对农民工“恶意讨薪”的演习,还是文气了一点,不利于展现我国反恐精英的真实战斗力,更不利于让劳动人民体会到“恶意讨薪”的真实下场。要想让人民真正体会到铁拳的威力,现实生活的一击,反而远胜过无数次假模假式的反恐演习:

一流的反恐精英,应该是能把工人的维权扼杀在摇篮之中。他们应该把维权程序设置得繁复无比,无论是用复杂的法律条文,还是冗长的处理程序,抑或是为人民币服务的劳动监察、人力资源和公检法机关,反正就是努力把工人维权和发声扼杀在摇篮之中。

二流的反恐精英,手段没有第一流的高明,主要是尽量迅速、简单、粗暴地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比如2014年底,亲手弄死讨薪农民工周秀云的太原警察王文军,虽然不算一流的反恐精英,但在二流中已经是佼佼者。

三流的反恐精英,水平已经和搞反恐演习的相差无几。但因为拿着真人真事公开做文章,所以还是比演习厉害一些。最杰出的例子,莫过于2016年四川阆中公开宣判“违法讨薪民工”大会。这个大会把农民工“恶意讨薪”、“暴力维权”这些概念传开了,因此更利于我们感恩老板们的“善意欠薪”、“理性维权”。

我记得教员说过,中国革命能胜利,全国人民得感谢两个老师,一个是蒋介石,一个是美帝国主义。套用一下这个逻辑,我觉得中国工人也应该感谢企业和反恐精英这些老师。毕竟,老板只是“善意欠薪”,反恐精英只是在“维护国家安全”,说不定背后的原因让人暖心,对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多数派正在派送中

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

014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