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Masses

诞生于这个大时代,反对一切压迫和宰制的青年平台。关注思想交锋、社会运动,关心工人、农民、女性、全球南方等被损害者的真实处境,也通过写作和实践去想象、去创造别样的社会。网站:masseshere.com

社会|为什么我不推荐你买基金?一个左翼的视角

發布於
修訂於
2020年3月30日,一名34岁包钢钢管公司炼钢员在7号转炉挡火门前门扔下渣道,随后他跳入高炉。据工友反映,怀疑其自杀与亏损数额较大、负债过多、无法偿还有关。到底亲自炒股的韭菜是如何被这合法的赌场深深困住?
网络图片

文|萨法维

在2021年的春节前,一场席卷股票市场的大风暴割了绝大部分人的韭菜,人们对这场风波众说纷纭,是十年期美国国债升高影响了我国股市的估值?还是获利了结的基金经理们调整着自己手里持有的股票,调着调着把整个市场调崩了?还是技术面走到了尽头。软文、营销号一改往日卖弄理财课程的风气,开始贩卖焦虑、传播红红绿绿的段子,而欲哭无泪的韭菜们望见震荡不已的市场,却不知该何去何从。2021年3月30日,这些网络上的哀嚎在现实中酿成悲剧,一名34岁包钢钢管公司炼钢员在7号转炉挡火门前门扔下渣道,随后他跳入高炉,“人一下就没了”。据工友反映,王龙性格内向,至今未婚,长期通过证券公司购买期货和股票,仅3月24日当日交易就亏损6万多元,怀疑其自杀与亏损数额较大、负债过多、无法偿还有关。

01

基金,正如在金融宰制时代里创造的其他名词一样,蕴含着拜物教式地对永恒增长的迷恋。人们不再满足于资本主义初期堆砌如山的金条,而是用更加巧妙的方式把各式各样的生产关系转化为听上去难以理解的名词:债券、股票、房地产信托、次贷,再把它们包装成一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招财猫:余额宝、原油宝。显然,在中文语境里,“宝”这个字有着阿拉丁神灯般的魔力,一个聚宝盆。基金便是一个如此遮遮掩掩的产物,正如支付宝贩售基金页面的广告书写的一般,“试试用100块钱买入茅台、腾讯等一揽子知名企业!”基金把债券股票收集起来,再挂上一个大众无法理解的“XX成长混合”的牌子,便可以放在人们触手可及的app中售卖了。

网络图片

基金,是一群同质的摇钱树,摇钱树本身有价格,而普通人买入后它产出钱的速度也有快有慢。印钞快的基金管理者一时被沉迷追星文化的网民们奉为自己的“爱豆”,而这颗摇钱树的造钱速度一下不及预期,经理也跟着跌下神坛,成为众人辱骂的对象。从每天奋斗996的互联网大厂民工、优哉游哉的国企行政人员再到没有收入靠着省下生活费投资的大学生,买入基金后盯着股市盘面便成了大家每天耗费体力的大项目。人们用想象填补净值下跌和上升的空间,用古老神话式的比喻为上蹿下跳的股价走势命名,“三只乌鸦”、“旭日东升”、“乌云盖顶”、“射击之星” ······基民急切地想在这个充满机会的赌场里寻找价格变化的规律,不仅要穷尽价格上下变动的规律、更是要在百度引擎搜索的范围内寻找关于相关行业与公司的隐藏的秘密。如此一来,人们把自己化身为巨型企业的董事长,企业的一切消息新闻都要过问,真正实现了那句“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或许,支付宝基金界面的广告可以更吸引眼球一点,“100元让你做茅台董事长!”

02

当茅台的利润增长10%的时候,你的100元份额和持股千亿的大股东一同涨了10%,你涨了10元,对方涨了一百亿,你与大股东一样承担着资本主义经济内在的矛盾:必须要增长,增长要是缓慢了便陷入危机。同时,通货膨胀折磨着每一个打工人的心,房价、物价齐上涨,工资却没变过,银行存款利息越来越低,想要买房却又不够首付。

时代的狂飙下,资本走过了原始积累与剩余价值的囤积阶段,把社会最富有的人推得越来越富,越过1%的人口占有99%的财富的境地,而这些被带血的车轮碾过和丢弃的社会大众们,便拼命的追寻着超越资本膨胀速度的办法。于是,基金经理们伸出了橄榄枝,他们说:把钱交给我吧,这样你的资本将会与资本家手中的钱一样生长!他们横空出世,简介里带着全球最顶尖商学院的牌匾,更如同耶稣般降下神迹,年化100%,翻一番,如同水变成酒、石化为金。

图片来源:https://steempeak.com/capitalism/@chekohler/rentier-capitalism-and-its-systemic-risk

毫无疑问,要是基金经理能点石成金,为了维持金的价格,他们也必然会捧此技能为家族绝密而不是四处炫耀。正如一条简单的道理所揭示的那样,要是经理真的掌握了股市前进的秘密,早就自己炒股炒成首富了,何必要借你们的钱呢?不错,借劳苦大众的钱炒股的好处便在于无论涨跌基金经理们都能收取手续费,这样,借到的钱越多,手续费就越高,这才是基金公司旱涝保收的秘诀。于是他们开始卖力地模仿耶稣,在一个不可知论主导的市场上尽可能多地展现神迹,让香客们在新筑的寺庙中投下祈祷的本金。而他们的劳动——尽职调查与盯盘,前者不过是在卖弄一二级市场的信息差,后者则毫无意义。在马克思主义的角度来说,金融人把钱从左手倒到右手,而他们卖力的表演却没有真正创造出一点实际的产品,他们是大卫·哈维所言的“食利者”——依靠利息而生存的人,而哈维对这个问题的解药则是“食利者的安乐死”。

而亲自炒股的社会大众却被这合法的赌场深深困住。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有3000多只股票下跌,占沪深两市A股比重超过七成,其平均跌幅达9.6%。股价下跌的同时,股民的资产也随之缩水。以目前各上市公司公布的最新股东户数计算,今年以来户均亏损超10万的有133家,这些公司合计股东户数接近260万。股票涨跌中的巨大机会为“借钱炒股”的高利贷资本出现提供了诱因,除了券商提供杠杆的“场内配资”(这几乎是2015年股灾的原因),互联网贷款瞧上了没有银行贷款收入的底层工人们。每当大市下跌,股民纷纷买进更多股票以求之后上涨时能更快回本,于是高利贷们找上了门。可是要是抄底抄在了半山腰,股票继续下跌,当股民的净资产跌到资不抵债的时候,高利贷商们便站了出来,强制卖出股民的所有股票来补偿自己的损失,而这样的大规模抛售又引发了更大规模的下跌。

这似乎是资本的必然趋势,小散家破人亡,彻夜未眠,难以维持家庭走向性格孤僻,而就是基金大佬也难以幸免。2020年3月26日,美国媒体报道称,对冲基金经理Bill Hwang(韩裔)管理的高杠杆基金Archegos Capital爆仓,其重仓股包括维亚康姆(VIAC)、DISCA、跟谁学、腾讯音乐、百度、雾芯科技等。该基金持仓股上周遭到抛售的总金额达190亿美元,由于存在高杠杆,导致相关股票市值蒸发330亿美元,约合2159亿元人民币。如同多米诺骨牌般,不仅中概股经历了罕见暴跌,Archegos Capital连带着瑞士信贷和日本第一大投行野村证券遭受了百亿人民币以上的巨额亏损。

03

但基金的危害并不仅仅如此。基金的净值走向取决于股票、债券市场,而其中最主要的股票市场价格涨跌取决于三大因素。其一是分子端的企业利润,企业的利润越高,增长加速度越快,股价会越高。第二大因素则是分母端的利率,受到各国中央银行的宰制,利率越高股价越低,因为利率提升意味着预期中一家企业未来赚的钱以现在的物价算就变少了,同时利率高的话,人们也更愿意把钱存在银行。第三大因素则是风险,股市天然厌恶风险,资本主义经济天然厌恶不确定性。这三大因素合在一起构成了股市最原始的定价模型。

资本都是追逐利润的。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写道,“资本是根本不关心工人的健康和寿命的,除非社会迫使它去关心。”为了利润率,资本可以铤而走险,从事各种非法的行当。而在流通之中,100元购买一个苹果,卖出去也应该是100元苹果,能够以120元卖出的时候,那多出的价值归根结底便是凝结在产品上的人类劳动。可蹊跷的是,资本家与金融人从不劳动,企业利润率靠的便是赤裸裸的剥削。工人拿到的工资越少,企业利润越高。上游原料价格越低,上游工人工资越少,企业利润越高。所以,资本总是亲睐“好公司”,“好公司”指的是“好管理”,“好管理”的话术所意味的是“善剥削”。同时,这“好公司”最好能空手套白狼,靠着一个品牌收息,又最好有行业垄断。在苹果公司漂亮的财务报表和飙升的股价背后,是扩散到中国与越南的生产线上的工人血与泪,是分包到富士康的逼人到跳楼的集中管理。除了制造业,阿里巴巴、亚马逊等平台企业也是资本热捧的对象,他们不直接提供产品,而是设立平台,让无数小商家开立网店互相竞争内卷,再把剥削传导到制造业供应商和快递员,如此一来,阿里巴巴、亚马逊便能以最低的成本在庞大的虚拟空间收取虚拟世界的“地租”,彷佛自己是一个王国的主人。

亚马逊工人就工作条件、管理控制等问题发起抗议(网络图片)。

利率、风险的波荡让股份的持有者们焦虑不安厌恶社会动荡与变迁。他们恐惧巴勒斯坦人的反抗,对缅甸局势动荡举棋不定,但需要利润率的时候又不惜发动海湾战争,正如汉娜·阿伦特所指的帝国主义霸权的必然性:“资本的无限积累必须建立在权力的无限积累之上······资本的无限积累进程需要政治结构通过持续增长的权力来保护无限增长的财产。”

固然,买100元基金的普通人并不能参与到“维护世界和平”宏图伟业的关键决策中,但可惜的是,为了10元钱的上下涨跌,购买基金成功在普通人中创造了一种虚假的阶级倒错——“学会像统治阶级一样思考问题吧!”因为买了基金意味着你的利益与资本家们休戚与共,他们成了被两头宰割的二元结合体,或者说:韭菜的二象性。一边在996、高房价与城乡二元剪刀差的泥沼里叫苦不迭、相互内卷,为了准时下班和体面的工资与老板斗智斗勇。另一方面,又因为买了基金,又在各种热点问题中站在资本家的立场上思考,“剥削得好!罢工干什么?快回去上班!”充当了在剥削过程的路边拍手叫好的角色。同时,保守主义与新自由主义寻迹而来。“医疗改革?压低药品价格?取缔私立医院?不行!”究其原因,是这人买了医疗主题基金。“高福利?公立教育?失业补贴?不行!”究其原因,是充斥了买入基金后对社会劳动强度提升的反动期盼。更不用说最近大火的白酒基金如何吸引眼球,而白酒的高景气,其实又是与腐败、糟粕的人际交往文化和发展型国家政商结合的悲哀传统所联系起来的。

金融化,是周期性资本过度积累的结果,在物质的扩张阶段,货币使商品运转起来,而之后,扩大的货币资本使金融交易活跃了起来,金融化不仅造就了上海、香港、纽约、伦敦这四大全球经济的金融中心,更导致了劳工权利和工人阶级社会地位的相对下降,而在第三世界,则造就了一大批规模巨大却无组织无纪律的无产阶级。资本跃出发达市场,在海外寻找高额利润,中心地区高工资带来的低利润得到了第三世界边缘世界廉价劳动力的补充。新帝国主义以金融霸权为武器,通过资产贬值掠夺世界资源和发展中国家所积累的财富。

站在现代人的角度,回看封建社会邪教般的宫廷礼仪与农奴上贡,我们惊讶于那些繁琐的秩序和拙劣的掩饰。但或许,多年以后,未来的人们回忆起今日的社会,又会觉得房租、股息是多么荒谬的存在。何以房东可以不劳而获?而租住在地球大地上的一位打工人要把自己辛苦劳动的工资一大半无条件作为“房租”上交给房东?到底什么是“房租”,“房租”意味着什么,而房东又凭什么?凭的是资本的原始积累阶段的或偷或抢,再到后来垄断性的暴力机器为私有制法权充当了靠山。当人类从封建君主的制度中走向人民一人一票决定大事之后,在一家家工厂与企业中,劳动者却又不得不忍受专横的老板们的调度。而他们所创造的财富将依照“股权”分配,一切决策将按照股权的份量进行投票。在这里,我不推荐你买基金,不推荐在这秃鹫分尸的盛宴中捞取一点微薄的汤水,因为你将失去更多。不仅会失去健康的睡眠和宝贵的时间,更是失去作为一个有着内在价值与独立思考的人的基本判断力,失去对社会公共事务和受苦的人民最基本的理解与共情,也将失去对进步的想象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